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被带进了主宰者的书房。

「主宰者大人一会儿就到。」那个伽玛管家离开了,留下他们三个人。

赫姆霍兹哈哈大笑着。

「这不像是审判,更像是咖啡因饮品派对。」他说道,大剌剌地坐在那几张充气座椅中最豪华的一张上。看到他的朋友那张闷闷不乐的发青的脸,他补充道:「开心点,伯纳德。」但伯纳德开心不起来。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去看赫姆霍兹一眼,而是精心挑选了房间里最不舒服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暗自期望这么做能稍稍平息主宰者的愤怒。

与此同时,野人不停地在房间里走动着,略带好奇地打量着书架上的书、唱片和洞口编了号码的阅读机器线轴。窗下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封皮是柔软的黑色人造皮革,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金色的字母T。他拿起这本书,翻了开来。《我的生平和工作》,吾主福特着。这本书是由「吾主福特知识传播委员会」在底特律出版的。他信手翻开书,这一页读几句,那一页读几段,然后觉得这本书没什么意思。这时候房门打开了,西欧地区的世界主宰者快步走进房间。

穆斯塔法·蒙德和三人一一握手,但只和野人打招呼。「野人先生,你不是很喜欢文明,是吗?」他问道。

野人看着他。他原本准备好要撒谎,吓唬,或乾脆来个不理不睬,但他被主宰者那张幽默而睿智的脸打动了,决定说出真实的想法。他直率地说道:「不喜欢。」他摇了摇头。

伯纳德吓了一跳,表情惶恐不安。主宰者会怎么想?被当成一个公然说他不喜欢文明的人的朋友,而且还是当着主宰者的面这么说——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