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境清贫,每次学校要求捐助防痨会,我都不敢向家里要钱,只有省下微薄的零用钱捐出。不瞒你,我曾捐过「斗零」。

当年看到童军、交通安全队、红十字会的同学,我都羡慕不已,幻想自己是其中一员。


实在,我们六姊妹穿的都是人家送来的旧衣服:校服也会买大码的,以求可多穿几年。

如此这般,我又怎能奢望加入这些需要交会费、做制服的制服团体?

我还有一个心愿,便是学弹琴了。自从开始到电台工作,我将绝大部分的工资交给祖母作家用。几年后,也买来一座二手钢琴,好让六妹妹完成我的梦想,结果,不负我的期望,妹妹非常努力,很快便考获八级资格。每次听到她的琴音,我都很有满足感。

小甜筒是个幸福人儿,未够五岁,六姨姨已送她一座钢琴,鼓励她学琴。可能得来太易,她的学琴进度非常缓慢。我常提醒她:「你的老师真不幸,教了这么多年,你还只是考得三级,她快要拒绝再来了。」可惜,她依然故我,疏于练习,怎办?

小B没有学过任何乐器,直至去年,他要求学结他;我怕阻碍了他的温习时间而推翻,会考大过天嘛!可是,在他苦苦要求下,我还是答应了,可能得来不易,小B全情投入。温功课、练结他,时间表安排得有条不紊。结他老师赞许小B好学,还建议他参加结他公开考试。我当然开心,不过,一切也要等待会考之后才算。

两位宝贝给我很大启示,事情发展得快或慢,全在乎是否由本人自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