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也认为历史是苦闷,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只要深入探索,便会发现历史内藏有不少乐趣。我曾细阅旧报章、旧档案和亲身考察访问等,发现不少鲜为人知的昔日往事。

有一次,我访问油蔴地小轮的船长及水手,得知昔日水手船长的逸事。过去,不少水手船长也是水上人。他们大多不识字或只识少量文字。当他们要考取船只驾驶牌照时,根本不懂回答考卷。海事处为配合他们,会特别安排口试。后来,海事处规定渡轮要装置雷达,改善驾驶航行安全。如前所述,不少船长及水手也是水上人,对这些新科技不懂得使用。结果,船安装了雷达,但犹如装饰品,船长却没用。这些逸事要行内人才知。大家进行亲身访问,便可得知,从中可知昔日的交通发展。

另一次,我去了历史档案大楼翻阅旧的档案,从中得知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政府已有计划资助市民大众购买房屋。1964年6月21日,政府公布了《中等入息阶级人士购置自居楼宇计划:高登委员会工作报告书》。这报告书改变昔日政府只提供公营租住房屋的理念,主动协助市民大众置业。报告书建议成立一间公司,名为屋宇及贷款有限公司(后来正式推动时更名为香港建屋贷款有限公司),协助中等入息人士置业。最初建议最高贷款额为楼价百分之七十五,不可超过申请人月薪的二十四倍,且不能超过四万元。还款期最长为十二年,息率为九厘。借款人要购买人寿保险,而保单的受益人是香港建屋贷款有限公司。结果,这个构想最终成真,协助了一些市民置业。现在,大家为居住问题苦恼,昔日的政策可否参考,解决今日的困局。

 又一次,我翻阅旧报纸,便知道抗日战争通账的严重。根据1947年1月31 日《香港工商晚报》所载当时广九直通车费用为三等10,,700元。当时,中国国币与港币比率为1,300元。因此在2月1日再会增加快车车费,三等为11,600元,二等为23,,200元,头等34800元。慢车原收8,800元,2月1日改收9,600元。当时,政局不稳,上下快车仍非常拥挤。大家可否想像以万多元来乘搭火车至广州?当我阅读这则新闻报道时,心想如活在那个时代,生活一定十分艰辛。因此,大家现在活于太平盛世,实在十分幸福。

以上三个事例,也引发我再深入探究,发掘昔日香港的面貌。香港是我们的家。这个家是怎样形成,大家也想知多些。如大家也认为政府在1978年推出居者有其屋计划,才有资助市民置业的计划。其实,如前所述,政府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已有协助市民置业的计划,可惜计划生不逢时,遇上1966年及1967年暴动,计划才以失败告终。因此,大家多阅香港历史的书籍,便会明白今日的成功,实奠基于前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