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五月至九月,是浮城的风季,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浮城就晃晃摆摆起来。住在浮城的人,对于晃晃摆摆的城市早已习惯,他们照常埋头工作,竞赛马匹。依据他们的经验,风季里的浮城,从来不会被风吹得翻侧反转,也不会被风刮到别的地方去。

在风季里,只有一件比较特别的事情要发生,那就是浮城人的梦境。到了五月,浮城的人开始做梦了,而且所有的人都做同样的梦,梦见自己浮在半空中,既不上升,也不下沉,好像每个人都是一座小小的浮城。浮人并没有翅膀,所以他们不能够飞行,他们只能浮着,彼此之间也不通话,只默默地、肃穆地浮着。整个城市,天空中都浮满了人,彷佛四月,天上落下来的骤雨。

从五月开始,人们开始做浮人的梦。甚至在白天,午睡的人也梦见自己变了浮人,沉默肃穆地站在半空中。这样的梦,要到九月之后才会消失,风季过后,浮城的人才重新做每个人不同的梦。

为什么整个城市的人都做起同样的梦,而且梦见自己浮在空中?有一派心理学者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种叫做「河之第三岸情意结」的集体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