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1/09/2019

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徐德义医生——晚期照顾公众谘询维护病人自主权

Jeff:

 

你好吗?转眼间,你在公立医院照顾晚期病人已经有十五年,每天面对着生命正在倒数的病人,工作真的不容易。我十分多谢你和所有从事晚期照顾的同事和义工朋友们的付出和热诚。

 

香港人预期寿命愈来愈长,随之而来,有更多人患上多于一种慢性病,最终,很多人会面对身体各种机能退化、器官衰竭,丧失自理和自主的能力。

 

晚期照顾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课题。病人得以善终,清晰和一致的法律架构是增加保障病人自主权的重要一环。在尊重病人意愿和维护病人最佳利益前提下,使提供服务的人士也有一个法律基础和保障。

 

还记得你跟我说,有一位女士的母亲患了中度脑退化症,因为不忍心她受苦,曾要求你为她母亲订立预设医疗指示,希望在病情危重,生命不能再维持时,避免进行心肺复苏急救和插鼻胃喉喂食,减少痛苦。可惜,这位长者当时已不合乎精神上有能力作出决定的规定,不能订立预设医疗指示。最后,作为女儿的只能感到遗憾和无奈。类似这位女士的个案并不罕见。

 

十多年前,家父患上末期心脏衰竭,体力严重衰退,因气促经常出入医院。有一次,因心脏功能太差,医生把他送到心脏加护病房。当时他身体很弱,喘得很厉害,因为二氧化炭积聚,神智不太清醒,要用非侵入性呼吸机。第二天探望他,当时因呼吸面罩松了,护士把面罩的布带拉紧,让加压空气不从旁边漏出。突然,父亲喝了一声,大力推开护士和面罩,面露不满和不舒服的表情。一两天后,他离世了。

父亲生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想,若他在清醒时更明白自己的情况,治疗的性质、副作用等,他会选择在生命最后几天用那个令他很不舒服的呼吸机,或是宁愿安祥地在昏睡中离开。

 

目前,香港的公立医院有一套以普通法框架提供预设医疗指示的行政程序,适用于严重病患者病情不可逆转时,医护人员可以透过商讨,让病人明白病情以及治疗的选择,包括拒绝接受特定维持生命的治疗。现时,也有私人执业医生为病人订立预设医疗指示。

 

在现行制度下,推广预设照顾计划和执行预设医疗指示有一定困难。首先,一般市民,包括长者或长期病患者,家属及照顾者对预设医疗指示的理解不深;第二、有些法例对贯彻执行预设医疗指示订立人的意愿是有矛盾的;第三,只依赖非法定安排,无论订立或执行指示的人都觉得保障不足。第四,对选择在居住的地方离世,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碍。

 

有见及此,食物及卫生局刚推出谘询文件,就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居住的地方离世,提出立法和修例的建议,征询市民意见约三个月。

 

政府参考了医院管理局及一些外国国家做法,建议必须年满 18 岁或以上、精神上有能力行事的人士,可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预设医疗指示,主要目的是让人清楚预先表达,当其一旦罹患不可逆转的严重疾病时,会拒绝接受某些维持生命治疗。但要留意的是,病人不能以预设医疗指示来拒绝接受基本护理或维持其舒适所需的病征控制措施。

 

作出预设医疗指示纯粹是自愿性质,亦可以随时修改或撤销,但应慎重考虑和尽快通知家人和医疗人员,作适当的记录。

 

要清除现时预设医疗指示和在居处离世的法例障碍,过程可能是复杂而且需时,因为多条法例都要作出相应的修订,展开公开谘询是踏出重要的一步。

 

我们相信每一个人都应该可以清楚表达当自己生命进入晚期时,接受或拒绝某些特定的医疗程序,可以选择在什么地方接受照顾,而有关决定亦应受到尊重。我们也希望社会、家庭,都可以开放和持续讨论作出这些选择的好处。

 

作为医护人员的一份子,我很希望这次的公众谘询和立法建议,能够进一步确立和维护病人的自主权,让医护人员及病人家属可以依据病人的选择作决定。当有更清晰的法例支援,走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和救护员可以更容易掌握病人的意愿,执行起来亦得到法例保障。若你或你的朋友对立法建议有任何看法,我鼓励大家积极表达意见。

 

让我们一齐努力,令临终病人安祥及有尊严地渡过人生最后的旅程。祝

 

工作顺利

 

TY

2019年9月21日

21/09/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温

CATCHUP
07 - 09
2019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用真心和耐心 体会真正爱香港的人

亲爱的达安辉教授:

不经不觉,您已经离开了我们刚好两年。最近我不时在想,如果您今天仍然在世该会多好,凭您的过人智慧和閲历无数的人生经验,说不定您会开出一条绝世良方,去拯救我们眼前这个病入膏肓的病人--香港。 

生逢战乱的您,从小就经历动荡,或会觉得香港今天的情况似曾相识。是的,经过半个世纪,香港又再出现了严重的社会动荡和分裂。有人说,今天的情况对比六七暴动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我相信今次事件的牵连比当年更广,造成的社会伤口更深、更难愈合。 

“How will this end?” — 这是你以前常读的周刋《经济学人》上星期的封面标题。毫无疑问,七百多万香港人都想知道答案,结局如何其实取决于各方能否展现出所未见的大智慧。当下,吉凶只是一念之间。 

从小耶稣会神父培养了我一个习惯: 每逢碰到难题,都会翻开圣经,静心领悟天主的啓示。最近我又再次重温了《列王纪》中的一个故事,就是那个有两位妇人声称是同一个婴孩的母亲,在所罗门王面前争夺儿子的圣经故事。 

这个故事,相信很多人在小学时已经听过读过,但我每一次翻閲,都会从所罗门王的睿智中得到多一点启发。我年少时就想,当所罗门王命令士兵要将婴孩劈开两半,让两个妇人各分一半时,婴孩的生母当然会如经文所描述,伤心欲絶,为保婴孩性命而放弃争夺,恳求所罗门王不要下手。但如果假扮母亲的妇人也七情上面,与生母有着同样的表现和要求,那所罗门王又能如何判断?那时的我不禁想,所罗门王必然无法如圣经所记载,分辨出真假母亲而判定孩子谁属。 

当了医生后,在医院多接触母亲和婴孩,也多留意她们的互动,我却有另一重体会: 我相信,即使所罗门王一时间分辨不了谁在说谎,但只要他肯多花些时间,他总会辨别得到,因为真正的母爱,不是靠口说,不是靠眼泪,不是靠喝斥,更不可能利用体罚甚至暴力来展现;真正的母爱,应该是坚定的、恒久的、无条件的,和愿意为儿女牺牲。 

今天的香港,无论属于什么立场,身穿什么颜色,大家都常挂着类似「我爱香港」、「守护我城」、“Stand with Hong Kong” 的口号。一时之间,大家都像变成了所罗门王面前那两个争夺孩子的妇人,与圣经故事不同的,是大家还未等及所罗门王下剑,就已经七手八脚争夺那个奄奄一息的小孩,那小孩被万人拉扯,无异于接受「五马分尸」的极刑! 

我这个比喻可能会有人觉得夸张,然而目下所见,当前的香港实实在在是被不同的力量在大力拉扯,而絶大部分无权无势但全心全意爱护这个家的香港人,却只能在旁乾着急,连恳求所罗门王的机会都没有。 

老实说,我对前景非常忧虑,亦不乐观。社会上纵然有强烈的声音,衷心祈求这个疯狂的状况能够停止,但当下的斗争还是像一辆无人驾驶的高速列车般失控!  冲突之间,各方不单止没有尝试煞停,反之却由得暴力升级,斗争加剧。这不禁令我怀疑,大家是真心想收拾眼前的乱局,还是想出现所谓「粉身碎骨」或是「揽炒」的结局?  一些人口中的「我爱香港」,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达爷,两周后新学年又来临了,我们仍然会要求每一位医科生在上学第一天一起诵读希克波拉底誓词(Hippocratic Oath),有人或许会认为我们「行礼如仪」,但我一定会秉持您的想法,确保医学生先明白医学专业的原则和使命,并誓言一生持守,否则他朝不可能成为一个称职的仁医。 

誓词的第一诫条--“First, do no harm”,「先勿伤害」--除了适用于医生,也应该为社会上各人所鉴。可惜,今天要别人认同我们这诫条,让香港不再受到伤害,或会被视为不合时宜,这真的令人非常沮丧。尽管我知道扭转眼前状况的机会日趋微弱,但我认为我们还是要怀抱希望,因为我仍然相信圣经的教诲: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达爷,您的英文圣名是David,取名于所罗门王父亲大卫王;以智者之父为名,想必您也终生追求智慧吧!您在生时一直以智慧引领我们的学生、同事,甚至决策者。今天,虽然流行「无大台」,推崇连登仔女和Telegram的集体智慧,让我祈求您在天之灵,带给当权者及每一位香港人大智慧,一同寻找回家的路,重建我们的家。不论是示威者或警务人员,愿您保守伤者,保守医护,保守香港。 

永远怀念您的

Gabriel

2019年8月17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17/08/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