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内容

    CONTENT

    监制:夏桂昌

    13/10/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丧偶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或跨性别人士,因为法律所限和社会目光,在抚平悲伤之时,会遇到什么其他困扰和约束?花姐和Bosco同样面对挚爱离世,需要处理深邃的哀伤。然而,他们与其挚爱家人的关系,却对他们治愈伤痛的过程带来深切的影响。

    伴侣家人骤然冷待的态度,令花姐一路走来,感觉孑然一身;Bosco与伴侣的妈妈感情依然深厚,是与挚爱关系的一种延续……花姐和Bosco,如何走过丧偶后最黑暗的日子?两人各自的故事,又会为对方带来哪种鼓励?


    集数

    EPISODES
    • 轻轻地走?

      轻轻地走?

      在香港有各适其适的殡葬仪式。一群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则追求「薄葬」、「速葬」、「土葬」。无论先人生前的身分地位如何,死后都只有白布裹身,在短短数日内尽快落葬土坑,没有精美的棺椁,没有华丽的寿衣,更没有任何陪葬品。

      穆斯林相信生是死的起点,死是生的必然归宿,面对生死,顺命应变。故此,八十多岁的婆婆数十年来义务清洁尸体,毫无惧色;年迈的华人夫妇患病、受伤,仍然坚守信仰,积极面对;巴基斯坦青年遇到父亲突然离世,可以忍着悲伤,坦然处之。

      20/10/2019
    • 你走了,我还是你家人吗?

      你走了,我还是你家人吗?

      丧偶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或跨性别人士,因为法律所限和社会目光,在抚平悲伤之时,会遇到什么其他困扰和约束?花姐和Bosco同样面对挚爱离世,需要处理深邃的哀伤。然而,他们与其挚爱家人的关系,却对他们治愈伤痛的过程带来深切的影响。

      伴侣家人骤然冷待的态度,令花姐一路走来,感觉孑然一身;Bosco与伴侣的妈妈感情依然深厚,是与挚爱关系的一种延续……花姐和Bosco,如何走过丧偶后最黑暗的日子?两人各自的故事,又会为对方带来哪种鼓励?

      13/10/2019
    • 漫长的放下?

      漫长的放下?

      亲人自杀的伤痛伴随过来者往往以年计,久久不散,阿Ling 痛失儿子十年后,她与细儿子的精神情绪问题,远远超过可以想像的严重。原来死后并非一了百了,对留下来的家属,会带来长久伤痛。甚至伤痛淡化以后,痕迹亦不能泯灭。

      除了一样的哀伤部分,每位家属应对的方式,以至走过的历程,皆不尽相同,著名科普作家李伟才博士现身说法。虽然说知识分子亦是常人,但一个人一生所学所积聚的识见,在走出这些艰难情况的过程,应该会有所帮助。透过比照、分享两位自杀者至亲,观众或可从中得到更大帮助。

      06/10/2019
    • 圆满,不遗憾?

      圆满,不遗憾?

      知死悟生是生死教育的主旨,而悟生就是能悟出珍惜生命的道理,我们能否从中对智障人士的生命有更深入的认识?

      住在智障长者家舍的日洪对死亡非常好奇;润梅有追念故人的心愿未了;思华渴望年迈母亲的关顾。家舍职员Eva与社工Erica透过协助他们圆梦,让他们一偿独立及得到被尊重的心愿,让他们创造属于自己的人生结业礼。

      29/09/2019
    • 哀伤,可以拆解的吗?

      哀伤,可以拆解的吗?

      苑仪是智障人士,于年初因癌病逝世,妹妹素仪一直是主要的照顾者,对姊姊爱护有加。

      见证着姊姊接二连三对抗病魔,素仪一方面欣赏她的坚毅,同时亦替她心痛。面对丧亲的哀伤,姊姊生前居住的院舍职员Erica、Eva、富贵、Toby、Gallery与舍友杏芳,透过创新善别服务「遗物转化」,以遗物重织的手法让素仪获得哀伤关怀和支援,重新寻回两姊妹的连系,亦引导院舍同行者一同拥抱哀伤,见证哀伤的转化。

      22/09/2019
    • 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

      Lost and found。

      玻璃骨少女斌琳遗失了一张二十年前跟爸爸在马场的合照。在寻找合照的过程中,她重温昔日与爸爸共聚天伦的时光,一切恍如昨天,画面一一重现在她眼前。喜的回来,悲的也回来,那个错过与爸爸告别的日子,她永远记得。

      在寻找的路上,她发现很多事物都不一样了。物是人非,唯独她对爸爸的爱与思念依旧。照片虽然失去,父女情却丝毫不减,长存斌琳心中。

      15/09/2019
    • 天使的足迹,能否在人间?

      天使的足迹,能否在人间?

      很多经历失胎的父母都称自己为「天使父母」。他们深信,孩子离世后会变成小天使,一家人最终将在天国重聚。

      仍然留在人间生活的「天使父母」,除了要学习与哀伤共存,亦要学习把对小天使的爱,化成生活的动力,对他们来説,这可能是一辈子的功课。

      Teresa 自失去孩子 Ethan 后,本想开网络社羣求教其他「天使父母」,但最后她却成为了互助组织的核心成员,不但为其他「天使父母」排解疑难,更为他们争取在社会上应有的权利。

      本集亦会继续跟随 Harriet 和 Steven 回到澳洲珀斯,看看当地的同路人,如何啓发他们「化丧子之痛为力量」。

      08/09/2019
    • 失胎,不能説的伤痛?

      失胎,不能説的伤痛?

      对失去胎儿的父母来説,孩子在母亲腹中的相片、无声地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一个小脚印、一些发丝,就是他们对孩子的仅有记忆。他们不仅看不到孩子成长,而想像与孩子玩耍的情景、为孩子出生所作的一切准备,也化成伤感的泉源。

      今集,我们随Harriet 和Steven重回澳洲珀斯,探访当地的义工和朋友。珀斯是他们失去儿子Angel TSANG之地,也是他们领悟何谓死亡的地方。

      香港这边,则有妈妈素雯亲述她的故事,讲述从失去女儿诗舟到制作网台节目,与失胎父母一起分享孩子来了又去的经历。

      01/09/2019
    • 我出生了,但?

      我出生了,但?

      在内地有不少孤儿都患有不同的疾病,有些更是患上不能治愈的危重病。患上不治之症,是否就代表他们只能在孤独和痛苦之中等待死亡?在长沙市,一个英国慈善机构与当地福利院合作,成立了全中国第一所儿童纾缓护理中心,为20位患上危重病的孤儿给予人性化的护理,让他们在有限的生命中也能感受到爱。

      香港注册护士林国嬿(Molin)就是这一家名为「蝴蝶之家儿童纾缓护理中心」的专业服务总监,她在香港已有近20年儿童纾缓护理服务的经验,在2017年她更决定只身来到内地的蝴蝶之家。

      这天清晨,她匆匆搭乘第一班前往长沙的高铁赶回「蝴蝶之家」,原因是一名患有脑瘫的3岁孤儿Felix已经高烧不退超过一个月,而且情况不太乐观……

      25/0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