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内容

    CONTENT

    监制:陈伟棠

    14/09/2021
    相片集
    相片集

    云南怒江州不但是个融合多元民族的地区,不同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原始宗教亦在此并存,宗敎共融可算是当地特色之一。尤其是在临近西藏、有「怒江州桃花源」之称的丙中洛,更被誉为「人神共居」的地方。

    二十世纪初,西方传教士抵达云南怒江一带并开始传教,直至现时,怒江大峡谷沿岸可算是教堂处处,区内大部份傈僳族人均为基督教徒。傈僳族与基督教其实早有渊源,早年英国传教士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为了方便传道,特意为他们创制了一套拼音文字,现时傈僳族人所使用的圣经和诗歌,便以之写成。

    另外,当地基督徒有不吸烟、不喝酒的清规,有指背后原因是当年传教士发现贫穷的少数民族嗜酒如命,穷至粮食不足也要以之酿酒来喝,有见于烟、酒都有损身体健康,传教士便特意订下这些规条,以帮助他们解决粮食问题。

    在丙中洛,除了各条村落都建有基督教堂,教友以傈僳族人为主,天主教徒亦有不少,当中以藏民为主,而著名的重丁天主教堂,更记载了法国神父任安守(Annet Genestier)于十九世纪末将天主教传入贡山的历史。此外,怒江贡山唯一的藏传佛教寺院──普化寺,亦建于此地,信徒以怒族人为多。原始宗教在当地仍然占一席位,与其他宗教分庭抗礼,故摄制队特地探访了一位以原始宗教为信仰的老巫师,看他如何以古老方法来替人治病和解决问题。

    编导:罗志华


    Tag: a,b,c,d,e

    集数

    EPISODES
    • 文化长河 铁道行-极北之旅

      文化长河 铁道行-极北之旅

      主持何思谚(Leanne)带你走进黑龙江省,坐上全国最北的嫩林铁路,感受冰天雪地的北国风光。

      她先到大城齐齐哈尔拜会达斡尔族传统舞蹈「鲁日格勒」的传承人安宏女士,之后便坐火车经嫩林铁路北走到塔河站,探访居于附近十八站鄂伦春民族乡的老猎人郭宝林,看他示范两项族人絶技──「斜仁柱」和「桦树皮船」。

      抵达全国最北的火车客运站漠河,Leanne走进国境内唯一可以看见极光的小村落北极村,并在附近分隔中、俄两国的黑龙江的结冰江面上,徒步轻松跨越两国国境界线。最后,她更跑到传说中的黑龙江源头──洛古河,在此目睹河面上雾气迷茫、有若仙境的独特美景。

      编导:陈伟棠

      17/09/2021
    • 文化长河 铁道行-铁道.轨迹

      文化长河 铁道行-铁道.轨迹

      中国地大物博,国境南北相距5,500多公里,东西跨越5,200多公里,占地约960万平方公里。在这片巨大版图上,以1865年英国商人在北京宣武门外修筑的小火车铁路为起点,中国的铁路在百多年间不断演进,今天全国各地共铺设了八万公里的铁路綫,并进入了高铁时代。

      本集走访了北京中国铁道博物馆,以了解中国铁路如何经历五个阶段,发展至今天的高铁时代。另外,片集亦会由最古老的火车头介绍到最先进的高铁,以及简介各集中所沿线游历过的不同铁路,包括:自黑龙江省穿越大兴安岭到全国最北点的嫩林铁路、带你到西边边陲地带的南疆铁路、跨越中蒙边境的集二铁路、世界最高的青藏铁路、需坐火车渡轮越过海峡到海南岛的粤海铁路、台湾高铁和阿里山森林铁路等等。

      编导:杨慧雅

      16/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神农纤夫

      文化长河 山川行-神农纤夫

      在湖北省巴东县长江三峡支流神农溪的深谷里,存在着有一种古老的行业──纤夫。从前在这溪流峡谷中没有公路,物流全靠水运,大山之内的土家族老百姓,生活用品和物资都靠纤夫拉船运输,纤夫世代在此赤身露体于浅滩、悬崖上拉船前行,长年与滚滚江水搏斗。

      近年,随着公路开通、长江水位上升,浅滩变成河流,纤夫这行业亦已没落,但在神农溪上几十名纤夫却组织成队伍,以保卫这流传了千年的文化。不过,今天纤夫的工作性质亦随三峡工程的完成而有所改变,由从前的运输载货,变成以旅游作业为主,拉纤着载了游客的小木船游江。由于游客多了,现时纤夫们都穿起带点土家特色的制服,不会随意全裸。

      2009年,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完成,三峡库区水位上升,大霸内的水位每年落差达几十米,不但影响生态、造成汚染,而纤夫这古老行业,亦大有可能被一同淹没;更甚者,是工程对沿江而活的人们早已带来重大转变。兴建水坝令大量古旧城镇、村落、古迹因而淹没,人口大迁移、城市大搬迁,当中所引发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大转变,为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所罕见。巴东一带的居民,生活都受到搬迁和长江水位上升的影响,虽说生活依旧,但发生在人、地之间的复杂变化,影响有多深远,着实难料。

      在历史的长河中,纤夫文化即将被掩没,但神农溪纤夫队成员各有传奇,他们承载着中华文化的足迹,彷佛跟长江的山岭河谷自然结为一体,天人合一。

      编导:罗志华

      15/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喜乐山中

      文化长河 山川行-喜乐山中

      云南怒江州不但是个融合多元民族的地区,不同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原始宗教亦在此并存,宗敎共融可算是当地特色之一。尤其是在临近西藏、有「怒江州桃花源」之称的丙中洛,更被誉为「人神共居」的地方。

      二十世纪初,西方传教士抵达云南怒江一带并开始传教,直至现时,怒江大峡谷沿岸可算是教堂处处,区内大部份傈僳族人均为基督教徒。傈僳族与基督教其实早有渊源,早年英国传教士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为了方便传道,特意为他们创制了一套拼音文字,现时傈僳族人所使用的圣经和诗歌,便以之写成。

      另外,当地基督徒有不吸烟、不喝酒的清规,有指背后原因是当年传教士发现贫穷的少数民族嗜酒如命,穷至粮食不足也要以之酿酒来喝,有见于烟、酒都有损身体健康,传教士便特意订下这些规条,以帮助他们解决粮食问题。

      在丙中洛,除了各条村落都建有基督教堂,教友以傈僳族人为主,天主教徒亦有不少,当中以藏民为主,而著名的重丁天主教堂,更记载了法国神父任安守(Annet Genestier)于十九世纪末将天主教传入贡山的历史。此外,怒江贡山唯一的藏传佛教寺院──普化寺,亦建于此地,信徒以怒族人为多。原始宗教在当地仍然占一席位,与其他宗教分庭抗礼,故摄制队特地探访了一位以原始宗教为信仰的老巫师,看他如何以古老方法来替人治病和解决问题。

      编导:罗志华

      14/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大海的浮城

      文化长河 山川行-大海的浮城

      福建宁德市东南部有一个被称为「三都澳」的海湾,那儿与日本冲绳纬度相近,气候温和,物产丰富。海湾一带的万顷鱼排,加上纷立其中的众多小木屋,看起来就仿似一座漂浮在大海的小城。

      三都澳为闽东沿海的出入门户,主要由一个将海湾环抱其中的城澳半岛,以及数个岛屿所组成。海湾如瓮缸般腹大口小、水流平缓,是世界少有的天然良港,亦是大黄鱼(即「黄花鱼」)的自然産卵场,被称为「大黄鱼的故乡」。1988年开始,大黄鱼在此被成功养殖,此后三都澳便成为全国最大的大黄鱼养殖场,近年更开始养殖鲍鱼。

      共七百多平方公里的三都澳水域里,合共约有十二万个养殖网箱,而且处处可见用塑胶泡沫浮球和木板所搭建的渔户居所。这儿鱼排相连,绵延几十公里,有超过一万二千的流动人口居于鱼排上。居民以小艇、简单小笩穿梭往来,区内有超市、修理厂、油站、警队等,合起来成为一座生活设施相当完备的小城。由于区内鱼排流动着几十亿元资産,为了便于处理警务,政府于1998年在此开通了中国首个海上边防派出所。

      海上小城的一日之晨,由卖新鲜湿货的菜艇揭开序幕,大人展开一天的工作,孩子坐海上「校车」到岸上上学。正当船只机器维修店忙个不停的时侯,背后一座三房一厅的独立屋水上新居下水了,小艇拖着设计简单、外型可爱、内里齐备的小木屋渡海,到达养殖区安顿;然后,转眼又到了养殖户喂饲养鱼的时候…平淡的生活里,即使是邻家狗儿生了小狗,亦可为大家平添一点热闹气氛。小小的海上生活圈子,作息有序,如此这般就渡过了一天。

      这片大海就像渔民的田地,他们播种、整理、然后静待收成季节,海洋民族的后代,继续依恋充满海洋味道的日子。

      编导:潘婉仪

      13/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福船手作

      文化长河 山川行-福船手作

      在福建宁德市海边的漳湾镇歧后村,流传着一种超过650年历史的传统手造木船技艺,由村内四十多名源自同一宗族的刘姓师傅默默传承。据村内刘氏族谱记载,其先祖刘帝美公在明朝时为避战乱,从闽南驾船逃难到宁德,定居后开始造船传艺,至今已传至第廿六代。由于这项历史悠久的造船技术传男不传女,因此这班造船师傅全部姓刘,彼此之间既是师徒,也是父子、叔侄。

      在这儿一脉相承的「中国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据说始于唐朝,最大特点是船舱被分隔成数个小隔舱,即使万一触礁令个别隔舱破裂,船亦不易沈没,是人类航海史上一项伟大发明。在还未有飞机、陆路交通未很发达的年代,木船曾是远洋运输的唯一工具,漳湾一带在鼎盛时期,便曾生产过不少官船和近三百吨的大型木帆船。

      现时歧后村内刘氏一族的漳湾船厂多只制作小木船,主要供给养殖户和渔民近海作业之用,最大的亦不过14米长,其余更大的船只,都用铁来制造。传统大型福船的设计充满玄妙,内里藴藏十二生肖,是一班老师傅的回忆、后辈们的梦想。不少老师傅在年轻时都制作过郑和下西洋时那种款式的大型福船,但船厂近年已没有接到同类订单,中年或更年青的师傅,一直没机会学到造大船的技术;大家都渴望在老师傅退休前,再次接到传统大福船的订单,有机会可以向他们学艺,让技术流传。

      不少老师傅代代在船厂渡过平淡的一生,一双手造了几百条船,却从未出过海;到得老来六十多岁,因体力衰退而自工作退下来,留为纪念的是布满手上的茧。由于造船工作辛苦而且工资低,每天不过百多元人民币,后生一辈不愿意入行,致令青黄不接,技艺陷入濒临失传的危机。

      编导:潘婉仪

      10/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褪色的光环

      文化长河 山川行-褪色的光环

      位于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的黄河边上,其支流湫水河(古称临水)的河口,有一座与陕西省吴堡县隔河相望的古镇──碛口镇,那里保留了大量始建于明、清时代的古街道、老店铺、旧民居和历史建筑,街上到处古意盎然,而在镇的周边则散落了好些窰洞古村落。

      碛口镇昔日的繁华,源于它对开的黄河河床骤然由几百米收窄至少于一百米寛,所有由上游运来的货物至此便不能再经水路运送,需登岸再以骆驼从陆路运往各地,故由明朝到民国年间,碛口镇一直是黄河中游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货物集散地,晋商巨贾云集。新中国成立以后,陆路打通,碛口的水路运输渐渐没落;如今,古镇只余下褪色的光茫,古老院落和街道淡淡诉说它过去的辉煌。

      隔着湫水河、距离碛口镇隔南面只有几公里的大山深处,有一条李家山村,是旧时碛口镇的商贾巨富用以安置家眷的村落,现时仍保留了不少窰洞大宅建筑。著名画家吴冠中形容李家山村为生平三大发现之一,惊叹那些窰洞外形如汉墓,内里却古老而讲究,整座古村就像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具几千年历史的窰洞,是居于黄土高原的人们因地就势而建造的独特住屋,同时反映出中华民族的居住艺术。传统窰洞从外看来为圆拱形,它在黄土背景的衬托下,显得轻巧而灵活,并体现了中国传统思想里「天圆地方」的理念,表面看来简单又原始的住屋,其实背后充满了建筑智慧。

      为了点缀窰洞这种设计简单的居所,不少妇女喜欢自己动手剪纸贴于窗花和室内作为装饰,因而又发展出一种剪纸艺术,其中吕梁市中阳县的剪纸艺术,更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遗产项目之一。

      编导:陈伟棠

      09/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绝壁上的两条路

      文化长河 山川行-绝壁上的两条路

      河南省新乡市辉县西北面的太行山南麓,有一条名为郭亮村的古老村庄,相传是为纪念东汉末年率领农民揭竿起义的郭亮而得名。村庄位于海拔1,600多米的断崖之上,连接通往外界的只有两条路,为两代村民带来截然不同的风景。

      「天梯」是村中古道,从前村民进出村庄,只能靠这位于笔直悬崖上的「之」字形石径。天梯狭窄险要,仅容一人通过,没有栏杆,一不小心,随时摔下悬崖受伤或死亡;但当年村中所有物资,只能经它运送,故村内相当匮乏。村民上学难、看病难、结婚亦难,年青村民都选择迁往山下。

      为免村子最终荒废,村民于1972年集资购买钢锤,十三名村民合力以愚公移山般的精神,用人手在絶壁上开凿出另一条道路。这条名「郭亮洞」的车路于1977年通车,自此为村庄打开大门,后来更受到游人、画家、摄影家、影视拍摄队伍的青睐,村中家家户户亦逐渐开展旅游业,不少新一代村民都留下来了。不过,回想以往,老村民有时却不禁感叹,年青人已缺乏了上一代的拼劲。

      编导:潘婉仪

      08/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溜索飞人

      文化长河 山川行-溜索飞人

      发源于西藏唐古拉山脉的怒江,上游在藏语中被称为那曲,意即黑水河。怒江江水翻滚流经云南省西北近中、缅边界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简称怒江州),越过州内由碧罗雪山与高黎贡山夹着形成的长三百多公里的大峡谷,傈僳、怒、独龙、白、藏等不同的少数民族,就居于峡谷两边的山坡之上。

      由于怒江大峡谷江水湍急,难以行舟摆渡,渡河吊桥又相隔甚远,为了节省时间,不少居民会以原始而快速的「溜索」方式来渡江。村民和物资,就靠一把悬于纲索上的铁勾吊着,滑过江去,而铁勾的作用,便有如城中的私家车般,可以载人载物。溜索需要技巧,一不小心,随时会因「刹车」不及而撞伤,或者未到岸已停了下来「半天吊」,要像猴子般沿溜索爬过去。另外,亦有村民试过不慎自溜索上掉下江中受伤。

      铁勾将村民的性命悬于一线,故各家各户都配备独家铁勾,有大有小,部份由当地少数的铁匠度身订造。据说全个怒江大峡谷本有四十多对溜索,但现在已所余无几,尤其近年政府计划于峡谷间兴建多些桥梁,部份更可行车,溜索这种充满原始魅力的古老交通工具,大概将从这里消失。

      弩弓是当地山民傈僳族的标志之一,虽然现在山区中已禁猎,但村民上山采药、采磨菇时,仍会带着弩弓防身;而弩弓射艺,近年更被发展成当地的比赛、娱乐项目。为了解多点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摄制队特地采访了当地的铁匠和弩弓师傅,看他们以传统方式打造溜索用的铁勾、刀子,以及制作和使用傈僳族弩弓,并跟随一名溜索医生渡江去为村民看病,又走进传统的傈僳族人家中,一窥他们的生活。

      编导:罗志华

      07/09/2021
    • 文化长河 山川行-人在山田

      文化长河 山川行-人在山田

      据说,哈尼人的部份祖先为古代游牧、游耕的羌族,约于一千二百多年前在元阳的哀牢山上定居下来,之后经历世世代代,开辟出大片壮观的梯田。

      哈呢人耕作,需攀爬于梯田间,每天理田,一来一回便花上整天时间,一生都绕着梯田转。在田间活动,不便于用担挑,故哈尼人都以背脊负物,运用简单的背篓或在背上加上垫子,便将农作物、工具、大袋收割好的谷物、打谷用的大木箱,用背部背着回家。经年累月上、下梯田的生活,为哈尼人磨练出刻苦和谦卑。

      哈尼人世代种植的红米一年只得一造,大部份农户的米只够一家人吃,许多孩子一个月也吃不到一餐肉。艰辛的梯田生活令年青人都想飞出大山,到城市里闯荡,令不少哈尼村寨出现只剩老人妇孺的「空心化」现象。不过,有人离去,亦有少数人选择回流,只因到外间见识过、闯荡过,反而更珍惜身为哈尼人的身份。

      与元阳梯田相隔一山的市镇个旧,近年正急速、火红地发展,正好为哈尼人提供工作机会,在此帮忙修路、搬运沙泥。哈尼族妇女健壮又肯吃苦,背一包重五十公斤的沙泥,只收取一元人民币。

      哈尼梯田一直由父传子,族人出生后,便顺理成章把一生都投放到梯田。每到秋收日子,一家人合力干活,叔伯兄弟间亦会互相帮忙;梯田耕植文化,维系着宗族关系和兄弟情谊。然而,哈尼新一代都接受教育,将会拥有耕作以外的出路,未来面对祖辈所开垦出来的万顷山田,到底应该去,或是留?

      编导:潘婉仪

      06/09/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