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X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3/07/2024

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梁耀彰——香港氢能发展

亲爱的海琪,
希望您一切安好。您已经好几年没有回香港了,最近在英国的生活如何?正如您所知,我的研究仍然专注于环境保护方面,希望可以改善我们的环境,为地球尽一点力。由于全球变暖,世界各地现在更加关注我们如何减缓气候变化。今日我写信给您,想和您分享一些香港近来有关减少碳排放措施的令人兴奋的消息。
香港是一个拥有超过700万人口的繁华大都市。由于人口众多,采取措施减少我们的碳足迹并促进可持续生活很重要的。近年来,香港政府一直在努力实施一系列旨在减少我们对环境影响的措施。与您十年前离开香港时不同,我们现在更加有环保意识。几年前,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香港政府承诺在2050年前,香港会达到碳中和。为实现这一承诺,香港政府推出了许多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措施是推广电动车。近年来,我们街头上的电动车数量显著增加,部分原因要归功于政府的激励和补贴政策,例如一换一转换电动车计划和资助住宅楼宇安装电动车充电器。在您离开香港到英国读书的那一年,香港马路上的电动车只有几千部,根据环境保护署资料,截至2024年05月底,香港电动车数目已达到9万5千100架。相信很快会超过十万架。事实上,香港政府已经定立了一个目标,到了2025年,香港所有私家车将会有30%是电动车。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到2035年,香港不可以售卖燃油私家车,我哋只可以买到新能源的私家车。明年我们住的屋苑,将会安装400多个电动车充电器。因此,我都正在考虑将我们的汽车转换成电动车。
香港减碳排放策略的另一个关键发展是使用氢能源。 上个月,香港政府提出了一个氢能战略的报告,旨在通过使用氢能源作为实现2050年碳中和的其中一个战略措施。 氢能系一种清洁能源,可以用于驱动重型车辆以及港口和建筑工地的设施; 另外氢气也可以取代天然气发电。 还记得小时候您喜欢玩的氢气球吗? 实际上,氢气不仅是地球上一种最轻的气体,而且是一种非常清洁的燃料。 氢气可以燃烧或用于氢燃料电池,产生能量。 在这个过程中,它只会同氧气结合,产生能量和水而不会产生任何空气污染物。 除了上述应用之外,我们还应该考虑将氢能扩展到家居使用。 其实氢能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在我们日常使用的煤气中,有一半的成分是氢气。 因此,我希望政府和相关公司考累这个建议,使用现有的管道纲络将氢气这个清洁的燃料输送到我们家中应用。
然而,我们目前使用的大部分氢气都是灰氢,即系从化石燃料中生产的氢气,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碳排放。要成为碳中和的燃料,应使用绿氢,即从可再生能源产生的氢气。 因此,好多研究已经进行,探索如何生产绿氢。 您还记得细过的时候,曾经做过电解水来制造氢气的实验吗? 将来我们可以用这个方法再结合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风能或水力发电,来生产绿氢。但系香港因为地方小和缺乏水天然资源,我们很难在香港大量制造氢气。将来这些绿氢可以系外国由水路运来或者由大湾区经管道运来香港给我们使用。
由于氢气与石油气和天然气一样,都是一种可燃烧的气体,因此需要新的基础设施,如加氢站和输气管道,才可将其用作交通及发电燃料使用。 香港由于土地资源有限,面临许多限制。 现在相关的法例及标准也需要得到实施,以便我们可以系香港使用氢能。 在这方面,政府已经用了很大力量来筹划香港将来可以使用氢气,例如成立一个跨部门工作小组去统筹,研究和制定促进香港使用氢能的措施,以及相关立法以允许在香港使用这种新燃料。 政府还与行业伙伴密切合作,研究开发支援转向氢能源所需的基础设施。 为了展示香港在生产、存储和应用氢能的可行性,政府的低碳绿色科研基金提供资金支援相关的研究。 在您下次回到香港时,您可能会看到在马路上试验运行的氢能巴士和洗街车。这些都系一些香港将会做的有关氢能使用的示范项目之一。
我想告诉您知,不仅香港积极研究使用氢能源替代传统化石燃料,例如英国,美国,澳洲及以中国内地,已经将氢能源作为未来部署的战略能源。它们的宝贵经验,对我们将来的氢能使用,会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除了采用电动车和氢能这些政策外,我们的政府还推出了一系列其他旨在减少碳足迹的举措,包括推广绿色公共运输、在建筑物中实施节能措施,转废为能,以及引入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我有信心地同您说,这些政策不仅可以帮助香港实现碳中和,而且将极大地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 近年来,香港的空气质素得到了显著改善,而温室气体排放量也续年减少。当然,我哋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但是我相信,通过推行可持续发展的政策,我哋可以在大湾区成为碳减排和可持续发展的领导者。
我希望这封信能够让您了解到香港正在进行令人兴奋的发展。一路以嚟您都好关注香港的生态环境,我期待听取您对这些倡议的想法,并继续与您谈论环境保护对于我们及下一代的重要性。当您下次回港时您会发现,香港在绿色能源应用和洁净空气方面将会与您离开时会有好明显的改变。
父亲
2024年7月13日

13/07/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重温

CATCHUP
05 - 07
2024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学系 甄秋慧教授——及早辨识 预防虐老

岑浩强院长:
随着考试结束,学年亦开始踏入尾声。学系的准毕业生,对未来满怀憧憬。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不禁令我谂起当年刚刚毕业、准备投身学术界的自己。那时,在教授眼中,我是否像他们一样,充满朝气呢?转眼过了多年,今日的我,又是否能够毋忘初衷呢?

最近,您问我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疲惫。从事老人研究工作多年,也许,对虐老问题的无力感,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听说,有些长者开始认为,长寿已不等于快乐,而「长命百岁」亦不再是一种祝福。究竟是什么令长者不再期待晚年生活呢?俗语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难道我们无法好好守护这些「宝」?

您大概还记得,近年我和研究团队负责由医疗及社会科学院牵头,利希慎基金赞助的「耆盼。乐活」计划。我们希望透过一系列的公众教育及社区筛查,尽早识别高危长者,为他们提供及时支援,减低将来受虐的风险。

「耆盼。乐活」已经进行咗三年有多,我们从二千三百多位长者中,识别出三百五十个高危个案。换句话说,在香港,每6.5个长者入面,就有一个可能正遭受虐待。这个比率,与数年前世界卫生组织推算的数字相距不远,反映情况严重。若加上人口老化问题,我们不难想像,在可见将来,受虐长者将会急剧增加。根据统计处估计,二、三十年后,香港的长者人口将升至二百几万。如果我们不再快脚步,尽快找出虐老的有效应对方法,到时候,受虐长者岂不是数以十万计?

受虐长者,从来都不应只是一个数字、一宗个案;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一段段经历甜酸苦辣的人生。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过住有不同的生活,面对截然不同的问题。虐老问题,基本上由个人、家庭、社会等各方面的因素互相影响造成。而何谓「虐老」,并无放诸四海皆准的定义:那些行为可以接受、那些不可以,不同文化、不同阶层,往往有自己一套看法。

从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虐老是指在任何互相信任的关是入面,单次或者重覆的行为,又或者缺乏适当的行为,令到长者受到伤害。当中包括身体同精神上的暴力、 财产侵吞、性暴力同疏忽照顾。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同意身体暴力是虐老行为,严重伤害长者,但是精神暴力亦也不可以说是对长者没有影响。试想像每日听着至亲骂自己「老啦! 唔死都无用! 嘥米饭! 」等等,日日被他人骂,真的可以当「耳边风,左耳入右耳出」吗?有一些精神虐待个案,即使无言语暴力亦为长者带来莫大伤害,试过有长者的宗教信仰跟家人不同,家人趁他外出时,将他供奉的「神主牌」,弃置到垃圾站。这些情况确实没有为长者带来任何身体上的伤害,但是精神上的伤害可想而知。

情况这么差,为何受虐长者不离开,又不找人帮忙呢?

接触长者多年,我非常理解,不少根深蒂固的文化因素,会令他们对求助却步。虐老问题入面的关键元素是「信任」关键是 —— 好多时候施虐者正正就是长者的伴侣或者仔女。好多长者本着「家丑不外传」、「血浓于水」的想法,为了保护家人,大多数受虐长者宁愿逆来顺受,也不愿意举报施虐者,甚至不愿意承认自己曾受虐待。而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受虐长者,更将责任归咎于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年纪大、无用、麻烦」激怒家人,家人才会对他们施以暴行。

虐老跟虐儿情况不同。小朋友每日都要上课,他们受到虐待的话,老师和学校社工较容易察觉,并作出适当支援介入。但是,好多长者,因为身体同金钱上的限制,往往只能留在家中。即使外出,亦未必有几个知心的邻居或者朋友可以听他们倾诉。就算想寻求协助,都未必了解相关的资源及服务 —— 最后,一个个变成隐形个案,只能够选择哑忍家人的暴行。

可幸的是,透过「耆盼。乐活」计划,我们发现不少高危长者,即使好多都无主动求助,但是经团队社工接触同关怀,都愿意接受支援服务。在一对一谘询会谈,好多受虐长者都愿意向社工透露自己的遭遇同感受。在计划协助下,通过专业谘询、自我认识、健康管理等方式,高危长者慢慢了解自己跟家庭的问题,重拾自信,学习面对改变,减低将来受虐风险。

那些受虐长者的改变,正正反映要预防虐老、保护长者,首要任务是提升大众对虐老的关注同认识。首先,长者需要了解自身权益,明白自己不需要忍受虐待。万一不幸遇上问题,亦可以清楚知道各种社区资源,不会求助无门。其次,屋企人,尤其家庭照顾者,需要认识虐老的性质,注意自己跟长者的沟通方式,慎防出现无意识的虐老行为。当照顾者出现压力时,应该寻求适当方法纾缓,学习体谅长者,避免将他们当作「出气袋」。

对社会大众,我们要加强宣传,提升公众对虐老的认知,鼓励市民多些关怀身边长者,保持警觉。遇到怀疑虐老情况,不要担心自己「多管闲事」而置之不理。如果社区能建立一个有效的长者保护网络,令高危人士及家庭能尽早得到支援,虐老问题一定可以大大减少。

行笔至此,早前的些许负面情绪已一扫而空。作为学术界及教育界的一份子,我们能为长者做的事还有很多,又何须因为一时的无力感而气馁呢?今天6月15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关注虐老日,让我们跟长者同行,为他们打开坚韧的保护网,使所有长者均能够安享晚年,乐活人生为我们的目标。

Elsie

2024年6月15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15/06/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