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寻

载入中 ...

信星鞋业集团(1170)副主席黄禧超

2023-01-19

信星鞋业集团(1170)副主席黄禧超

2023-01-19
信星鞋业集团主要从事生产及销售鞋类产品,亦是最先从内地生产分流到越南和柬埔寨的港资公司,故2018年中美爆发关税战,其所受影响亦有限,其早年主要客户包括SKECHERS和CLARKS等品牌,新冠疫情爆发后,定单减少,信星业绩亦受冲击,过去四个财政年度,业绩时有盈亏。早前公布截至去年 9月底止的六个月,集团营业额上升68.5%至6.39亿元,业绩转亏为盈,录得股东应占溢利2880万元。期内业绩由毛损转为毛利,录得毛利5729万元,毛利率为9%;信星亦派中期股息每股1.8仙,以及每股特别中期股息0.5仙,共2.3仙。

副主席黄禧超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疫情3年下信星亦努力营运。他忆记得2020疫情初期,集团厂房营运正常,但苦无单,特别是欧美当地疫情严重,客户不断取消或缩减订单;2021年有定单回流,但同期越南厂房却因疫情一度停产3个月;到了2022年,信星营收盈利改善,主要是经历了过去两年疫情影响,集团重整业务所致。

他解释,期内集团重整客户组合,因应未来发展趋势而重组产品组合,特别是发现疫下大众爱好上远足、行山,遂投入资源生产大量远足鞋等,主攻豪迈型鞋种(rugged shoes),这类产品过去两年急速增长,期间国际品牌DR MARTIN更于2021年于英国上市,正反映市场火热,信星亦选择以此类鞋种为主,令业务重拾增长趋势;另一增长点是为品牌WOLVERINE代工,后者近年不断进行收购合并,除自身品牌外,亦引进了不少新品牌如CHACO等,令其亦成为一个针对不同客户群而作多品牌策略营运,亦间接令信星可以因为WOLVERINE这个大客,带来更多细客小单,这些订单量小但高价值,适合信星近年引入的小流水概念生产线模式。

黄禧超分析,早年信星亦多产运动鞋,但经过过去十年快速增长、如NEW BALANCE等走同款不同色、以时尚(fashion)为主路线,但三年疫情改变了这趋势。疫情期间大家减少外出,专业及群体运动消失,运动走个人化及少众,同期户外行山运动冒起,相关鞋种亦受欢迎,亦令豪迈型鞋再度成为潮流,信星当年上市亦是做这鞋种,属老行尊,故去年业绩亦受惠于这趋势及优势。

他指,豪迈型鞋量少但单价(average selling price, ASP)高,因这类鞋种手工要求高、工序复杂、劳动力及车工需求大。信星早年于越南、柬埔寨等地设厂,今天正可满足客户这方面要求。另外,信星小流水生产线,其平台设计生产方面更具效率亦记一功。因为豪迈型鞋种客户要物色合适厂家亦有难度,因量少及款式难做,一般OEM厂生产线未必会接单,结果信星成为当中受惠者,以生产皮制豪迈型鞋为例,一对鞋单价可逾20美元,令信星去年鞋种平均单价已由16美元加至21美元以上,大大改善了对公司营收。

黄禧超指,信星经营概念已作改变,由已往传统生产线每条要二至三百人,改为百多人一条生产线,可以更快转身,有利接更多同款不同色下单、或不同款式量少但高价值的小单。工厂生产一向需要讲求经济效益,小流水生产线卖点可以适应客户需要(customer needs),信星厂房改为小流水生产,可以符合到客户急单、较复杂工序产品等,疫情数年最能突显这方面的成功。2022年上半年因内地不少厂房因封控而停产,同期信星越南厂房疫后复工,接了不少来自内地的急单,越南厂房亦发挥了地利优势,更重要是令信星接单议价空间更大。

美国去年快速加息,大家正关注全球经济今年是否陷入衰退。黄禧超分析,美国去年初段加息时,消费市场仍然未见有问题,但连加数次75点子后,当地零售市场开始感受到压力,存货上升,故早前感恩节及圣诞节销情亦不及往年,部分客户下单后已要求厂家延后30日付货,对厂家来说成为新的财政考验。另外,去年俄乌战事令能源及原料成本上升,特别是油价上升影响塑胶价格,去年运动鞋成本亦被扯高,反而豪迈型鞋种成本多为皮革(占五成物料),所受影响较少,因去年皮价相对稳定。

2023年环球经济衰退风险增加,信星又如何应变?他指,客户近月下单趋向保守,但衰退过程中仍有好企业及好品牌会成长,信星策略是仍这些目标客户一同并肩作战,即守着潜力客户共同成长,因信星相信,品牌跟人一样有其寿命与周期,关键是要物色到增长中品牌。特别是近年鞋业发展亦走功能化(functional)及跨界别(crossover)发展,好提高附价值,信星一直专注满足客户要求,近年较少投入大量资本性开支,避免增加财务压力,反而集中物色不用大幅投入资本支出但仍稳定成长的客户,希望吸纳他们成目标客群。

信星鞋业94年在港上市,至今快三十年。黄禧超回忆当早年集团于珠海设厂,其后再到中山等地发展,2000年到越南发展,之后到江西及柬埔寨等地设厂,目标就是给予客户更多选择。目前越南生产线已增至20条、柬埔寨亦达10条,反而内地只余1-2条生产线,主力为客户作研发。已往客户坚持保留信星内地生产线,疫后客户亦考虑将研发迁往越南,目前内地员工只余百多人,跟高峰全盛时间七、八千人已今非昔比,料内地生生产规模将慢慢收缩,但信星多年来走生产基地多元化政策不大变,不会集中单一地点。

他补充,信星属第一批入越南设厂厂家,经过逾廿年发展已见成熟,近日亦于厂房附近买地扩产,主力应付新客下单;另外,中越的合资厂房,信星持股四成,2000年起营运初期亏损,近年已获利及持续稳定增长。至于东南亚产能未来会否再增加?他指,集团疫后亦改变战略部署,已往着重越南产能,但2021年越南厂房曾停产三个月,期间改为增加柬埔寨生产线,未来希望将越、柬产出可以平衡一些,亦开始思考下一个新的战略地点,希望2024-25年推出新生产线,旗下联营公司目前考虑印度,因部分品牌商希望物色东南亚以外地方,由于越、柬、印尼已成熟,缅甸则有政治风险,考虑印度因当地人工成本仍低,有进一步扩展产能空间。

信星鞋业94年9月在港上市,当年招股价1元,2000年中国入世,集团布局越南生产线后,业绩持续做出成绩,股价曾于04年冲高至2.6港元,其后廿年股价于0.3元至2元之间上落,近日报0.95元,市值6.5亿,周息率近5厘。
分析指,信星主业鞋业生产具挑战,易受经济同期影响,近年业绩亦时有亏损,但信星属净现金公司,截至去年9月底,集团之现金及等同现金项目逾3亿元,每年维持一定派息水平。尽管业务增长空间有限,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仍然持股7%,或多或少显示信星具备一定投资收息价值。

访问、整理:劳家乐

报道:张诗民

上市公司专访

  • 声音
  • 英文
  • 金融
  • 未完
全面分析上巿公司业绩,与负责人透彻对话。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