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坎,如一片宽阔无垠的大草坪,当夜幕低垂的时候,心扇一下子敞
开了,敞开了梦幻振动着五彩的羽翼,翩翩飞舞而来。
来吧,来吧,可爱的梦幻之仙!你给我以启示;给我以尝试;给我以悲愁;
给我以欢娱;给我以回忆;给我以先知;给我以温馨;给我以兴奋;给我以
热力,我将毫无保留地欢迎你,并且愿意一一录下你闪光的轨迹。
梦与真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在同一条生命綫上起跑。真老老实实、一步
一个脚印地走着他应该完成的历程。梦却爱开玩笑,活泼好动,时而落在
真的背报,时而抢在真的前头,更有甚者,同真抢道,作弄人也。
此生此世,梦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白天的时候,你看不见么?他就在我的瞳仁中躲藏。
夜晚的时候,你听不见么?他就在我的脑际中回旋。
请相信吧,梦与我是长相厮守的伴侣。
时间是无情的,他会把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朝夕相处的亲友一掠带走。
梦却恰恰相反,他能时时有意地把这一切留住,并统统带回我们的心里。
「处世若大梦」,这是古人晓以我的人生真谛。
因而,可以想见,对于愚人来说:生活是游戏。
对于智者来说,生活是梦境。
美梦和恶梦,常常会轮番向我探访。
成功与失败,亦不断地交替来到我们身上,既然如此,又有何足惜,又有何
足惧呢?即使是来多千次、万次也无妨!
我对真的尊重就如对梦一样,不分彼此。
我将永不对真说:「但愿这是梦」
同样,也永不对梦说:「最好这是真的。」
我在花丛间,梦如变幻多彩的魔蝶,飞扑而来。
啊!不知道,到底是它着意追寻我,还是我有心等待它?
只要我的生命不息,思丝不断,梦幻之锦就编织不完──织进我的笑,织进
我的泪,有朝一日,将会铺盖于我的灵魂之上。
我有过这样一个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