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奈特太太两个最值得疼爱的女儿出嫁的那一天,正是她做母亲的生平最高兴的一天。她以后去拜访宾利太太,在她面前谈起达西太太,是多么得意,多么骄傲,这是可想而知的。看在她家庭的份上,我想在这里作一个说明:她所有的女儿后来都得到了归宿,她生平最殷切的愿望终于如愿以偿;说来可喜,她后半辈子竟因此变成了一个头脑清楚、和蔼可亲、颇有见识的女人;不过她有时候还是神经衰弱,经常都是大惊小怪,这也许倒是她丈夫的幸运,否则他就无从享受这种稀奇古怪的家庭幸福了。

班奈特先生非常舍不得第二个女儿;他因为疼爱她,便常常去看她,他生平从来不肯这样经常外出作客。他喜欢到庞百利去,而且大都是在别人完全意料不到的时候。

宾利先生和珍妮在尼德斐庄园只住了一年。虽说他的脾气非常随和,她的性情亦极其温柔,可是夫妇两人都不大愿意和她母亲以及麦里顿的亲友们住得太近。后来他在德比郡邻近的一个郡里买了一幢房子,于是他姐妹们的衷心愿望总算如愿以偿;而珍妮和伊莉莎白两人在万重幸福之上又添了一重幸福,那就是说,姐妹两人从此不过相隔三十英里了。

凯蒂受惠最多,大部份时间都消磨在两位姐姐那里。从此她所交往的人物都比往常高尚,她本身当然也就大有长进。她本来不像丽迪亚那样放纵,现在既没有丽迪亚来影响她,又有人对她加以妥善的注意和照料,她便不像以前那样轻狂无知和麻木不仁了。当然家里少不了要小心地管教她,不让她和丽迪亚来往,免得再受到她的坏影响;韦翰太太常常要接她去住,说是有多少舞会,有多少美少年,她父亲总是不让她去。

后来只剩下玛莉还没有出嫁;班奈特太太因为不甘寂寞,自然弄得她这个女儿无从探求学问。玛莉不得不多多和外界应酬,可是她仍然能够用道德的眼光去看待每一次的外出作客。她现在再也不用为了和姐妹们争妍比美而操心了,因此她父亲不禁怀疑到,她这种改变是否心甘情愿。



译者:王科一
上海译文出版社有限公司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