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时期过得自由自在,那个年代,因为父母普遍都会外出工作,独留儿童在家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加上住在木屋区,家家户户都不关门,可以说「成个钻石山我住晒」。所以以前的人,特别是朋辈之间问对方住哪里,通常只会回答地区名字,你就会听到人回答「我喺钻石山大」,而别人就会回应:「成个钻石山你住晒呀? !」那时的对话的确会这样有趣,是很特别的回忆。

我小时候住在钻石山木屋区上村,所以除了到钻石山和黄大仙外,父母都不主张我走到彩虹道那全是十多层高的工厂大厦的大有街——有红A牌塑胶厂、长江针织大楼,及各式各样的文具、玩具制造厂,还有贸易行之类的大中小型轻工业;而小型工业则在大磡村、钻石山、东头村,主要为家庭式外发加工场。

因此,那时只能到黄大仙街市内购买文具,而卖文具的店铺并不是一间文具店,而是一个空间细小、陈设简陋的木头档,只有大约五六呎阔,内有一个像楼梯的层架,放置多个大大的玻璃樽——因为那时我还是幼稚园高班,所以玻璃樽在我的印象中特别大,感觉比我当时的小小身躯还要大, 约十六寸高、十二寸阔,樽身笔直、樽口大大的,而给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像花塔饼的铜制盖子。

楼梯的作用不单止是通往楼上楼下,那几层梯级还是陈列货品的层架,印象中楼梯有三或四级,但我不太能肯定,依稀记得大概最近地面两层的樽内摆设湿货、腌制零食和乾货零食等,再高一层是玩具⋯⋯总之文具放置了在最高的一层。所以,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除了零食和玩具可以自己触手挑选,在选购文具时,矮个子的我都只能用「手指指」的方式选购。所以要买到心仪的文具,就像跟老板玩游戏般,往往要往来四五次才能说中和拿中想要的文具,可真考耐性。尤其那个年代的铅笔是散装发售,放满在大玻璃瓶内,实在琳琅满目,很难明确指出及找到想要的那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