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张凤萍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4/07/2021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编题由编辑所加

 

表哥:

 

因为疫情关系,你原来回港探亲的计划恐怕又要延期了。

 

我去年参与了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多接触劏房租户恶劣的居住环境,同时也勾起了我们儿时住在板间房的回忆。你们住的骑楼房有窗较通爽,我们的中间房夏天就闷热得不得了。还记得偶然我们一同留宿外婆家,睡在舅父只有2呎多高的阁仔,晚上给老鼠踏在肚皮上的感觉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幸运地,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的生活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你移民外国住了花园大屋,我在香港也有一个不错的居所;只是香港近年的楼价实在贵得惊人,不到200呎的所谓纳米楼也叫价4、5百万,实在不是普通家庭能够负担。因此很多家庭也别无选择,需要入住劏房。根据政府2020年的调查,香港现时大约有十万个家庭共二十二万人住在劏房,人均面积只有不到70平方呎,但一半租户需要支付每月多于4800元的租金,这不但等于豪宅呎租,也占了劏房租户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家庭收入;百分之二十劏房户更需要共用洗手间,百分之四的住户竟连窗户都没有。

 

这些统计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很多劏房住户的恶劣居住环境。劏房工作小组去年为委员安排了多次探访,让委员多了解劏房户居住的实况,有几处探访印象特别深刻。其中一户三口之家住在一间大约100平方呎,在大厦平台潜建的劏房。房间没有可打开的窗户,唯一的新鲜空气只有透过头顶一只不到两呎直径的天窗;但天窗下雨时会漏水需要关上,台风时更不可打开;因此像大部分劏房一样,需要整天长开冷气,加上劏房没有独立水电表,业主或房东收取的水电费比电力公司的收费再高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开支对劏房户来讲更是百上加斤。劏房狭窄的空间也令住户的杂物容易堆积,加上不合规的改装,增加了火灾的风险。由于劏房需要增加厕所的数目,改建符合法例要求的排污有一定难度,不合规的排污喉的铺设,也会增加了劏房环境卫生的风险。

 

很高兴政府最后也接受工作小组大部分的建议,正在修改法例,除限制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得高于普通私人住宅的加幅,及禁止多收水电费,更规定劏房需要使用标准租约以保障租户及房东的权益,现有租户也拥有一次续租的权利;这对劏房租户,特别是弱势社群,确实是增加了多一点保障。政府也承诺在法例通过后,资助建立资讯平台,增加劏房资讯流通的效率,改善租赁交易的成本,同时也提供谘询服务,帮助租户及业主,维护他们各自的权益。政府同时更通过关爱基金,向公屋轮候册等候超过三年的家庭,提供短期的租金援助,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租务管制固然可以加强对租户的保护,但也只是治标的措施,治本办法固然是要长远解决高楼价及公屋短缺的问题,但政府仍需要进一步积极研究更多的短期方案,以弥补租务管制的不足。例如为劏房订立起始市值租金,免得房东或业主先大幅加租以绕过租管,如果政府认为现在技术上不成熟,两三年后应有足够的数据订立市值租金。另外,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根据政府最新数字,获分配公屋的家庭,超过一半已经等候了超过六年,可以想像,年青单身申请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他们需要长时间支付高于公屋租金数倍的租金,租住环境差很多的劏房,实在对他们极不公平;政府也应该考虑将关爱基金的租金津贴,扩展到有资格但未有申请公屋的家庭,包括非长者单身人士,以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香港政府多番强调解决住屋问题是他们政策的重中之重,真希望政府能再多点努力,帮助居住于环境恶劣的家庭,使他们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表弟

毅明

2021年7月24日

24/07/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5 - 07
2021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严重弱智人士家长协会发言人李芝融——照顾者的压力 寻求同路人支援

主持人:张凤萍

*标题由编辑所加

亲爱的家长:

 你我未必认识,也未必有相同的遭遇。但当看到葵涌邨智障青年被杀的案件,提醒我们关顾照顾者的压力,希望以下这些经历与感受,可以为你带来一点力量面对未来!

我称她做殿下的女儿,李彦汶,是个缺乏安全感、极度严重智障的孩子,不能以口语表达,也不能自由活动,只可以靠少量声音与表情来与我沟通。想当日,殿下的产前检查并无异常,出生后却确诊为罕见病患者,期望与结果的落差令我作为爸爸都不禁问:为何是我?

殿下两岁前都只能声嘶力竭的哭叫、频密的出入医院,加上与前妻分开及面对经济困难,多重压力下我也曾有放弃的念头。回想她初初入读小学开始住宿舍,虽然我的照顾压力减轻,但殿下却难以适应,每每从家里回到宿舍,她便通宵哭喊。作为照顾者,为免女儿以为被抛下,所以放工后会去探望。这种压力转化成为我加入家长会的动力,帮助有类似经历的家长。

担任主席后,花了很多时间学习政策及服务状况,也陆续收到家长查询福利及服务事宜。你的孩子多大了?学龄阶段的孩子在现时政策下可谓是幸福的一群,社会支援的资源也最多。但看着孩子逐渐长大,你会否也曾担心他的未来?

 社会福利署资助的成人院舍服务,必须在子女满15岁后,并乎合4个条件才能开始轮候,但你要有心理准备面对这段漫长的轮候过程。社署今年的数据告诉我们,你需要预留起码68个月来轮候护理院舍,假设要轮候给予严重智障人士的宿舍,更起码要守候160个月。等待期间,有些家长会用日间服务、家居服务或暂宿服务来支撑,有些家长会选择自己24小时照顾孩子。现在说来好像云淡风轻,但实际上,不少家长在子女15岁,接受成人服务评估之时,已进入紧张状态,身心压力一直处于高水平,记得接过的家长来电中,约二十人是关于照顾压力,大部份出现失眠、胃痛、头痛、情绪低落、食欲不振等情况。如果你也有以上状况或持续出现负面想法时,找你的服务单位或信任的人倾诉吧。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现时每个服务衔接阶段都没有适应期,当子女要突然转换环境。家长也不一定可以到获派的服务单位参观,实地了解环境及日常生活状况,结果有些子女因为环境突变无法适应,出现厌食、自我伤害等行为,曾有子女因此需要转介到精神科服用药物压制,甚至需使用约束物。即便子女无法适应新环境,但基于现行机制没有「旋转门」,家长也不能回到旧服务单位再次等候。加上各区服务严重不足,非办公时间有突发需要往往都是求助无门,社署的24小时热线通常直达留言信箱,而且回覆率低。

 坦白说,如果子女能留在身边,家长又怎会想让他们住到院舍?但这关乎到更完整的照顾者支援配套。家长会这数年曾提出过不少建议,政府亦有回应诉求,推出过「严重残疾人士家居照顾服务」、学龄阶段的成人服务冻结机制等等。但为了长远及更完善地处理智障人士的需要,家长会一直建议成立「残疾人士事务委员会」,持久跟进残疾社群问题,建立一个包含服务、福利等等的完整政策制度。重推「长远社会福利规划」,预视未来社福需求,尽早预留资源及培养人材;制订「照顾者政策」,让照顾者安心及持续地照顾家人。

 我们亦一直建议政府按各区残疾人口需要,提供相应比例的日间、家居、暂宿及院舍服务名额,务求尽量原区生活;加强「家长组织」于政府的角色与支援,让政策与服务制订更贴地;设立「侍终假」,让家人能在至亲离世前有些时间专心陪伴;设立第三层「伤残津贴」,支援极高护理需要的残疾人士;改善「照顾者津贴」申请门槛,让所有照顾者真正受惠等,可惜暂时未见寸进。

 关顾家长和特殊需要孩子这些年,更明白家长发声的力量,就像康桥之家和美林邨的事件,都是靠家长发声才得到社会广泛关注。希望这些期望、这些诉求能够有实现的一天,让往后的家长不用再经历相同的问题。

 各位家长,不论面对什么事情,都不要觉得只有你一个人面对,有很多同路人愿意陪着你走,只要你愿意讲,便会有人愿意聆听!

 李芝融
 2020年9月12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12/09/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