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太阳比昨天还亮,天上简直没有几片云,可是风吹来仍是很寒,这座小镇,不靠着大道,所以冷清清的,在这儿住的人及过往的客人,彷佛都能够数得出来似的。铁芳就又向别家开着后窗户卖酒的房子,跟两个拾骡马粪的人都打听过,都没有看见骑白马的「漂亮小差官」从此经过,简直说半个月来,就只有骡、驴、牛从这里过。铁芳这匹马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是又可爱、又生疑,因为都猜不出他是个干什么的。

铁芳离市镇,骑上马又往西南走,不觉又到晌午了,春雪瓶的影子仍是一点也寻不着,他不禁惆怅。眼望前面,有几株枯树,数座矮屋,是一个村落,他再往前走,就听见了犬吠的声音,进了村一看,人家无几。

这地方山风寒冷,地下的冰雪都尚未消,有两个人听见了犬吠声,就出来看。他们还没向铁芳开口,铁芳可就先向他们发问了,说道:「喂!请问,你们刚才看见有人走过去了没有?是骑着马的一个……」他忽然看出这两个人都是二十来岁,浓眉大眼,身披着狗皮衣裳,脚穿稻草编的里面衬着些破毡毛的大鞋,这两人的气度都很强悍,不像是安分的庄稼人,铁芳就改了口,问说:「这是什么地方?前面那个山口就是恶蟒坡吗?」

这两个人都迎过来。一个人凑近了铁芳的身边,用眼监视住了铁芳的宝剑,彷佛预备要夺的样子,另一个却向铁芳逼问似的说:「你打什么地方来?」

铁芳说:「我从凉州城里来。」

这人就问:「你在凉州干什么行当?」

铁芳已看出这二人的神情来了,为了不惹麻烦,就说:「我是在城里保发镖店。」

问话的这个人就一怔,遂进一步问说:「你认识黄七吗?」

铁芳假意地笑道:「不独黄七,卢四、铁腿孟山和大刀陶谨,我们都是一块儿的。」

这两个人当时都笑了。一个人问他是不是奉吴少太爷之命来的,另一个人又问:「你说有个骑马的从这里跑过去了,到底是谁呀?我们怎么没有看见吗?」

铁芳怔了一怔,然后便说:「也许那个人还没有走到呢,这是因为凉州城里现在出了点事。」

这两人就一齐惊慌着问说:「什么事呀?」

铁芳说:「事情还没有闹大,可是吴元猛就叫我们上山来劝他的老人家躲避。」

两个人更是变了色,一个说:「那么一定是玉娇龙找他来啦!山上因为冰雪封了山口,已有一个多月,没有人下山了,我们在这儿住,也都仗着吴少太爷给饭吃,我叫冰里虎,他叫雪上蛇。」

铁芳此时倒露出为难的样子,心想:这么一说,山既被冰雪封住,那就恐怕连雪瓶今天也上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