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有几咁强悍,相信唔使我讲大家都好了解。连鬼都唔怕嘅佢,世间上仲有咩可以吓到佢?

跟住落嚟要同大家讲嘅故事,系一个我求咗阿公好耐,佢先畀我讲出嚟嘅故事。

「如果你损害我形象,我就打死你!」阿公。

「放心啦阿公,保证唔会!」我。

前排假期,女朋友自掏荷包请父母同阿公一齐去日本旅行。顺带一提,佢掏嘅系我个荷包⋯⋯

办理好手续之后,到登机闸口等上飞机,我发现阿公面色唔对路,就上前慰问。

「阿公,你无嘢嘛?」

「殊,唔好嘈⋯⋯」阿公若有所思咁坐咗喺度。

「唔通机场有鬼?」

「殊!」阿公皱眉,唔准我再打扰佢。

正式坐上飞机,大家都即刻搵返自己个座位坐低,有人准备瞓觉,有人睇杂志,有人同亲戚朋友倾个不停。只有阿公一个,腰板挺直,表情好似上战场嘅士兵一样凝重,不停深吸呼唔知想点。

「阿公,唔通你⋯⋯惊坐飞机啊?」

阿公凑近我耳边话:「我问你,你用自己只脚走过最远嘅路有几远?」

「⋯⋯」

「我从乡下嚟香港,都系靠自己一步一步走落嚟,而家竟然要坐飞机去一个更加远嘅国家!」


「我明白嘅,咁你好好休息吓。」

等咗一阵,飞机终于要起飞,强大嘅引擎声嗡嗡作响,飞机喺跑道上逐渐加快速度,所有乘客嘅身体都仰后靠喺椅背上,唯独阿公一个,依旧腰板挺直抗衡抗力。

飞机急速爬升,当日天气晴朗,可以清楚俯瞰快速缩小远离我哋嘅香港。我惊阿公撑唔到去日本就心脏病发。所以我就随便起个话题,想分散佢注意力。

「阿公,你以前识睇风水?」

「识少少!」阿公简短回答,嘴巴紧紧抿成一线。

「应该好好赚啊可?我睇电视啲风水师啊,睇相睇掌咁⋯⋯讲咩都有人信。」

呢个时候,阿公转过头望住我。

「睇相如相人,风水即系勘舆术,即系相地,绝对有科学根据!」阿公双眼发亮,开始滔滔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