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打从入学开始,总要遇上不同的老师,自己当然不会例外。

老师是人,总有偏心一面,总之,也要因循于老师与学生的缘分。老师会偏心,学生也会偏心,哪个老师对我好,上他的课时自然特别专心,温习课本时分外得心应手,主要原因是上课留心,如果再写下笔记,已是无形中温习了一遍。自己并不是个勤力的学生,但一定是个专心的学生,特别是对于有兴趣的学科,其他同学念得叫苦连天时,自己是愈读愈有趣。

那时候上生物课,有不少名词长得叫人读来舌头也打结,但当明白不少名词是有关连时,就不觉得困难,中文有上文下理,英文也有前文后理,想通了就不会觉得辛苦,千万不要被长长的英文字母吓怕,将它分开段落,自然一理通时百理明。

说起来,遇上好老师也多,前夫忠琛精简解说,非常清晰,随时说得比教授还清晰,完全是我大学时期的支援。至于忠琛的弟弟小龙,更是我的人生好老师。

那年他对我说:「不愉快的事不要不愉快地去做。」初听时也要消化一会,之后发觉,跟着他所说的话去处理问题,果然舒服许多,没有不忿,没有恐惧。

渐渐,令自己更明白的是,「愉快的事要非常愉快地去做」,自然事半功倍,收获超出预期。许多事,不可以勉强,不勉强其他人,更不要勉强自己,吃力不讨好之余,更会产生许多后遗症,又辛苦又要付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