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张凤萍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30/05/2020

香港大律师公会副主席叶巧琦——港区国安法或挑战香港法治

*标题由编辑所加

 老朋友:

 多年不见,生活可好?

 

「港区国安法」的具体条文还未公布,但是我身边的朋友只有两种反应:觉得忧虑和疑惑。疑惑的朋友,会对全国人大决定的文本提出一系列疑问:

 

首先,既然《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应该「自行立法」禁止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行为,为何人大选择绕过第23条而引用第18条,直接为香港立法呢?又为何采取「在当地公布实施」这种非常手段而不是正常的本地立法程序呢?

 

另一个关注是,《基本法》附件三是关于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可是「港区国安法」仅仅适用于香港这一地区又算不算是「全国性法律」呢?

 

还有本港法院的角色。本港法院可否根据《基本法》第158条的权力,对透过第18条和附件三公布在本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作出解释?如是,可能会违反第1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这一规定。即使本港法院可对港区国安法进行解释,会否因人大常委不同意或不符其意愿而引致释法?「决定」第三条亦指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应当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这会否暗示司法机关要「配合」行政机关,亦是另一个疑问。

 

另外,「决定」第四条提出中央机关将「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那会是个什么机构、会否有执法权力呢?它会否受本地法律约束、有无可能违反《基本法》第22条呢?

 

有意见认为,外籍法官不应审理同国安法相关的案件。这令人大惑不解。法官判案,都是按照事实及法律,跟国藉无关。香港终审法院有15名非常任法官来自其他普通法管辖区,如果这些外藉法官不能审理国安法案件,会否对香港赖以成功的司法独立造成极大的破坏呢?

 

再者,《基本法》第39条保障《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香港实施,但「决定」没有提及港区国安法将如何符合公约。例如公约第15条保障刑事罪行没有追溯力,但人大常委制定的国安法会否凌驾第15条,从而利用国安法秋后算帐呢?近日亦有人指出,即使是公约下的权利,亦受制于「国家安全」这一考虑。可是,我们不要忘记,终审法院在多宗案例说明,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措施必须符合「相称性」验证标准(proportionality test)—— 即该措施必须追求一个合法目的、必须和该目的有合理关连、不得超越为达到该目的所需的程度,而且最终该措施的社会利益与被侵犯的个人权利必须取得合理平衡。

 

老朋友,我一口气讲了太多疑问,其实还未点题,近日有朋友正考虑要移民,是因为大家都知道香港可能变天。港区国安法将急速通过,即使激烈的辩论一番后,最终人大还是可以利用「释法」这尚方宝剑。须知国内政治凌驾法律,法律只是配合行政的工具,而且众所周知,国内对「国家安全」的问题采取十分寛松及广泛的定义,可涉及经济、网络、甚至学校、学术团体、宗教等等。

 

我儿子及他最亲厚的人热衷时事及政治科学研究,我丈夫是一个专责刑事的律师,他常常义助有需要人士打官司。在现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下,我挚爱的家人,还可以在相对低的风险下,争取人权自由,但我都会忧虑,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我至爱的家人,特别是我丈夫,会不会像国内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一样,坐几年牢后,还要受监视,同家人分开,几经争取才可回家。我和丈夫有幸在健全法治制度下的香港成长,我们受法治同公平制度的保障,得以自由、自主发展,亦以这理念教导我们下一代。年青的一代原本相信这法治制度可以保障他们的人权自由,现在他们亲眼目睹港区国安法可能会无情地挑战他们曾十分尊重的法治,甚至怀疑能否继续保卫最基本的人权,更甚是可能要告别他们成长的家园,香港的下一代何去何从呢?

 

老朋友,我们很久没见面,听说你现在是移民顾问,下星期有空一聚吗?

 

Anita

2020年5月30日

30/05/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3 - 05
2020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理工大学常务及学务副校长卫炳江——香港具备发展科技产业的优厚条件

主持人:张凤萍

*标题由编辑所加

展同:

世界正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大流行,英国近一两个星期新增了很多确诊个案,连查理斯王子也确诊,你一个人在英国一切要小心。其实早在1918年,地球上也发生过西班牙型流感大流行。当时疫情造成全世界5亿人感染,估计死亡人数有1700万到5000万。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科技已经大大进步。全球的科学家都正在努力硏究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硏发疫苗,和快速测试药剂 ,帮助人类对抗病毒,减低疫情。而不少科硏工作,都是在各大学里进行。

就像我工作的香港理工大学,我们的科研团队包括教授,技术人员、测试员都尽力对抗疫情。当医管局医疗用面罩出现短缺,理大的团队于六天内用3D列印技术设计了一个新的医疗用面罩。之后更联络厂商在香港大量生产,解决了医疗用面罩供应的问题。

另外,理大一直有在应对大型流行病进行研究,理大的教授与香港大学的医学专家,经过长达5年的合作,硏发出一个全球首创,可于一小时内同时测试出30多种呼吸道疾病的快速诊断系统。这个系统已经准备大量生产,希望在短时间内可以加入抗疫前线。

科研的确可以改变世界,帮助我们战胜疾病。但是研究本身是一条艰辛而漫长的道路,有时候真可谓十年磨一剑。研发过程上,我们经常遇到不同挑战及困难。除了研究项目本身的复杂程度和困难,我们亦会遇到一些外在条件的限制,例如研发资金和科研人才不足。众所周知,香港过去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不多,只占全港生产总值的百分之0.8,远低于邻近地区和国家的百分之2至4。 香港的研究经费主要来自政府,而来自商业企业资金向来不多。在人才方面,有限的大学教学职位,加上没有大型科学项目,导致博士毕业生缺乏出路、就业前境,所以很少香港本地年轻人愿意投身科研工作。

不过,我们已经见到曙光,香港政府近年越来越重视科研,答允将会在五年内将研发投入,增加到生产总值 的百分之1.5。加上中国内地向香港学术界开放了大型中国国家项目,而且香港政府也推行了不少鼓励私人企业科研投资的政策,例如配对资金,税务优惠等,这些政策有助于香港科研发展和人才培养。

研究工作固然艰辛,但要将科研的成果转化为实际应用,是另条一条漫长和荆棘满途的路。很多初期前景无限的高新技术,都经不起市场的严苛考验,铩羽而归。但是香港有着优厚的条件成为一个科技产业的创新和创业中心。将大学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为做福人类的产品或者应用,香港拥有许多世界一流的大学,在科研上有优势。高科技产业的特色是三高,高投资,高风险,高回报。香港是全球三大全球金融中心之一,资金筹集不是个问题。要有高回报,当然要有市场,在全球化,加上中国十四亿人口的庞大的市场,市场也不是问题。加上内地的强大工业制造能力,香港要成为地区甚至世界的科研中心,可谓万事俱备。但各个因素互动,而且环环相扣。要成功在香港建立一个稳定,可持续的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政府,业界,和大学各方仍须努力。

今次的疫情,暴露了现今世界的公共卫生、防疫、治疗等各个环节上的弱点。提供了大量的科研问题和创新创业的机遇。例如发展可多次使用的医疗防护装备、公共空间的消毒防菌防病毒方法、一种能够免疫于一整个病毒家族的疫苗、可以在短至几分钟之内便能够准确化验出患者呼吸道疾病原因的检测系统、或者能够在短时间内开发疫苗和治疗药物的方法。可以开发的各种新的防疫抗疫方法,真是多不胜数。

其实,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只是人类与微生物斗争的悠久历史中的一场战役。气候变化会带来更多流行疾病的威胁,因为只要平均温度有摄氏一两度的变化,就会破坏自然界中微妙的生物平衡。现在该是人类将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捍卫公共健康的时候了!

展同,每一个困难背后都隐藏着更大的机遇。所以我们要乐观,努力学习和工作,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最后,小心保重身体!想一想你喜欢做的事,然后努力向着这个目标进发。年轻的你,前途无限!

最后记得保重身体。

爸爸

2020年3月28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8/03/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