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那些年,我们游历的体悟

节目推介
《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那些年,我们游历的体悟

有人说,波是圆的。因为热爱足球,CIBS节目《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的主持阿大踏遍欧洲和拉丁美洲百个球场。阿大曾以球迷之名,去到有「地狱主场」之称的土耳其加拉塔沙雷球场,感受炽热甚至疯狂的现场气氛;亦试过以旅游作家之名,「胆粗粗」访问当地著名球会比锡达斯,结果反客为主被电视台访问,更获得盛情招待,「对方知道我的来意后,让我走进本已关闭的球场,绕场一圈,又抛波给我头顶波。结果我返回最惯常的守门员位置,他踢球过来我飞扑接住,现在想起内心还是很兴奋。」


「外国人对足球很狂热」阿大笑说。以南美洲为例,球场看台挂满大横额是常事。在阿根廷,球场坐满时多达几万人一起搭膊头唱跳、喝采。有球迷说,虽然当地并非位处地震带,看台却要建得符合防震水准,就是为了防止激烈的打气活动令看台塌下。另外,当地球场内又曾录得131.76高分贝,写入「在运动场馆内最响亮的人群吼声」的健力士世界纪录。

阿大亦喜欢单车旅行,试过环西西里岛、环台以及西藏单车游。「有时是有计划的,就像当年相约60岁的爸爸去日本四国单车旅行,计划好便带着两架单车上机;有时则是到埗后『想踩就买架单车踩』。」踩单车可以观赏沿途美景,像由广岛踩去四国,经过全长70公里的「岛波海道」,跨海的一道桥,广阔无垠的蓝天碧海都尽入眼帘。旅途上在日本神社买的「家宅平安」牌子,与美好风光一样,一直被他保存留念。

 

 


阿大与父亲在日本单车之旅,买了一块祝愿「家宅平安」的牌子留念。
 

「原来带着熟悉的兴趣去旅行,一样看到很多东西,甚至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经历。以香港为主视觉伸头探看世界,仍然可以发掘更多。」阿大说。

 

另一位主持波波,跳阿根廷探戈长达14年。阿根廷探戈是一门即兴舞蹈,「只要我带上探戈鞋子,就能参加当地的舞会,也因此认识到很多当地人,因为大家都共通同一样的跳舞语言。」她最钟爱的旅行物品,正是刻有一对探戈男女的玛黛杯,配上阿根廷国茶—玛黛茶是最适合不过。热茶却要用饮管来喝,特制饮管上印有在阿根廷出生的传奇人物哲古华拉的模样,管道特别小,让茶叶不易啜入,也好使人们社交联谊时慢慢品尝。

 


玛黛杯上正好有一对男女在跳阿根廷探戈。
 

除了去阿根廷跳探戈,波波也爱到废墟旅游。她曾聘请导游走入切尔诺贝尔,探视经历严重辐射事故后的荒废情况,一些地方已经重新长满树木,还有动物在四周栖息。她又只身到过格鲁吉亚一个小镇,昔日是招待俄罗斯人做水疗的奢华地,苏联解体后变成废墟;亦到过随着东德倒台、德国统一而被遗弃的游乐园、经历过炮火年代仍残留许多军事废墟的台湾金门,「反映这些大型的废墟形成,大多与政权更替有关。」

 

「我很喜欢旧日的事物,废墟像将昔日的荣光定格;亦很喜欢那种探险的感觉,废墟范围内或会遇到吸毒的人、非法占屋者、动物尸骸等等。有一次我到废墟门口,才知道那是该处被封禁前的最后一日,亲眼目睹工人在门口拉起封锁线、筑起砖墙,那里也正式成为历史。」波波语重心长地说。

 


波波在古巴殖民地小镇买来一只玩偶,反映当地的人口结构由不同肤色族裔所组成。
 

「废墟与景点不同的地方是,后者是将其最璀璨、自豪的一面展露出来,前者却是最不愿别人发掘到的一面。」她寄语旅者,在打卡重于一切、网上谣言满天飞的年代,即使到废墟观看,也切忌披露危险或打扰到旁人的地方,要了解当地文化和风土人情,将真实的一面发表出来,以正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