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CIBS人人广播.有奖游戏第2击》 得奖名单
活动

《CIBS人人广播.有奖游戏第2击》 得奖名单

CIBS人人广播.有奖游戏第2击得奖名单  多谢各位踊跃参与!得奖名单已经出炉喇! 恭喜各位得奖者!我们将于8月内,以电邮传送电子购物券换领代码予得奖者。 得奖名单如下: 28/7 Lau chik kam |Charles Lam | Kan Yuk Chun 29/7 WAN WAI YI |ko shuk yee | Law wing yi 30/7 Wong Wing Hung |Choi Kit Sum | wong chun kau 31/7 tang wai yee |Annie Chu | wong po yip 1/8 Chan Wai Man |Lai Chick Wah | CHEUNG SIU WAH 2/8 Wong Tai Fung |Law Yui Pang | 罗妙莲 3/8 Chan Ching Man |Chow Kwok Kei | Sin Choi Kit 4/8 Law cheng |May Fu | Chow Pik Yan 5/8 Vincent Wu |Cheng yuk fa | Anson Wong 6/8 Yeung Pik Shan |malaiyin | Cheang Ka Yu 7/8 wong man kwong |Law wai hung | LAM HO FAI 8/8 lam hon po |柯荣全 | Seto PY 9/8 Leung Suk Ling |Christine Wong | Elaine Kwan 10/8 cheung seut yeuk |Hui Man Yin | Ho Wing Chi 11/8 WU KA YAN |Apple Fu | lam lai sang 12/8 Chow So Fan |Koo Ka Yan | LEUNG PING YIU 13/8 Lee Siu Ling |Chan Chin Pang | SC Ng 14/8 Cheuk Chi Ting | Hui Sum Yin | Henry Cheung 15/8 何美莲 |lo wing cheong | Tsang Chun Pong 16/8 Cybele Ng |Tsang Sin Yu | WONG KIN LEUNG 17/8 TSUI CHEUK YI |Wy Leung | yip miu lan 注: 香港电台对活动的安排、条款及细则拥有最终决定权。 CIBS人人广播▍社区参与广播节目时段∶ 星期一至四晚上 8-10 星期五至日晚上 8-11 CIBS人人广播▍收听途径∶ 1) 香港电台AM621 2) 网上直播:https://www.rthk.hk/radio/pth 3) 流动应用程式:RTHK Mine 4) 重温:https://cibs.rthk.hk/programme

《香港的无伴奏合唱音乐》:A Cappella 夹出真友谊
节目推介

《香港的无伴奏合唱音乐》:A Cappella 夹出真友谊

夹band的团员各自按乐谱弹对调都可以成事;但A Cappella(无伴奏合唱)则不一样,每一粒音也经过编排,而且要反覆同场练习,达至整首歌全部人都合音准,假如没有夹好,很容易出现撞音。 香港大学无伴奏合唱团Mosaic成立于2006年,是大学通识科以艺术为题的露营活动后应运而生的,启发自香港无伴奏合唱歌手、编曲者及导师冯国东。合唱团由十几位不同学系、学科的同学组成,取名为「马赛克」,寓意每人唱一个声部,然后组成一首动听的无伴奏合唱歌,就像不同颜色的马赛克砖拼成一幅美丽的画。 大律师Dixon、自由工作者乐桦及两子之母的在职妈妈Gladys,曾经是香港大学无伴奏合唱团Mosaic的成员。 作为该团幕后推手之一、却谦称自己当年是团中「阿四」的Dixon,集公开试音招募团员、租房练歌及打响该团在校园内的知名度等多个任务于一身。「合唱团没有向大学申请资助,起初不被人认识,于是找学校的部门、学系倾合作,看看有没有资源可以共用,例如透过mass mail(群发邮件),令更多人知道这个合唱团。」他毕业后亦不忘培养接班人,合唱团慢慢成形后就「放手」,让该团自立。 另一位幕后推手Gladys,即使在大学毕业后仍继续奔波于筹备Mosaic的试音和排练上。她形容第一次公演非常成功,「整个校园演讲厅是满座的」,又分享该团独有的Cheers,有别于惯常所说的「Good Show」,成员之间喜欢在出场前说「The Show is Gooded.」,未表演前已在「预告」表演是完美无瑕的。 要令成员合唱时不走音,需要用到pitch pipe(定音管)。Dixon笑言亦有成员有绝对音准,充当「人肉pitch pipe」。 不负众人所望,Mosaic仍在港大校园内一届又一届地承传下去,规模渐大,发展至每季都有试音公开招募,每年举办音乐会,不单活跃于校园内,更远赴外国公开演出等。这班年轻成员在没有老师的指导下,自己编曲、练歌、接show唱show。 近年事业逐渐回到音乐领域上的Gladys,与仍心系A Cappella的Dixon,毕业后先后组成8人的Just Sing、5人的Metappella无伴奏合唱组合,出现过在不同的场合包括生日会、TED Talks、求婚、商场骚、flash mob(快闪)、楼盘开售日,马拉松日等等,演出既是「精神食粮」,同时也是友谊的养份。 Metapella亦曾试过在机场演出,吸引不少人驻足观看。(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们最难忘2019年在艺穗会的演出:「平时乐队的演出有前奏,有音乐break,人声可以『唞唞』,但A Cappella由头到尾都是人声,当晚就是一场历时2个半小时长的表演。」Dixon心情激动地形容,艺穗会对于小型乐队而言,地位可媲美红馆,「可谓一大里程碑,当晚不设座位,全场站满了人!」 Metapella第一次公演于2019年在艺穗会举行,当晚只有企位,全场站满了人。(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回想起排练过程中要迁就成员忙碌的日程,随年月增长亦各有人生规划,团员也有气馁的时候。「A Cappella很重要的一点是,齐人才可练习,否则要待下次才能练习。」Dixon及Gladys都强调,成员始终认为友谊排第一,比演出成就更为重要,彼此已有默契,「几个人之间若有心病就不能成事,无法对望而唱,所以彼此不单止音乐上要夹到,性格等所有东西要很夹才会做得好。」 Metapella另一成员、本身是流行组合乐印姊妹成员的乐桦,更会按各人声线的特性来编曲,「我们的乐谱有团员专属的名,像是度身订造般。」Dixon说,「我与Gladys作为中间声部,唱腔上有时候会有些不夹,这时我会扮下她的唱腔,之后又发现她也学我的唱腔,慢慢大家就会共鸣到,彼此都不是原来的那把声,当下感觉,啊,这十多年果然不是白夹的,不用说出口就能自动补位。」谈及合唱团的未来发展,三人异口同声说,希望以做原创歌为目标。 Metapella成员之间已养成一定默契。(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那些年,我们游历的体悟
节目推介

《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那些年,我们游历的体悟

有人说,波是圆的。因为热爱足球,CIBS节目《而我不知道可以这样旅行》的主持阿大踏遍欧洲和拉丁美洲百个球场。阿大曾以球迷之名,去到有「地狱主场」之称的土耳其加拉塔沙雷球场,感受炽热甚至疯狂的现场气氛;亦试过以旅游作家之名,「胆粗粗」访问当地著名球会比锡达斯,结果反客为主被电视台访问,更获得盛情招待,「对方知道我的来意后,让我走进本已关闭的球场,绕场一圈,又抛波给我头顶波。结果我返回最惯常的守门员位置,他踢球过来我飞扑接住,现在想起内心还是很兴奋。」 「外国人对足球很狂热」阿大笑说。以南美洲为例,球场看台挂满大横额是常事。在阿根廷,球场坐满时多达几万人一起搭膊头唱跳、喝采。有球迷说,虽然当地并非位处地震带,看台却要建得符合防震水准,就是为了防止激烈的打气活动令看台塌下。另外,当地球场内又曾录得131.76高分贝,写入「在运动场馆内最响亮的人群吼声」的健力士世界纪录。 阿大亦喜欢单车旅行,试过环西西里岛、环台以及西藏单车游。「有时是有计划的,就像当年相约60岁的爸爸去日本四国单车旅行,计划好便带着两架单车上机;有时则是到埗后『想踩就买架单车踩』。」踩单车可以观赏沿途美景,像由广岛踩去四国,经过全长70公里的「岛波海道」,跨海的一道桥,广阔无垠的蓝天碧海都尽入眼帘。旅途上在日本神社买的「家宅平安」牌子,与美好风光一样,一直被他保存留念。 阿大与父亲在日本单车之旅,买了一块祝愿「家宅平安」的牌子留念。 「原来带着熟悉的兴趣去旅行,一样看到很多东西,甚至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经历。以香港为主视觉伸头探看世界,仍然可以发掘更多。」阿大说。 另一位主持波波,跳阿根廷探戈长达14年。阿根廷探戈是一门即兴舞蹈,「只要我带上探戈鞋子,就能参加当地的舞会,也因此认识到很多当地人,因为大家都共通同一样的跳舞语言。」她最钟爱的旅行物品,正是刻有一对探戈男女的玛黛杯,配上阿根廷国茶—玛黛茶是最适合不过。热茶却要用饮管来喝,特制饮管上印有在阿根廷出生的传奇人物哲古华拉的模样,管道特别小,让茶叶不易啜入,也好使人们社交联谊时慢慢品尝。 玛黛杯上正好有一对男女在跳阿根廷探戈。 除了去阿根廷跳探戈,波波也爱到废墟旅游。她曾聘请导游走入切尔诺贝尔,探视经历严重辐射事故后的荒废情况,一些地方已经重新长满树木,还有动物在四周栖息。她又只身到过格鲁吉亚一个小镇,昔日是招待俄罗斯人做水疗的奢华地,苏联解体后变成废墟;亦到过随着东德倒台、德国统一而被遗弃的游乐园、经历过炮火年代仍残留许多军事废墟的台湾金门,「反映这些大型的废墟形成,大多与政权更替有关。」 「我很喜欢旧日的事物,废墟像将昔日的荣光定格;亦很喜欢那种探险的感觉,废墟范围内或会遇到吸毒的人、非法占屋者、动物尸骸等等。有一次我到废墟门口,才知道那是该处被封禁前的最后一日,亲眼目睹工人在门口拉起封锁线、筑起砖墙,那里也正式成为历史。」波波语重心长地说。 波波在古巴殖民地小镇买来一只玩偶,反映当地的人口结构由不同肤色族裔所组成。 「废墟与景点不同的地方是,后者是将其最璀璨、自豪的一面展露出来,前者却是最不愿别人发掘到的一面。」她寄语旅者,在打卡重于一切、网上谣言满天飞的年代,即使到废墟观看,也切忌披露危险或打扰到旁人的地方,要了解当地文化和风土人情,将真实的一面发表出来,以正视听。

《东瀛在身边 — 居港日本人与香港的日本文化》:恍如返乡
节目推介

《东瀛在身边 — 居港日本人与香港的日本文化》:恍如返乡

「在日本居住的时候,我很喜欢观看电视纪录片《丝绸之路》。它触发起我对中国文化的兴趣,于是我就来到香港,先学普通话,然后学广东话,」望月老师以流利的广东话说道。这位资深日文教师曾透过CIBS节目《东瀛在身边 — 居港日本人与香港的日本文化》分享她的在港经历。 虽然望月贵子拥有逾30年在港教学的经验,但她的风格并不传统 任务导向的日文教学法 1988年,望月贵子离开家乡琦玉县,以交换生身份来港,之后在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日本公司工作,结识了日后的丈夫,并展开她的教育事业。 她现于浸会大学教日文。出于爱和尊敬,同学们都称呼她为Sensei。 「香港学生很介意犯错。」 望月老师不喜欢用传统的重覆方式教导文法,取而代之的是,她会要求同学完成一项任务,例如「介绍你最喜欢的香港某地」或「告诉我们你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刻」。透过参与活动,同学们就能学懂语句。 望月老师相信,学习语言的要诀是实践,而非死记硬背。 「我会试着营造舒适的气氛,而且会赞赏同学们勇于尝试。犯错是个学习的机会。」 望月老师自行撰写教材,务求让学生乐在其中。 不必拘礼 大部分香港人,包括笔者,都热衷到日本旅游。而不少人也认为日本人非常有礼。笔者的朋友在日本度假时,总会放下盛气凌人的一面,变得格外谦和。 「不是所有日本人都那么有礼貌,」望月老师告诉笔者,指出这是文化成见。「有些人很无礼,特别是自以为通晓天下事的老男人。」 而另一个成见,则是日本女性较男人更恭顺和被动。 「在我家可不会这样!」望月老师宣称。「我先生很快就知道了!」 家是心之所归 望月老师(中)和CIBS节目主持Victor(左)及Tom摄于录音室内 提到性别平等,望月老师观察到,相较于在家乡,香港男士对女性有特别高的尊重。 「这令我很舒服。我刚抵埗就已经有这种感觉,」她说。「但我希望退休后可以回日本生活。」 「香港很方便,但不是个供人休息的地方。这里的生活空间很狭小,还有空气污染。 「我希望退休之后可以慢下来。在这一点上,日本更加合适我。」 于是笔者问到,她在退休前还想尝试做什么。 「我正在学习弹三味线(一种日式三弦乐器)!我已经在网上学了超过一年,希望能继续精进!」

《一起来找码2》:舞台上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节目推介

《一起来找码2》:舞台上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舞台灯光渐暗,穿着黑色长袍的死亡使者现身。「被童年阴影笼罩,成长时期曾被人出卖的他,透过怂容对生命绝望的人了结生命,和设局令造成社会不公的人『消失』,来消除心中的痛苦。」这是CIBS节目《一起来找码2》主持之一何嘉诚(Karlson)修读香港演艺学院中级戏剧班的毕业作品,经历过职场欺凌的他,形容扮演这个暗黑角色反而「拯救」了他。 在低潮时,他回想起小学时玩过戏剧组,「那段日子我活得最自在,于是希望趁还有活力、对戏剧演出有热诚时,重新回归舞台上,找回自己的初心。」其后他参加糊涂戏班、香港演艺学院等不同短期表演课程,认识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戏精」一同演出,亦萌生制作《一起来找码》系列(「找码」取自‘Drama’谐音)电台节目的念头,带公众认识戏剧。于他而言,演戏「好玩」之处是既可做回自己,亦是在饰演另一个角色,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Karlson个性热情开朗,对戏剧演出富有热诚。 与热情开朗、肢体语言略带点浮夸的Karlson相比下,另一位主持林佩玲(灵星)外表看来很静态,这可能与她过去曾任公共图书馆职员逾十年、又做过1823热线接听市民查询等岗位有关。 「当市民的期望与当局的行动有出入时,作为一个中间人,要想想怎样包装和更好地向市民解释,令他们容易接受。」工作经验和戏剧训练下,她指更学会观察对方的眉头眼额,读懂对方的潜台词,亦学会代入对方角色,设身处地理解对方。 灵星玩大学剧社时,曾饰演七十岁的婆婆,演出入木三分,自此被朋友冠上「婆婆」这花名。 她认同当角色的遭遇与自己接近时,可顺势释放情感,但强调演出时演员与观众应站在同一阵线,「当饰演一些特定的人物,例如猪肉佬、的士佬时,会参杂一些普罗大众都熟悉的形象和口头禅。相反地,有时候太过自我,做自己的小动作,一时『出戏』,观众便没有共情的感觉。」 《一起来找码2》比起第一季,找来更多素人和大学剧社成员,透过访谈、围读一些剧本选段,让大众进一步认识戏剧在日常生活中的影响力和社会价值。其中一个功能就是学习与别人协调,因为戏剧是一集体活动,讲求团队合作。 两人鬼马地演绎,时下年轻人如何「请对方食柠檬」的手势。 曾经是香港公开大学(现称香港都会大学)旧剧社一员的灵星举例指,有位未有拍拖经验的演员,却要饰演一个深爱女友、不舍她离开自己的痴情角色。众人为了带他入戏,「于是抱紧他,在他与她之间筑起人墙分开他们,他却要挣脱。经此一役,他终于体会到出尽力,很想争回爱人的感觉。」 走过剧社不断修改剧本、不分昼夜排戏的青葱岁月,这群「戏精」在一起录制电台节目、围读剧本选段时,又重燃起自己的初心。有嘉宾寄语:戏剧取材自生活,应「学好生活,问好生活,创好生活」,即从小建立正确价值观,往后再追寻与创造人生的意义。 Karlson参加不同表演课程认识到的「戏精」,组成《一起来找码2》的制作团队。

撷取中...
##TITLE##
##CATEGORY##

##TITL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