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最大的药物消费国,占全球用药量超过一半以上,药厂一般以美国人的承受能力为定价标准,美国整体医疗成本高,药价自然水涨船高。所有新药一般都是全球划一定价,以防有水货回流美国;美国的高昂药价,因而影响全球。

虽然个别药厂有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优惠,但昂贵的新药仍非一般人可以负担。有个别国家以本国利益为理由,限制定价;甚至不理会专利限制,自行制药内销。

新药专利期满之后,其他药厂可制造与原厂基本上相同的「非专利药物」(Generic drugs),并以较便宜价钱发售,这样对病人有利;可是近年有大药厂收购专门制造「非专利药物」的小药厂,这可能会影响「非专利药物」定价。

贵药难以负担,医生得物而无所用,病人无法受惠。药厂、保险和政府需要想想办法,例如政府设立专项基金,或由保险公司设计另类保险模式;药厂亦可考虑为基层病者提供特别优惠,又或由政府安排第三者定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