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一航进退两难,摇摇晃晃,走两步,歇一歇。玉罗刹哈哈笑道:「来呀,来呀!」忽听得岳鸣珂高声叫道:「练女侠,住手,住手!」卓一航乘机止步。玉罗刹抬头一看,只见岳鸣珂和一个老和尚如飞跑来。

玉罗刹气往上冲,一招「雪卷苍山」,把红云青蓑二人迫退三步,冷笑道:「岳鸣珂,你邀了帮手来了,好呀,咱们再痛痛快快比一场。」剑诀一捏,刷刷两剑,「分花拂柳」,左刺岳鸣珂,右刺老和尚。玉罗刹正打到兴头,剑势展开,不可收拾,飕飕两剑,俨如骇电奔雷。不料骤然之间忽似碰着一股大力反推过来,耳边但听得一声:「阿弥陀佛!」自己的手竟似给人执着推了回来,不由自主的横剑当胸,就似专程向来人抱剑答礼一般。玉罗刹大吃一惊,只见那老和尚合什笑道:「阿弥陀佛,这里灵山胜地,厌闻杀伐之声。女菩萨把剑收下来吧!」玉罗刹道:「咦,你是谁人?」暗中运气,活动筋骨,正想再试试那老和尚的能为。忽又听得一声长啸,铁飞龙已上到山上,高声喝道:「练儿,不可无礼!」

玉罗刹愕然收剑。那老和尚稽首说道:「铁居士别来无恙!」铁飞龙抱拳作揖道:「镜明禅师,请恕小女莽撞。」玉罗刹听了义父之言,才知面前这个和尚,竟是少林寺的主持,与当年的紫阳道长并称的镜明长老。心道:「唔,这个老和尚倒不是浪得虚名,比武当五老强得多了。」

镜明道:「贫僧在紫阳道长与天都居士之后,又得见武林剑术大放异彩,实属有缘。请铁居士与令嫒到小寺一敍如何。」玉罗刹听他称赞自己的剑术,心中颇为高兴。铁飞龙见岳鸣珂在旁,却想起他气走自己女儿之事,不禁「哼」了一声,岳鸣珂叫了声「铁老前辈」。铁飞龙板面不理,岳鸣珂甚是尴尬,镜明长老莫名所以,道:「这位是熊经略的参赞,又是天都居士的唯一传人,剑术精妙,与令嫒堪称武林双璧。」玉罗刹冷笑道:「剑术虽然不错,人品却是稍差。」镜明长老一怔,但见岳鸣珂面红过耳,料知其中必有别情,笑了一笑,道:「熊经略就在寺中,他刚才还提起你们父女两人呢。」玉罗刹道:「好,我正想还他手套。」拉着铁飞龙随镜明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