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内容

    CONTENT

    监制:罗志华

    27/05/2019

    看到一个小孩堕海,我们较容易认同,尽力拯救他属我们的道德责任。但捐钱救助第三世界儿童,以及让座予更有需要的人等,是否同样是我们的责任?

    哲学家辛格(Peter Singer)就尝论证救人和捐钱都同属我们责任之列;另一些伦理学家则主张,捐钱、让座等,更应以「超义务」——本身不是义务,但却仍具道德价值——这概念理解。到底,驱使你捐钱和让座的,系爱、系责任、定系超义务啊?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陈希敏(国立中正大学哲学系硕士)
    刘灏轩(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郭柏年(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高级讲师)


    集数

    EPISODES
    • 勇武和理倾

      勇武和理倾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对立,好像就是不和平不理性而且暴力。但不和平而且暴力必然不理性吗?相反,和理非又有没有不理性的时候?

      今集勇武和理倾就讨论,我们是如何被教会成为和理非,并且和理非抗争有何局限。如果勇武抗争是另一条出路,它又合理吗?它又是否无底线?我们能为公义而勇武吗?

      主持:
      关灏泉(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嘉宾:
      郭志(多伦多大学政治理论博士生)
      王邦华(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部讲师)

      16/09/2019
    • 康德得唔得?

      康德得唔得?

      承接「理性醒定经验劲?」一集,今集《哲学有偈倾》会围绕哲学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康德,探讨他如何提出一种崭新的哲学方法,回应「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两大传统。

      康德区分了「经验意义」与「入世意义」的哲学,而后者诘问的,是与「人」紧密相连的哲学问题。那么,他的「批判哲学」,会如何回答「人可以知道什么」?这种哲学方法,相较从前的形而上学,有何优胜之处?《纯粹理性批判》中晦涩难懂的概念——「感性(Sensibility)」、「知性(Understanding)」、「时空」、「十二范畴」等——又该作何解?

      主持:
      许家裕(波士顿学院哲学系博士生)
      李敬恒(明爱专上学院人文及语言学院高级讲师)
      郑周凤(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生)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09/09/2019
    • 俊?边度俊呀?

      俊?边度俊呀?

      每季的《哲学有偈倾》都会安排一些比平常抽象与艰涩的题目,挑战观众的思维。今季的重量级挑战,我们会谈「语言哲学」。

      语言与思考密不可分,更是哲学不可或缺的工具。反省这件工具的性质、操作等,则是语言哲学的任务。语言固然有众多不同的面向和功用,语言哲学的涵盖范围亦因而甚广。而这一集,主持则会集中探讨「专名」(proper name)的问题:为何一个专名可以指称一个殊别事物?专名的「意义」(meaning),是否就是它所指称的对象?哲学家弗雷格(Frege)与克里普克(Kripke)对这问题,又分别有何看法?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刘灏轩(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李敬恒(明爱专上学院人文及语言学院高级讲师)
      邝隽文(牛津大学博士生)

      02/09/2019
    • 打机的哲学

      打机的哲学

      哲学的一个可爱之处,是在于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都可以成为哲学的反省对象。今集《哲学有偈倾》,主持以「打机」为题,探讨真实与虚拟的分界、虚拟关系的价值,与虚拟世界开展出的新可能。

      电子游戏的角色、事件,以至整个虚拟世界,是否称得上「真实」?我们应以什么准则,判断对象是否「真实存在」?「真实存在」是否就拥有较高的价值?抑或,模仿真实的事物(例如画作)与虚拟世界,其价值亦是无可取代?电子游戏中的人际关系,只是现实关系的一种延伸与替代,还是一种全新的人际关系模式?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黎家乐(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陈希敏(国立中正大学硕士)

      26/08/2019
    • 逍遥游

      逍遥游

      《庄子》的〈逍遥游〉固然是家传户晓的经典,但到底何谓「逍遥」?
      这种人生境界是种不受任何限制的生活方式,还是如郭象所言,是指理解自己性分后,人所秉持的「适性逍遥」的人生态度?
      鲲鹏的故事,是喻意人应像鲲鹏一样,展现自己不断超越固有观点的能力,还是想说明,不论是鲲鹏、蜩或学鸠,只要能了解自己的性分,一样能活得逍遥?
      在日常生活中,这种「逍遥」的人生智慧,又可以如何落实?

      主持:
      吴启超(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高级讲师)
      邝隽文(牛津大学博士生)
      李敬恒(明爱专上学院人文及语言学院高级讲师)
      郑周凤(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生)

      19/08/2019
    • 旅行的意义

      旅行的意义

      旅行,仿佛已经成为许多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有的旅程,仅为出走休憩,有的,却旨在寻觅自己;有的离开,是想从日常中逃逸,有的,却希望回归人生意义的中心。

      古时「旅行」的概念,与现在有何不同?在全球化下,旅行是否仍是认识世界的必要条件?相较于从书本、游记中学习,离开自己的「家」到「异域」中碰撞,能带给我们多一点什么?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邝隽文(牛津大学博士生)
      刘灏轩(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嘉宾:
      吴蚊蚊(旅行写作人)

      12/08/2019
    • 好青年音乐厅

      好青年音乐厅

      有人说,音乐就是情感的语言。听到轻快的节奏,我们会感觉到音乐传达出的喜悦;听到沉稳的节奏,我们又仿佛能与当中的忧郁共鸣。但何以音乐能表达出情感?

      表达主义主张,作曲者或演奏者的真情实感,就是音乐作品的情感泉源;唤醒理论则主张,音乐能唤起哪种情感,要由聆听者的感受决定。两种立场,何者比较可取?听音乐时,聆听者被唤起的情感,又是否全然是生理反应?个人历史与社会文化在其中是否有一定的角色?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邓文韬(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助理讲师)
      许家裕(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莫翰庭(伦敦国王学院硕士生)

      05/08/2019
    • 法律不外乎道德?

      法律不外乎道德?

      今天的香港,逼令我们对法律有更多的反思。某条法律的具体意思,固然是我们最常关注的问题,但究竟「法律」本身是什么?先撇开具体的法律条文,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法律的本质?

      有的哲学家认为,法律需要跨过一定的道德标准才能称得上是法律,有的哲学家却主张理解法律不需达到任何道德标准,也是法律。两种理论,各自有何理由?法律和道德,究竟是有着内在的关系,使得所谓「恶法」根本称不上是「法」,还是两者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事?


      主持:
      杨俊贤(柏林洪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生)
      陈希敏(国立中正大学哲学系硕士)
      刘灏轩(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嘉宾:
      莫翰庭(伦敦国王学院硕士生)

      29/07/2019
    • 谁可来踩界

      谁可来踩界

      一个地方容纳外人——不论是难民还是移民——时,除了经济等实质考量外,是否有道德和政治的原则必须跟从?

      以香港为例,从前是难民社会,是否就代表现在我们也有道德责任收容难民?有说收容难民是基于人道原则,这说法是否成立?又有说,我们不过幸运地出生于安定繁荣的社会,而既然人皆有追求幸福和安稳的权利,我们又凭什么拒绝难民?

      家庭团聚是申请移民常见的原因。这是否一个合理的理由?家庭团聚是否基本人权?

      主持:
      邝隽文(牛津大学博士生)
      洪恩(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硕士)

      嘉宾:
      卢斯达(评论作者)
      张超雄(立法会议员)

      22/07/2019
    • 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

      不少学者都尝以「天人合一」来概括中国哲学,但这概念应该如何理解?徐复观指出,周代政权出现忧患意识,人的地位初步觉醒。余英时亦说,到了春秋战国,普罗百姓开始意识到个人的地位,人的地位在中国思想中全面抬头。

      然则,何以在人觉醒后,中国思想仍向往一个看似神秘而超然的「天」?天,是指生生不息的大自然,还是一个形而上的价值象征?儒家思想何以提出人透过道德实践,可以「知天」?道家思想中,又何以要透过「坐忘」来契合天?

      主持:
      关灏泉(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吴启超(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高级讲师)
      邝隽文(牛津大学博士生)

      嘉宾:
      陶国璋(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客席助理教授)

      15/0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