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寻

载入中 ...

国泰航空(293)行政总裁邓健荣

2022-06-23

国泰航空(293)行政总裁邓健荣

2022-06-23
战后成立的国泰航空已有75年历史,并是以香港为基地的国际航空公司,提供定期客运及货运服务往来多个国家及地区近200个目的地。公司1986年5月在联交所上市,至今挂牌逾36年,目前第一至第三大股东分别为太古(19)、国航(753)及卡塔尔航空。

疫情重创航空业,国泰亦不能幸免,过去两年先后亏损216亿及55亿港元。行总裁邓健荣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他个人自82年加入国泰,先后见证97回归、98亚洲金融风暴、01年美国911恐袭、03年沙士及今天的新型肺炎疫情挑战,不论是香港或国泰航空,料最终能迎难而上及越做越好。因危机后,国泰会更加强大。

他指,尽管今次疫情影响时间长,冲击亦大,但已开始看见曙光,特区政府已做了很多不同措施,近期自4月份起更不断调整措施,令整个航空业动力重现,这方向是好,动力亦大,他对未来好有信心。

特区政府门早前宣布同意延长国泰78亿元过渡贷款融资提取期限,再度延长12个月至明年6月8日。邓健荣指,国泰指一直小心管理现金,两度延长过渡贷款的可提取期限,是对股东、政府负责任的决定。他表示,疫情虽然影响国泰营运,但投资市场仍然对国泰有信心,国泰在融资方面完全没有问题。加上公司小心管理现金及成本,上下一心情况下,国泰在这方面控制得不错。去年底国泰曾公布拥有303亿元流动性(liquidity),属非常健康水平。

除疫情冲击外,近年国泰另一挑战是燃油对冲操作,早年曾因对冲失利导致4年内亏损241亿元。邓健荣回望多年来对冲决定,指国泰做燃油对冲,其实不是想赚钱或有其他原因,完全是因为要将短期油价波动带来的帐面影响减到最低,国泰所用的燃油对冲方法,是一个非常公式化方法进行,亦是经过多番研究及行之有效的做法。

被问到近月俄乌战事触发油价上升,整个欧洲局势不稳令油价更波动。国泰做燃油对冲会否有利?若油价突然回落,会否重蹈早年油价跌引发对冲合约亏损的覆辙?邓健荣重申,国泰做燃油对冲,不是追求赚蚀,只是要将燃油波动减至最低。国泰关注的是高油价时期,航空公司成本会增加,以正常业务时间来说,每年国泰总营运成本约30%用在燃油方面,若油价急升,一定会增加国泰营运成本。国泰立场是不会因应燃油价格升跌,改变公司燃油对冲方式,因这是一个自我机制(Mechanical),是根据公司拟定下来的模型(Matrix)进行。

邓健荣指,国泰近月营运情正不断改善,总体来说随着本地防疫限制逐步放松,容许国泰航空持续增加运力。他先分析货运方面,指正常日子或是疫情前,国泰50%货运以货机机队运载,另外50%就透过客机机腹运载,今年6月份,国泰货机整体运作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至于客运运力亦在增加中,他说,5月份已达4%客运运力,以航点计算,年初时国泰只有30个航点,4月份已经增至45个航点,未来预料仍会不断增加航点数目,有信心到年底,航点数目绝对超逾60个以上。疫情前,国泰航点数目大概105个,近月航点数目上升正显示客运力恢复趋势。

至于会否令下半年业绩转亏为盈?邓健荣指,因为上市条例规限,他个人不能透露太多,但重申,国泰去年下半年已有盈利,正正显示国泰航空经过多年不少改变(transformation)、不同改良与改进后,国泰不论在竞争力、专注力方面,已有很大的提升,国泰绝对有信心疫后,随住香港越来越多及越快复苏,国泰航空将是当中得益者。

他指,去年底国泰已经开始部署疫后复苏时,加强竞争力及巩固香港国际航运中心地位。所以早前已提早请机师、空中服务员等,因由聘请、经过不同训练至他们可以投入工作复飞,整个时间需时长。今年首季,国泰已经聘回大约300个机师,其中国泰航空占200多个,余下就是华民航空及香港快运。4月亦重推见习机师计划(Air Cadet Pilot Program),跟理工大学合作,今年会有280个名额,估算2025年会达到1000个见习机师。

严格防疫限制下,去年香港国际机场在Skytrax排名跌至第10 。邓健荣不同意香港正从国际航空枢纽地图上消失,尽管在航班复飞方面,香港有点滞后,但只要特区政府、国泰及业界努力,日后多做推广宣传,绝对可以跟周边国家、城市及全世界看齐,甚至有信心会超越他们。

他的信心源自香港两大机遇:第一是香港机场第三跑道,疫情前香港国际机场吞吐已饱和,当2024、2025年开始,三跑系统全面开放时,会带来更多机遇。第二优势则是大湾区,国家十四五规划中,将香港于大湾区及国际航运中心定位好强。他分析,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配合大湾区7500万人口,经济产值(GDP)高,增长亦快;区内人口年轻,能为香港航空产业带来好多机遇。大湾区机遇除了突显内地市场重要外,更有助内地市场经过香港联系到全世界,或是将全世界经香港带入大湾区内,这亦解释到国家因何定位香港于大湾区,甚至全球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

他补充,大湾区市场大、增长空间无限。不管是用国泰航空品牌、或是用香港快运品牌去飞,均可以照顾及满足到整个湾区客运需求。国泰于2020年10月结束国泰港龙,他重申当年重组是要维持一个双品牌效应,一边用国泰航空去满足高端客群,再以一个香港快运去照顾廉航及高增长客群。反而国泰港龙跟国泰当年是有重叠,市场易混淆,故需要重整、重组。他形容当年结束国泰港龙是很难下的决定,但却是正确的,重点是利用这重组令国泰集团日后竞争力更强。

国泰航空早于1986年中在港上市,挂牌36年来,曾于07年或及2010年底股价冲高至近21元高位,多年来亦是恒指成分股,近年因燃油对冲亏损,国泰于2017年底被剔除于恒指以外,再遇疫情下航班停飞冲击,股价前年一度跌至近5元的近廿年低位,同年更要特区政府注资273亿元救亡,太古仍维持最大股东地位,持股比例逾四成,政府与国航合共持股超过三成,当日入股时,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强调无意长线持股,也不会参与日常运营。入股两年后,随着疫情改善,国泰客运运力回升,国泰股价近月回升至8.47元高位,近日报7.67元,市值493亿元。

分析指,疫情改善、航点增加,显示国泰客运运力逐步回升,公司亦努力招兵买马以迎接一旦通关后市道复苏,股价正逐步炒上。目前股价较两年前低位回升五成,但距离疫情前高位逾10元以上仍有距离。上半年俄乌战事爆发后,油价急升,国泰燃油对冲机制再度发挥稳定油价波动优势,目前只恢复了半成客运运力,随着日后更多航班复飞,对冲机制能发挥更大效用,有助公司尽早转亏为盈。现价低于10、20、50天均线以下,具收集价值,建议吸纳静待公司业绩改善,初步目标是10元,更远目标是疫情前即2019年高位12元或以上,当然买入后要留意政府如何处置手上股份,不过由于数量大,估计可能倾向转让予现有股东以减少对市场造成波动,故除非股价买入后回落至6元以下,否则不建议止蚀。

访问、报道;李臻升

整理:劳家乐

上市公司专访

  • 声音
  • 中文
  • 金融
  • 未完
全面分析上巿公司业绩,与负责人透彻对话。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