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科技日新月异,但世上还有很多东西仍然难以模仿甚至无可取代,身体就是其中之一,我预期将来骨科医生对遗体研究的需求只会有增无减。

现时骨科治疗的工作主要包括手、脚、脊柱、创伤、骨折、小儿骨科(矫形)、骨肿瘤、运动医学、长者关节修复等。记得早年的骨科学生和医生只能在塑胶制的仿人骨模型上进行练习,然后跟随师傅「上枱」,慢慢累积经验,但真人的骨骼与模型实在不能相提并论,这种训练模式并不理想。由于我们经常要在骨架中装嵌螺丝、落钢钉、钢板,在一个塑胶制模型上练习,根本没有实际的手感,而且进行手术时不只是要面对骨骼,在手术刀接触到骨之前,亦会穿越各种皮下组织、肌腱、血管、神经线等,这都是一个胶制骨模型所不能替代的。

我们不能找动物做练习,因为两者的结构不同;于是我们亦有从外国订购人体标本,但订购需时,而且期间要经过繁琐的清关程序,价钱亦非常昂贵,对于为医生开办培训工作坊存在不少不确定性,除了要把标本运送到港,用完后亦需要把它们部分送回原地,然后在当地火化,耗时亦耗费。故此,无言老师的计划为我们带来了不少便利。对于一些较复杂兼需要绝对精准的手术类型,例如微创手术等,我们都要求学生或在职医生必须在遗体上进行实习,这方面对遗体的需求相对更大,如果当年没有遗体供应的时候,我们便需要到外国(如美国等地)完成有关课程,才能在香港进行相关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