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把两个月饼切成八块,要我们每人一件。月饼是一间著名老饼家的,祖母每年都做半份月饼会,从我有记忆起,就是吃这一家的月饼。

「以后不做月饼会啦,怕做了明年没有人吃。所以今年你们一定要吃。」

「明年的中秋我还有月饼吃么?」想时鼻子忽然一酸,泪珠儿差点落下。

这时月亮从一块乌云中钻了出来,特别清亮皎洁,引得我们一个个举头仰望。

爷爷忽然吟起诗来: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我数一数:加拿大、美国、澳洲、香港,我就读的学校不一定在爸妈居住的同一城市,这两句诗倒像我们一家人明年的写照。

这时大哥的无线电话响了,他一开口我们便知道是大嫂打来。大哥的语调很温柔,看来是在安慰大嫂。说了一会,他的声音更为温柔亲昵:

「丁丁不要哭,爸爸疼你,很快就来看丁丁⋯⋯」

丁丁是大哥两岁的孩子。说着说着,大哥忽然哽咽起来,三姐连忙送一盒纸巾过去。哥哥打完电话,又抹眼泪,又擤鼻涕,我们也陪他难过。

二姐在削雪梨,她的技术熟练,那梨皮极薄,却不折断。削好之后,分成小块,让大家用牙签挑起来吃。

「分梨,分离,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爷爷摆手不吃二姐递给他的雪梨,跟着脸色一正,对她说:

「老二,我有一句话问你,你要老实答我。」

二姐放下手中装梨的碟子,端正地坐下说:「爷爷,你讲。」

爷爷两眼认真地看着二姐说:

「你不跟爸妈到加拿大去,是因为你自己想留在香港,还是为了我们两老?」

「是我自己想留,也因为你们两位老人家不走,爸妈才放心我留下。以后爷爷和嫲嫲要多点疼爱我这个乖孙女呀!」

二姐说着忽然扑进爷爷怀里,把脸藏在爷爷怀中。我们知道,二姐在哭了。

爷爷的嘴唇颤抖着,一只手轻拍二姐的背,嘶哑着声音说:

「老二乖,爷爷和嫲嫲一定疼你!」

这时祖母也拿了纸巾,在那里抹泪。

过了良久,二姐才从爷爷怀里退出,她的眼睛和鼻子都红了。

「难过什么?」爷爷忽然大声说:「待爷爷明天去买十块钱六合彩,中了之后,我出机票,请你们年年都回来过中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