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有一件事情是不可思议的:你只是偶尔才觉得确信自己可以永远永远活下去。有时候,当你在温柔肃穆的黎明时份起牀后,走出家门,孤独地站着,把头尽力往后仰,往天上看,看着苍白的天空慢慢变化,变得通红,一些奇妙的、不可知的事情开始发生,直到旭日东升─这是千万年来每天早晨都发生的事情─当时那种永恒的庄严让你情不自禁地大声叫喊,让你的心脏停止跳动,这时你就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时候你的这种感觉是短暂的。有时候,当你在日落时独自站在树林里,夕阳的金色光辉斜射过树枝或洒落在树枝下面,给树林平添一分神秘的宁静,好像在慢慢地反覆叙述着一件事情,无论你怎样努力都无法听清,这时候,你也就会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深蓝色的夜空中一片寂静,成千上万的星星在等待、注视,这同样会让你确信你将永远永远活下去;有时候远处的音乐声会让这种感觉成真;有时候某人的一个目光就行。

当柯林第一次在一个隐闭的花园的高墙里看见、听见并感觉到春天的时候,就是这样。那天下午,整个世界好像都在为了一个男孩而努力让自己完美,光彩耀人、和善可亲。也许春天正是出于纯粹的无比的善意,尽其所能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狄肯不止一次地停下来,静静地站着,轻轻地摇头,眼睛里流露出越来越惊讶的神色。

“哦,太奇妙了,”他说。“我是十二岁多快十三岁的人了,十三年里有许多个下午,但我好像从没见过一个像今天这样奇妙的下午。"

 “是啊,真是个奇妙的下午,”玛丽说,快乐地舒了口气。“我敢说,这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一个下午。"

“你不觉得,”柯林带着梦幻般的小心说,“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我吗?”

“天哪!”玛丽羡慕地叫道,“你也说得一口地道的约克话了。你说得真好—十分好。"

这些孩子沉浸在快乐中。





译者:张建平
上海译文出版社有限公司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