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陈颢之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6/08/2022

MWYO营运总监叶维昌——香港青年的精神健康素养有待加强

*标题由编辑所加 

各位刚毕业的年轻人: 

你们好!大学联招即将在下周放榜,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心情如何。还记得当年自己放榜的时候,要面对下一个旅程,心里总是既期待又担心。回顾六年的中学生涯,即使学业的压力很大,但总会有一些令你感到快乐的回忆。 

很多人都说香港的年轻人不快乐,特别是近几年,年轻人的无力感增加,不论是学业、生活或工作上都有不同的压力。到底世界上有没有一项快乐的方程式呢?根据联合国最新公布的《全球快乐报告2022》中,香港在全球146个国家及城市当中排行81。这个排名是根据六项因素而定,包括人均GDP、预期健康寿命、人生抉择自由、社会支援、慷慨程度及对贪腐的认知,以此衡量国家人民的快乐指数,从而协助及引导国家的公共政策。曾几何时,不丹被喻为全球最快乐的国家,2005年不丹政府提出的「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这种模式注重物质和精神的平衡发展,将环境和传统文化的保护置于经济发展上,衡量发展的标准。但是快乐的背后,不丹近年也面对不同的社会问题,例如青年缺乏就业机会导致失业率高企、青年的心理健康问题、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了樽颈及难民问题等等。联合国希望以快乐指数来提醒大家要如何享受人生的整体价值,实际上「快乐」是很难以硬指标来衡量。 

回到香港,两星期前我参加了一个大学生的分享会,其中一个题目令到在场的成年人特别印象深刻。他们谈论到「香港的年轻人对未来的希望」,现场不少的大人举手表示对未来充满希望。然而,从大学生访问的十位年轻人当中,没有一位对未来感到有希望。这代表什么?年轻人未能从社会中得到安全感,他们对三业三政的前景感到彷徨无助。同时,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使青年的身心健康面临严峻的挑战。如果社会没有适当的政策去协助年轻人走出困境,我们怎么留住这群年轻人才继续在香港发展呢? 

我知道你们刚刚毕业,或许会到前路感到迷惘,新一届政府管治班子刚刚上场,他们表示特别重视和关注青年政策,新成立的民政及青年事务局更加会于年底前制订青年发展蓝图。面对像你们的年轻新一代的无力感,我们更加需要关心青年的身心健康发展。早前,MWYO青年办公室发表《香港青年发展蓝图》中发现,青年在成长过程中都有多方面的担忧,例如教育上会担心停课会导致学业成绩倒退;在工作上会忧虑毕业后因市道低迷而未能找到合适工作;在生活上会见到身边很多朋友或同事移民而对前景悲观,加上社交媒体、家庭、朋辈和伴侣关系等都有机会为青年造成更多的精神压力和烦恼。 

要促进青年身心健康发展,归根究底仍要从他们的压力来源着手,塑造一个愉快正面的成长环境。其中学业是青年大部分时间面对的问题,现时的教育体制和社会气氛令他们感到学术成绩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或主要指标。教育局除了应从根源上检视教育制度的问题,同时应联同教育界致力为年轻人营造愉快的学习环境,鼓励正面多元的校园文化,例如在全人发展的框架下如何给予学生不同机会获得成功和被肯定的经验。至于在就业方面,近年不少青年选择成为斜杠族,但他们普遍却缺乏工作和劳工保障问题。现时「弹性就业者」没有明确的定义,因此希望政府及早了解雇主及弹性就业者的想法和需要,讨论完善现行法例的可能性,从而保障他们的劳工权益,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就业选择。 

此外,MWYO的研究发现香港青年的精神健康素养亦有待加强,你们也有面对精神健康的问题吗?现时还有很多年轻人未能及时识别精神健康问题,对相关疾病、自我调节方法,或如何寻找专业帮助等都没有足够的认知。在学校缺乏整全的情绪教育下,年轻人都不懂如何面对和处理情绪问题。长此下去,有机会造成影响日常的事业发展和人际关系,导致精神问题恶化。为确保学校有效推广生命教育及情绪与抗逆力教育,教育局应定期进行评估,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教学情况,巩固青年正面性格。在推动实验式学习活动纾缓学生的压力,例如静观、冥想工作坊,增强学生的心理健康及专注力,了解自己的情绪,从而可以及早发现自身的情绪健康问题。

快乐,其实不是单以成绩的高低、职业的好坏,或是财富的多少来衡量。要感受快乐,当中也包括与家人及朋友互相扶持和关心、对生活的体验、对世界的好奇和认知,每个小细节都可以组成一套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快乐因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快乐方程式,当你跳出自己固有的框架,用心去感受眼前的生活,你便可以在不同的层面当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无论放榜的结果如何,我也祝愿你们在不可能中发掘更多可能性,继续有勇气推开世界的门,放眼未来。 

叶维昌
2022年8月6日

06/08/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6 - 08
2022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浸大环境及公共卫生管理理学硕士课程主任钟姗姗——「走塑」与环保之反思

主持人:陈颢之

*标题由编辑所加

海咏:


已经开学了,大学一年级的学习环境你习惯吗? 我知道你是想修读环境科学,那你有没有计算过,每天会接触到或使用到多少件含塑胶的产品?  由每天把我们准时叫醒的闹钟,到乘坐交通工具的必需品八达通卡; 由大学饭堂的水杯,到自己在家吃饭用的筷子; 由天晴天雨都可以用的雨伞, 到阳光海滩的絶配沙滩椅……这些产品全部由塑胶制成;塑胶产品在日常生活中,真是无处不在。


在不知不觉中,塑胶已成为现代人的必需品;但同时, 我们也意识到事事塑胶带来的害处。当中最为人知悉的就是它难以分解;因它难以分解,所以为害百年,又因它难以分解,所以流入自然环境的塑胶产品会被海陆动物误吞, 阻塞肠道而死亡, 塑胶垃圾又或最终分裂成为微塑胶,进入自然界甚至人类的食物链。 更甚者,(这点就连小孩子也懂的),就是如果以焚化处理塑胶垃圾,就会释出世纪剧毒二恶英!


虽然不少香港市民都认为塑胶「十恶不赦」,但是还是天天在用,天天在弃置,原因纵使五花八门,但我最常听见的是以下数个:


一般市民会说:「保护环境是政府的责任,政府无为,我亦无须为」或「政府无禁,就算我唔用,其它人也会用,不也于事无补?」


餐饮业界会说:「我们的利润好低,又要顾及卫生,在不增加清洁消毒人手之下,只好用完即弃,如果有成本同样相宜,防水效果又相当的非塑胶一次性餐具,我们一定使用! 」


千呼万唤, 管制即弃胶餐具的计划终于出台, 政府最快在2025年分阶段要求香港的食肆禁用即弃胶餐具,但可使用替代品,不过那些才是合法的替代品则并没有在相关的谘询文件中说明。如此一来,公众和餐饮业界也松了口气,不过,我却垂头丧气,何解?


餐饮业界可以松一口气是因为它们仍可继续不需要额外聘用清洗消毒餐具的人手,又因为其它行家也必需转用成本较高的即弃代替品,所以这个转变不会令到某一家的生意流到另一家,而非塑胶即弃代替品的额外成本,亦可以合法合理地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消费者可以松一口气是因为他们只要愿意付额外费用,就可以有几方便得几方便的随地买, 随时吃喝, 随时弃置, 情况就如5毫子的胶袋收费一样,慢慢地,大家都会习惯和接受外卖是要多付几块来购买用一次就抛弃的非塑胶即弃餐具。


如此这般,消费者和餐饮业界也可不用改变任可现时的做法下,用得环保,弃得安心,因为到时,他们直接或间接抛弃的再不是邪恶的塑胶。


然而,我只能垂头丧气,因为这计划是「管错餐具禁错胶」。何解? 计划只针对餐饮场所使用塑胶即弃餐具的种种不是,并容许以环保即弃餐具作替代,当中就有三个衍生的问题。其一、世上真的有即弃餐具是环境友善的吗? 难道用竹纤维及甘蔗渣制成的一次性废弃饭盒就不需动用地球资源来运输和堆填?这些所谓环保的即弃饭盒,到底如何能够解决香港「垃圾围城」的问题 ?  其二、在回收基金过去数年的努力下,香港本土传统塑胶的回收再造能力已慢慢形成,禁止使用传统塑胶制成的即弃餐具虽然能够从源头减少传统塑胶即弃餐具废物的产生量,但同也限制了传统塑胶回收再生做行业的发展,将来若果有所谓可降解塑胶的大量出现,传统塑胶回收再生做行业必定会受到很大的窒碍,因为传统塑胶如与可降解塑胶一起循环再造的话,便会大大减低制成品的性能和价值。其三,一次性塑胶餐具是否还可以很便宜地在零售层面购得? 如果可以,单单是食肆经营者不可以用,既不公平也有违管制的原意。


其实无论是垃圾围城还是微塑胶入侵海洋,根本原因是在于人类一用即弃和贪方便这两个根深柢固的坏习性,所以邪恶的不是塑胶,而是人类的坏习性。诿过于胶,就是不承认责任其实在使用塑胶的人,因此任何有效的规管,必须要能够把人类这两个坏习性彻底改变或令其无发挥的余地,否则只是自欺欺人。


姑姐

2021年9月11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11/09/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