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政治」,闯大祸 - 析疫症爆发初期的一个关键词

2020-03-25

  病毒不讲政治。2020年1月,武汉市、湖北省在人大、政协会议期间没有上报新增病例,但疫情的爆发还是来了。

  武汉市中心医院是受新冠疫情侵袭伤亡惨重的所在之一。财新网3月10日报道:4000多职工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有超过230位医务人员感染,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数均排列武汉各医院之首。至3月20日,该院李文亮、江学庆、梅仲明、朱和平和刘励5位工作人员因新冠肺炎殉职。

  据《南方周末》和《人物》杂志报道,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各科室微信群里收到转发自武汉市卫健委的信息:「请大家……不要随意对外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通知及相关信息…否则市卫健委将严肃查处。」1月3日晚,该医院紧急召集各科室主任开会,强调要「讲政治、讲纪律、讲科学」,不造谣、不传谣,各单位看好自己的人,严明保密纪律,要求医务人员不得在公共场合透露涉密信息,也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相关病情。

  网上流传着江学庆医生的会议笔记,写道:「十条纪律规定」、「保密纪律」、「不准到处乱讲乱谈」、「讲政治」。

2020年1月3日江学庆医生的会议记录

  李文亮、江学庆等人不幸殉职,与「讲政治」有莫大关系。新冠肺炎爆发初期,「讲政治」导致武汉市医务界被封口,也使医务界自身失去防护。武汉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泛滥成灾的背后,是一条绵延几十年的「讲政治」动作线。

  那么,何谓「讲政治」?

「讲」和「政治」

  「讲」是动词,有多重含义。除了常见的谈、说、解释等意思,还指注重、顾及。《礼记‧礼运》中的「讲信修睦」,即讲究信任、谋求和睦。「讲」和「抓」有相似,有不同。这两个动词,中共文件常用,领导干部常挂嘴边。而「讲」更有精神层面主动选择的意味。

  「政治」则复杂:是分清敌我、铲除异己,是发扬风格、讲求公正,也是立场先行、游戏规则。在不同年代,「政治」既言近旨远,又有特定所指。

  中共话语中的「讲政治」,早期较多指宣传、宣讲,如讲政治课,讲政治经济学。同时,也包含强调、重视政治的语义。

  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说:「文艺批评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政治标准,一个是艺术标准」。这个讲话成为文学艺术(不得不)讲政治的源头。

  自1946年创刊后的10年,《人民日报》出现的「讲政治」较多来自于「讲政治课」,此外还主要有「讲道理」的含义。如1948年5月14日头版上,有一则山西「平顺消息」,题目是《检查整党中左倾错误 认识了打人不对》。工作组开会讨论该不该打人,牛曹喜老汉说:「我过去吸金丹赌博、也受过旧政府好多处罚;但吸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八路军来了,不打不骂讲政治,咱村现在谁还吸?」

  至1950年代,「讲政治」在经济和军队领域已经崭露头角,和作买卖、钻研技术等「讲业务」的做法形成对立。反映政治与业务关系的口号还有: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又红又专。强调讲政治和讲业务的对立,反映出权力斗争的暗流。这些斗争在文艺、军事和经济等方面皆有体现。

  1959年庐山会议后,迎合毛、强调人的精神作用的林彪接替了彭德怀的国防部部长职务,并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1960年,解放军报的国庆社论称:「物质的原子弹威力巨大,精神的原子弹威力更加巨大。这种精神的原子弹就是人的政治觉悟和勇敢。」精神原子弹的提法,把「政治」拔到了战略武器的高度。

  1965年1月12日,一则在经济领域「讲政治」的新闻登上《人民日报》,这也是「讲政治」首次出现在该报的标题中:「作买卖首先讲政治 全国三类物资交流会上,许多地区发扬先人后己的风格,调剂了余缺,促进了工农业生产」。

  60年代至70年代,「政治」的内涵可和毛泽东思想画上等号。这一时期,「突出政治」「政治第一」等话语的热度飈高。文革结束后,这些词语被认为是林彪、四人帮的语言而受批判。

  邓小平本人重视经济、重视业务,曾说过「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政治要落实到业务上」。改革开放后,他摈弃了毛时代的口号「突出政治」,但并不否定政治的重要性。1986年8月,邓在视察天津时说:「改革,现代化科学技术,加上我们讲政治,威力就大多了。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

江泽民时期,「讲政治」成政治口号

  巩固权力是每届领导的刚需。经过对林彪、「四人帮」的批判,江不能再使用毛时代的口号,以免引发舆论反感。于是直观的「讲政治」被选中为口号。从下图可以看出「讲政治」与「政治挂帅」「突出政治」在近70年来的此消彼长。

  1995年11月8日,江泽民在北京视察时提出:「在对干部进行教育当中,要强调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全国都要这样做,北京市更要起带头作用。」是为「三讲教育」的发端。11月25日,「讲政治」出现在《人民日报》的标题:

  这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给「三讲」下了定义,其中:

  讲政治,包括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纪律、政治鉴别力、政治敏锐性。……各级领导干部要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在思想上、政治上同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当时邓小平已年迈病重,距逝世仅一年多。江泽民为了巩固权力,他所说的「讲政治」,就是承认他的核心地位,服从他的领导。

  江泽民多次强调新闻工作要讲政治。1996年9月,江视察人民日报社,提出「要把新闻舆论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人手里;新闻舆论单位一定要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

习时代,「讲政治」话语翻新

  新时代更要「讲政治」,固权柄。2013年至2019年,《人民日报》上「讲政治」的历年使用篇数如图:

  2016年1月,习近平在第18届中纪委第6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提到:

  「我们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查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苏荣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强调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营造了旗帜鲜明讲政治、从严从紧抓纪律的氛围。」自此,「旗帜鲜明讲政治」在党报中频繁亮相。

  2016年10月召开的18届6中全会确立了习的核心地位,转年2月14日,《人民日报》头版出现「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的评论员文章。

  在稳固权力上,新时代不乏硬核动作;制造口号更是动作频频,扩充了「讲政治」的语料,并产生了「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等高度浓缩的表达形式。

  钱钢老师在2019年语象报告中,盘点了地方党媒和军报对「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发挥,如:

  「忠诚核心、维护核心、看齐核心、追随核心」(重庆,2019.11.22, 《武隆报》)。

  「将维护核心、拥戴核心、追随核心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江西,2019.11.22,《赣南日报》)。

  「把拥戴核心、追随核心作为最大的政治。同心共向、同频共振、同轴共转」(山西,2019.10.29,《潞城新闻》)。

  「政治上坚定拥护核心、思想上高度认同核心、行动上坚决追随核心、组织上自觉维护核心、情感上衷心爱戴核心」(四川,2019.2.15,《凉山日报》)。

  「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做到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2019.3.12,《解放军报》)。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丁薛祥在四中全会后撰文称:

  「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组织。党中央的权威决定各级党组织的权威,各级党组织的权威来自党中央的权威,「两个维护」既不能层层套用,也不能随意延伸。(《人民日报》,2019.11.18)

  讲政治要讲什么,已无须赘言。

病毒肆虐是“政治”

  2020年是中共所说的脱贫攻坚「决胜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的「收官之年」。岁末年初,歌颂领袖丰功伟绩、凸显四个意识的冲锋号已然吹响。

  聚焦到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并不讳言,武汉立志于成为仅次于北上广深的「中国第五城」。

  在疫情迅速蔓延的2020年初,什么是湖北武汉最大的政治?是欢乐祥和的春节,是胜利召开的省、市两会,是脱贫攻坚进入决胜之年,是「两个维护」。每一桩都洋溢着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长江日报》刊登了马国强书记1月10日「在武汉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他强调要旗帜鲜明讲政治。这篇讲话,只字未提新冠肺炎。

  2月15日,《长江日报》刊登「市政府党组会议暨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举行 坚决拥护党中央决定 全力以赴打赢武汉保卫战」:「在以应勇同志为班长的省委领导下,在以王忠林同志为班长的市委带领下,讲政治、顾大局、守规矩。」

  「讲政治」,在不同时间有不同意涵。大疫初期,「不准到处乱讲」是「讲政治」;抗疫开始,封城断路是「讲政治」,速建火神山医院和方舱医院是「讲政治」;抗疫最艰难时期,社区维稳是「讲政治」;抗疫后期,严防外来输入和复工复产是「讲政治」。

  讲政治曾失人心,顾大局曾闯大祸。李文亮医生、江学庆医生和数千人已付出生命的代价,「讲政治」而不讲人性的教训却无人正视,「讲政治」的旗幡还在摇晃。

下载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中国传媒上的「奉劝」

钱钢
2020-05-15

鼓掌的艺术

钱钢
2020-01-19

排比学“习”记

钱钢
2019-03-14

笔迹鉴定:从毛到习

钱钢
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