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好玩的。试问有什么比拿公费去旅行、去完旅行后可拿公费,或因为有公费所以去旅行更开心?但这不过表面风光,彷佛社交网络的最新消息,大家都报喜不报忧。

我写过两本旅游书、数个旅游专栏,并参与半百旅游分享会和访问,谈及吃喝玩乐跟不少「过隐」经验。当旅游作家让人憧憬,可压力也大,困难林林种种。记得上次写《澳 洲任我行》,短短半个月跑了百多二百个景点,每天吃四、五个早餐,全程赶坐车、赶 拍照、赶吃东西,却可能去错地方、拍不出效果、吃了垃圾浪费胃容量…… 澳洲是悠闲的国度,但我这步履匆忙的外乡人却难以融入。每天跟时间和体力竞赛,没空间与途上认识的朋友联谊,这与自己推崇的旅游哲学背道而驰。始终觉得「人」才是旅游的重点,与心爱的人同行,又或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比起到此一游式「打咭」更见珍贵。偏偏任务在身,身不由己。旅游作家要写书,收了公费不用做吗?

工作没问题,只是没料到找资料限制多多,原来在商场拍天花也会招来保安「问好」。在餐厅相机先食,老板会问「拍照目的是什么?」难道国家机密鸡扒不可泄露?跑到红灯区,我还没举起相机已被四名澳洲大汉重重包围!我用的是单反大相机,又重又招摇,但用手机拍照始终有差。质素和便捷之间,熟轻熟重?

回到香港后更加繁忙!日间上班,晚上也坐在电脑前拼命「加班」。为了找寻更准绳和地道的内容,我花掉大量时间翻译英文网页。澳洲人的思维不及香港人般简单直接,有 时兜兜转转,才找到点点有用资料。本来整理一个景点约十五至二十分钟,惟只需一个 难寻的资讯,已可消耗我一整晚!后来我发觉长此下去迟早家变(但我明明乖乖在家没有「夜蒲」),惟有向同是澳洲背包客的 Yvonne 求助,才最终完成这「巨着」!

任何工作也有苦有乐,偏偏「旅游作家」给人幻想无限,大家只会说羡慕。但既然工作中的「苦」避不了,若能靠兴趣去赚「开心钱」、与人分享经验、推介有趣地方,这仍 然是「笋工」啊!当作家收入微薄而不稳,稿费又规律性地胡乱脱期。要是全程投入写 旅游,家人更要忍受你随时失踪!偏偏世界很大,「拿公费」去闯荡异地、享受自由的 空气,再苦的也变得好玩。如果可以,我乐意全职去当这「苦差」,胜过呆坐小岛当机器的齿轮,人生短暂啊,为何还要自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