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阅读古书的路,源自对屋脊装饰的探究。别人看不懂的瓦脊人物故事,极具挑战性,使我心痒痒,想找到答案。我翻阅群书,跌跌碰碰,从错误中学习,抽丝剥茧,从一丝丝的线索中追寻。方法是从古书的首页,快速阅读一遍,找到一些端倪,再行细阅,把故事的相关人物与瓦脊的戏曲人物逐一比对。「找到了!」脑袋内「叮!」的一声,铿锵入耳,那喜悦是旁人难以理解的。

我从一本古书,爬到另一本,不觉间爬了很多山头,途中得到一些其他古书的提示,导引我到二手书店,寻找稀有的旧书,期间获得不少惊喜,读书的快乐源源不绝!

在研究另一瓦脊时,须先从脑海的「图书馆」中搜寻配对,在几个相关故事中作比较,然后再次阅读书本。例如瓦脊人物中,有一使用双槌者,查各古典小说中,使用双槌的,有唐朝的李元霸、裴元庆、罗仁及五代的杨衮(杨家将中杨继业的父亲,杨延昭的祖父),要鉴定他的身份,须把他身边的人物,与书中各环节的人物,逐一比对核实,才可断定。过程中要重复阅读,细嚼内容,锲而不舍地从书中寻找答案,所谓「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一旦找到了,那快乐实难以言传。这经验使我对读书的兴趣日浓。

有时候,看了几本类似的古书,故事内容大致相同,我蛮有信心地铁定答案。谁知山外有山,古时还有其他不同的版本;而且戏曲表演,常加油添醋,把内容作出调整。参看不同的脚本,发现多了很多枝节。例如在《杨家将演义》一书的内容之外,戏曲中加插了杨排风等人物,使故事内容延伸发展;《说唐演义》与《隋唐演义》的内容也不尽同;更有脚本加插了秦叔宝擂台比武辨真假的环节。如此种种,使我眼界大开,原来古典文学和戏轨的罅隙间,存在广阔的创作空间。古典小说又常加插一些神怪人物和仙法,有人认为它导人迷信,我却把它看作「卡通」故事。现实生活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用神话解决,天马行空,别有韵味。

瓦脊的故事大多是关于《三国演义》、《封神演义》、《说唐演义》、《杨家将演义》、《水浒传》等,除了这几本古典名著外,已经很难在香港的书店找到其他古时流行的小说了。京剧的戏曲故事,编撰流传的尚多,古本粤剧和服饰,坊间可见的甚少。希望粤剧界多多努力,填补这一空隙。

古人在古物中留下谜语,寻宝图藏于书本中。我在八阵图中寻找出路,尝试还原古人的故事,发现书中人物和现实人生,尽皆寻寻觅觅:寻找功名、财富、亲人、姻缘、公义 …… 不一而足。至于找到宝物与否,还看各人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