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张凤萍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6/11/2022

港大医学院院长刘泽星教授——学生为本 培育明日仁医

Carmen 你好。

许久没见面了,你和家人在英国生活顺利如意吗?

你还记得当年我和你分享老师为我披上白袍那天的情景吗?经过许多年之后,我现在成为了港大医学院的院长。今年,我以院长的身分,和医学院的老师在白袍礼上为新入学的几百名新鲜人披上白袍,一同宣读《日内瓦宣言》。《日内瓦宣言》象征了医者对患者的坚定承诺。宣言开首是这样的:「作为医疗专业的一员,我郑重承诺将献身为人类服务,病人的健康和福祉将是我的首要考虑,我会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

回想当年披上白袍后,我不期然感受到一个郑重的承诺、一份厚重的责任。我承诺自己在学医的过程里以坚毅虚心向学的精神追求学问,精益求精;我和所有同学一样,肩上的责任,是凭借同理心、平等观念和卓越的知识对待每一位病患、对社会的承担。今天仍不变。

疫情前,我们两家人总能抽空见见面,谈天说地;乐也融融。你的儿子Tony 学业成绩一向优秀,依稀记得他想回港修读医科,我既是他的长辈又有可能成为他学医路上的前辈,今次十分乐意分享一下我们医学院的发展,以及如何成为一位德才兼备的仁医。

身为医者,我们一直寻求学问,努力学习专业知识,精进自己,服务病患。我行医已经好一段日子,但每一次见病人,尤其已留医一段日子的病人,看见他们不断克服漫长治疗上的艰辛和痛楚,而他们身边的照顾者能够持之以恒、不离不弃地细心照顾病患,看着病患与照顾者之间,是什么原因让照顾者充满爱和同理心的呢?八年前,我负责的其中一位病患,他身上不同的器官也有血栓塞的问题,尤其是皮肤及肠道的血栓塞,引起细胞组织坏死,需要进行多次手术来修复肠道。身为主诊医生的我也知道这病暂时没有方法根治,对他的病况也不全面了解。十六个月后,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这十六个月的诊治期间,他的太太一直守候在旁,无一日间断,二人真是鹣鲽情深。令我深深感受到爱的力量,我总是会想:病患和照顾者,真是医生的老师;重视「人」的价值,就是医护专业的根本。 

不过,要成为一名德才兼备的医生,单靠仁爱和同理心并不足够。我们也需要与时并进,掌握新科技,并应用到临床治疗上。 

港大医学院刚获得2023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学科排名第13位,较去年的第20位提升了7位,连续两年刷新纪录。作为世界顶尖的医学院之一,面对疫情三年以来各种前所未见的变化和挑战,我和各位老师正努力地改革课程,务求让同学能适应日新月异的世界,尤其在临床学习方面。 

好像今年正式引入教学课程的便携式超声波扫描器,可以让同学在家或在宿舍里练习,或在病房内替病人诊断,克服因疫情而造成的学习障碍。 

另外,外科学系与港大计算机科学系携手研发了一个chatbot mobile app——同事搜罗了不同的临床病例,让医学生向虚拟病人练习问症及诊断。护理学院又引入婴儿及儿童模拟病人、沉浸式VR 虚拟实境等创新仪器,让学护得到更真实照顾病人、处理不同病例的学习机会。这些创新的课程改革,有赖医学院各同事无私的投入。我衷心感谢他们的付出,为医学院创造骄人的成就。 

Carmen,在你和Tony 讨论修读医科的时候,你亦要向他分析医科学习不太轻松的一面——我们有时会为学习进度不理想而苦恼,会为忽略了家人好友而失望内疚;更甚的可能会引起情绪问题;医生也是普通人,情绪高低起伏都是人之常情,心理和身体一样,倘若出现了问题,就应该及早处理。 

有见及此,我们医学院设立了由专业人士组成的辅导团队,如有需要,更会将个案转介。另外,我们还设有「同行者」计划,培训学生为同学仔作情绪支援,全方位推广身心健康。学医路上的每一位学生并不孤单,因为,有我们与他们并肩同行。  

面对变化多端的病情、来自不同背景的病人,医生也需要扩阔视野,多认识医学以外的世界。谈到这里,我也想分享一下港大医学院一个名为「增润学年」的计划,这计划是在2016/17学年率先推行的。学生的好评为我和其他老师增添了无比的动力。今年,第一批经历「增润学年」的医科生已披上毕业袍,其中约三分之一取得增插学位,甚至修读其他学科如会计、艺术、历史及哲学等,正好体现了设立「增润年」的目的,就是让学生涉猎其他学科知识,并透过交流和服务,接触不同国家与地区的人,从而扩阔眼界、提升沟通技巧及同理心,为同学日后照顾来自不同背景的病人做好准备。 

香港和不少大城市一样,面对人口老化而引起了不少医疗问题及挑战。Tony在英国成长及读书,已拥有一定的国际视野。如果决定来香港修读医科,为香港人服务,将来不妨考虑投入本地的基层医疗服务,透过了解本地的医疗,以「一人一医生」的家庭医生系统为基础来了解妈妈成长的地方——简单而言,即是让一家人从小开始,和家庭医生一起成长。从小建立的医护关系,能让医生与病者及家人建立充分的了解和信任。以接种疫苗为例,如果一开始便由家庭医生向家庭成员解说,那么家长对接种疫苗的疑问和担心便能早点解决;同时又能减轻依赖专科医疗的负担。长远而言,也可能减轻并发症及慢性病的发生——说不定,日后你和儿子有更多的话题呢。 

若Tony考进医学院,一定要牢记自己当天穿上白袍时立下的誓言,无论他将来的专业是成为临床专科医生,抑或从事学术研究,请记得我们学医的初衷,就是以同理心和专业操守服务市民。行医是一项终生志业,我们需要先照顾好自己的身心,才有体力和精神妥善照顾病人。将来,他在繁忙的工作日程中要有休息的时间,同时不忘持续进修,与时并进;常保谦逊的态度,因为,病人也是我们的老师。  

祝你们生活愉快! 

 

泽星上

2022 年11月26日

26/11/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9 - 11
2022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政府专家顾问、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回顾与展望应对新冠肺炎之法

主持人:张凤萍

*标题由编辑所加

飞鹏你好:

自从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我们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相信您和您的家人在加拿大都已经接种第三剂疫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接种了足够疫苗,相信新冠肺炎将可以在2022 年转化为类似流感的疾病, 由于香港基本上已经 7 个月没有 本地传播病例,我想同你回顾一下从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中可以学到的功课,可以用来对抗将来会发生的传染病大流行。

还记得我们在观塘联合医院工作的时候,虽然资源和设备不足,我们经常想尽一切办法去超越过于刻板的指引,给病人最好的照顾,我们都认为指引和教条不应该成为治病或者防控疫症的障碍。今次不少国际权威最初所作的防控建议后来被证明是强差人意的,因为全球所有专家在开始时对新冠肺炎与公众一样缺乏认知。例如他们最初反对全民戴口罩的建议、对空气传播和通风系统要求的怀疑、严格边境控制的必要性,教条式地依次使用抑制或缓解防疫措施,及不同意将隔离期延长的要求等等,事后都被证明是不明智的。在面对新问题时,尽管最初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我们仍然应该考虑挑战传统方法和教条,采取创新和针对性的措施,这样才可以领先流行病三步,防患于未然 。

另外有些表面看似合乎逻辑的措施可能会产生完全相反的影响。例如「确诊病例应该居家休息,病情恶化时去医院」是许多西方国家采取的政策。我们的做法恰恰相反,每个疑似病例都需要住院隔离,直到重复检测呈阴性或持续低病毒载量,然后才可让他们离开。最后证明我们这种以医院隔离为基础的方法反而使社区传播病例大大减少,令我们的医疗系统不致于瘫痪,更可减低个人防护装备的使用量。

我们也需要承认我们无法准确地预测未来,正如复必泰和莫德纳无法预测罕见的接种疫苗后引致的心肌炎。科兴无法预测疫苗病毒在细胞培养过程中会产生两个刺突蛋白的基因缺失。阿斯利康也无法预测接种其腺病毒载体疫苗后,会发生致命的脑静脉血栓并发症。这些意想不到的改变或非常罕见的副作用必须迅速和平衡地向公众披露,以免产生错误的印象。香港老年人疫苗接种率低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开初没有同时公报老年人每日中风和心脏病而死亡的人数。

如果我们要为未来的大流行做准备,就需要对新病毒进行更广泛和持续的动物监测,监测其进化并评估其跳进人类的风险,从而了解病毒起源的动物宿主。我们必须支持对快速多重检测或无偏见基因测序作诊断的研究;开发广谱抗病毒药物;生产可重复使用、自我消毒的过滤口罩、护目镜、手套和防护衣,作为提供每个市民的环保防疫包。虽然我们两年前就已经做好喷鼻疫苗种子,但是由于香港没有疫苗生产能力,也没有足够的投资,所以进展非常缓慢。除了开发安全有效的疫苗平台外,我们必须修改和制定所有学校、餐馆、会议厅或娱乐设施的通风要求,以减少空气传播。我们追踪接触者的技术非常落后,需要彻底改革。

赢得公众信任是疫情防控的关键。2020 年初的公众恐慌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新冠肺炎是全新疾病。因此,公众向专家寻求意见,但所有专家在开始时对新冠肺炎缺乏认知,以致这些意见往往是极多样甚至矛盾的,尤其是在政治两极分化的背景下,只会导致舆论两极分化,甚至导致针对专家的网络攻击。卫生防护中心应该牵头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尽可能吸纳这些意见领袖,以便他们了解最新的防疫信息和防疫措施的局限,彼此快速学习进步。

飞鹏,你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我工作的地方,尽管玛丽医院拥有世界一流的生物安全第三级实验室,但令人惊讶的是这座拥有 70 年历史的教学医院,却没有一个临床传染病中心,医院的翻新工程被推迟了超过18 年。真的希望我能在退休之前看到一个新建成的现代临床传染病医疗中心。

但最令人沮丧的是,我们的香港科学院缺乏政府的定期资助。我们拥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科学家,例如研究人类遗传学的徐立之教授、产前分子诊断的卢煜明教授、肝移植的范上达教授、化学方面的支志明教授、高效发光材料的任咏华教授等。但香港科学院却要申请短期项目的政府资助,甚至寻求私人捐赠。有时甚至需要得朋友的好心帮忙,才能有一个聚会的地方。如果期望香港成为国际科研中心或大湾区的矽谷,政府必须提供经常资源来支持香港科学院的持续运作和发展。 

回顾香港新发传染病的历史。我们在 1894 年有鼠疫;五、六十年代有流感,当时一般卫生条件很差。但随着医疗和卫生的改善,我们已经忘记了微生物拥有灾难性的威力。从 1997 年开始,我们有禽流感 H5N1,它预示着2013 年的禽流感H7N9。2003 年,香港爆发SARS,预示着 2012 年 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和 2019 年的新冠肺炎。

与全球暖化一样, 新冠肺炎大流行可以被视为是大自然对不断增加的全球人口和人类行为的报复。人类不断破坏野生动物的生态系统,街市卫生环境恶劣,密集城市化和频繁的航空旅行,大大缩短了动物与人之间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亦增加他们接触和互动的频率。因此,除非我们改变这些行为,否则我们可预计会出现更多流行传染病。为了保护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必须保护大自然,不可以再次忽视流行传染病带来的警告。

时光飞逝,你的三个儿女都先后成家立室,这两年更添了五个孙,你们可以弄孙为乐了,期望明年疫情受控后,大家可以再相聚。

 

祝新年健康、快乐。

 

国勇

2022年一月一日

 

(陈飞鹏医生; 于1983年至1985年在基督教联合医院与袁国勇教授一起共事,然后移民到加拿大)

香港电台第一台

01/01/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