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金水河边踢毽子,不知不觉四周就暗下来了。一阵风吹来,我抬头一看,天空已经是灰蒙蒙的一片。

到吃晚饭的时候了。我把毽子塞进背包,往食堂走去。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蹲在金水河边的围栏上。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一看,天呀,一只黄鼠狼正拿着长长的渔线钓鱼呢!

我从他背后凑过去。

「喂!」我招呼道。

黄鼠狼被我吓了一跳,身体摇摇晃晃地,差点儿从围栏上掉到金水河里。我赶紧拉了他一把。

他有点儿生气地看了我一眼,接着钓起鱼来。我更好奇了,故意拖长声音问:「你在干什么呢?」

黄鼠狼不客气地说:「你没见过钓鱼吗?」

「这里有鱼吗?」

「如果没有鱼,那我水桶里的是什么?」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旁边红色的塑桶里已经盛了好几条又肥又大的鱼,没想到黄鼠狼还是钓鱼能手。

「这么多鱼,够吃了吧?」

「还不够,还不够。」黄鼠狼摇着尾巴说,「要做柳叶烤鱼、鲜笋烩鱼、清蒸鱼⋯⋯还要再钓一些才成。」

黄鼠狼吃鱼还要这么多做法,真是闻所未闻。就算在故宫食堂,大师傅做鱼也不过就是红烧或者清炖,什么烤鱼、烩鱼,连我都没吃过。

我终于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为什么要这么麻烦?黄鼠狼不都是生吃的吗?」

黄鼠狼扭过头来,用一双像涂了厚厚眼影的眼睛看着我,傲慢地说:「我们的食堂可是故宫里顶级的食堂!」

我差点儿没跌倒,黄鼠狼的食堂?

「再怎么顶级,也不可能比我们人类的食堂好吧?」我撇撇嘴。

黄鼠狼立即回敬了我一句:「你们的食堂怎么能和我们的食堂比!」

我气呼呼地瞪着他:「什么意思?」

黄鼠狼一挺胸:「我们食堂的客人都是高贵的客人。」

我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什么高贵的客人,不就是黄鼠狼吗?」

「我们的客人都是故宫里的怪兽和神仙。」黄鼠狼说,「当然,动物们也经常来。人类我们都不接待。」

「怪兽和神仙?」我愣住了。

「是的。」黄鼠狼得意地说,「故宫里的怪兽和神仙们都特别喜欢到我们食堂来吃饭,龙都会经常来呢!虽然叫食堂,但比人类的酒店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怪兽和神仙们吃黄鼠狼做的饭?我翻了下白眼说:「我才不信呢。」

黄鼠狼被我激怒了:「要是以为我说谎,你就亲自去看一看。从这座门进去,往右拐,绕到坤宁宫后面,穿过坤宁门就可以看到我们的食堂了。」

我不甘示弱地说:「好!那就去看看。」

黄鼠狼却一点儿也不着急地看着水面说:「等我再钓两条鱼。」

正说着,鱼上鈎了。黄鼠狼收紧渔线,利落地把鱼从渔鈎上取下来,扔进塑料桶里,然后再把渔鈎朝水里远远地一抛。

「怎么连鱼饵都舍不得放?」我讽刺他。

「我可瞧不起只会用蚯蚓钓鱼的人。」黄鼠狼声称,「渔鈎上的线团是我亲手编织的,只有用线团钓鱼的人才是高手,那些把蚯蚓穿在鈎上的人什么都不懂!」

没过多久,又一条肥大的鲤鱼上鈎了。

「现在走吧,我给你带路。」

黄鼠狼收起渔竿,提起装满鱼的胶桶。

他看了看墨色的天空,嘟囔道:「要快一点儿了⋯⋯」

我们沿着金水河右拐,沿着琉璃瓦扶梯,穿过坤宁宫前宽阔的广场,绕到宫殿后面的坤宁门,进去就是御花园了。

这是一个温暖而美丽的夜晚,远处飘来一股淡淡的花香。黄鼠狼走得飞快,我跟在他后面小跑起来。

到底是怎样的食堂呢?可以容纳下怪兽的食堂肯定特别大吧?或许是御花园里哪座宫殿改造的吧?高高的宫殿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桌子,推开门,是一个古香古色的餐厅,桌子上铺着桌布,桌布上放着可以发光的夜明珠,说不定还有花仙们为顾客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