除了九龙,同一天日军的空袭目标还包括港岛半山的炮垒、中央警署、摩星岭军营等处,当时住在港岛半山的刘火子,记述空袭后的港岛所见:

我住在半山区,这正正是一条敌人炮火的火线。每天,听着敌人的大炮弹呼啸着划过高空,跟着就在山上爆裂,其声撕破了你的神经。有一天,全个岛上的半山区,遭受了一回难以形容的恐怖炮击,敌人的大炮首先向着山顶炮台,跟着把炮口转移下来,沿着梅道、督宪府、罗便臣道、般含道一线打去,前后一百余响,我们捱足了三、四个钟头,听着呼呼的叫声和爆击声。 我住所前后都中了弹,破片一直飞到洋台上面,跟着爆击声音的就是一片玻璃坠地的声音。就在这一次惨烈炮击中,我们得到了一个经验,就是呼啸的声音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吱吱作响的声音,这声音告诉我们,炮弹已经临到面前了!

刘火子曾任香港《大众日报》、《珠江日报》等报记者,他以写实的报告文学手法,详述空袭带来的冲击,透过文中「呼呼的叫声」、「爆击声」、「玻璃坠地的声音」等描写,从不同角度写出轰炸的可怕,以不同的听觉描述,引发读者真实的共感,然后再提出另有更可怕的声音,不是一般的轰炸巨响,而是「吱吱作响的声音」,因为它提醒人们「炮弹已经临到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