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寻

载入中 ...

这么近,那么远

2017-09-05
2016年,分三阶段实行的边境禁区范围缩减完成。在新界北以西,以前属于打鼓岭的边境禁区范围的原居民聚居地开放,加上莲塘口岸工程的大兴土木,该区的面貌逐渐改变。

有趣的是,位于香港最北的莲麻坑村,虽然已不属边境禁区范围,但唯一通往村的行车路依然是禁区,没有封闭道路通行许可证(俗称「禁区纸」)的话,则要从禁区铁丝网外步行进村。尽管为村民和游人带来不便,但发展的步伐亦因此放缓。

莲麻坑村民叶玉昆年轻时曾到德国谋生,二十多年前回到莲麻坑。他会道出莲麻坑的历史,更会走访莲麻坑矿洞、国际桥和麦景陶碉堡这些跟莲麻坑和边境禁区相关的地方。

另外,在新界北以东的沙头角,依然有部分地方属于边境禁区范围,其中新界最北的小岛鸭洲跟深圳盐田港相距只有一公里,而鸭洲来往沙头角的主要交通工具则是渡轮。鸭洲面积只有四个足球场的大小,现在岛上只住了三人。尽管鸭洲村民自六十年代起纷纷移居英国工作,今年八十九岁的村长陈原安却因为宗教原因一直留守鸭洲,每天更会在教堂跟村民诵经祈祷。另一位鸭洲居民就是村长的女儿娇姐,她也年届七十,因为两年前母亲离世,才回到岛上照顾独居的父亲。五十年来,娇姐都在英国纽卡素生活,现在毅然回到鸭洲生活,确实不容易。但父亲对鸭洲的坚守,就是娇姐跟鸭洲村民的精神支柱,让他们敬佩万分。

城市游弃 II

  • 视像
  • 中文
  • 文化
  • 未完
[城市游弃 II]将继续城市探索者的活动,透过探索废墟,了解城市背后的历史及地下秩序,走进时代的黑暗面,以人文关怀的角度,探讨活在废墟中的人物故事。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