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四集:24条
2015-04-10

叶刘淑仪:「七一是回归,七二是星期日,七月三日,我是保安局局长,一打开门,很多人涌来问我领居港权。」

《基本法》第24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简称香港居民,包括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

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为:
 ( 一 )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
 ( 二 )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七年以上的中国公民;
( 三 )    第( 一) 、( 二) 两项所列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国籍子女;
( 四 )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持有效旅行证件进入香港、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七年以上并以香港为永久居住地的非中国籍的人;
 ( 五 )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第( 四) 项所列居民在香港所生的未满二十一周岁的子女;
 ( 六 )    第( 一) 至( 五) 项所列居民以外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只在香港有居留权的人。

以上居民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居留权和有资格依照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取得载明其居留权的永久性居民身份证。

香港特别行政区非永久性居民为:有资格依照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取得香港居民身份证,但没有居留权的人。

 

回归后,特区政府面对的第一个管治考验就是居港权案,多个案件惹起争议。

吴家玲案─港人内地所生子女是否要有单程证,才可以有居港权?
陈锦雅案─婴儿出生时,其父或母是否要已经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孩子才可以有居港权?
庄丰源案─在港出世的中国公民,父母都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这些双非婴儿又有没有居港权?
谈雅然案─港人在内地领养儿童又有没有居港权?

回顾1988至89年相关会议记录,发现居港权案件中的争拗,早在《基本法》起草阶段已有预兆,更有人提出各种解决办法。



1988年9月,起草委员与谘询委员居民组交流会 会议纪录
委员A:「有谘询委员问条文是否意味着,九七之后,香港未满18岁的非法入境者可享有香港永久居留权?」

1989年11月,基本法谘询委员会草稿谘询报告
委员B:「有委员说,要列明香港居民在内地出生的子女,都需要循国内途径申请来港,而且要在香港住满七年才可获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

委员C:「有委员建议将,『所生。。。子女』改为『婚生。。。子女』,这就可以杜绝非婚生子女都可以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

《基本法透视》(李昌道、龚晓航)一书披露,《基本法》起草过程中,有香港人甚至预言出吴嘉玲案的案情。

委员D:「条文没有时空限制,即是香港人在九七年前在国内所生、而没有居港权的子女,都会在九七之后突然拥有居港权。假如九七后,他们一日之内突然申请来港,问题就会非常严重。」

既然问题早已存在,为何《基本法》起草委员未有在20多年前对症下药?

 

谭耀宗,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居民基本权利和义务转题小组成员,有份草拟《基本法》第24条。他说:「因为第廿四条,特别是永久性居民的定义上,整个内容都是 在中英联合声明内搬过来的。当时我们都疑问直接搬过来可否有一定的修改,但是内地的委员认为应该依足中英联合声明的相关内容搬过来,而且是一字都不能动 的。因此就算我们再就这个问题上讨论都没有用处。」


《基本法透视》书中记载,当年起草委员会有香港委员,都想中英双方解释清楚。
委员E:「这个是中英政府曾经讨论过,如果改动就会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中英政府应该澄清港人内地所生子女情况,避免出现香港人口会迅速增加这个疑虑。中英政府可能根据一些统计,发现港人内地所生子女其实数目很少。」

 

叶刘淑仪,由83年起担任首席助理保安司,主理英国国籍法和居留权。
「当时人数当然比较少,与内地人结婚或于内地生小孩的情况一定是少。我们提供资料,由上司去讨论,讨论后再写进中英联合声明之内,是保密的。80年代初期比较 少港人于内地结婚,但后来变多了,愈来愈多便发觉有这个漏洞。中英两国如何去处理呢?于是英方提出成立居留权小组,而我便参与中英联合小组中居留权小组的 英方组长,中方组长便是陈佐洱,大概于80年代后期开始讨论。因为居留权很复杂,因此讨论至96年都未完成整个讨论。」

 

居留权专家小组为了填补《基本法》的漏洞,希望透过签署谅解备忘录和修改《入境条例》,规限港人内地子女来港。

「当时是希望透过两组人经过讨论来完成商讨,大家签订『谅解备忘录』,大家写出的细节是大家同意的。当年的历史过程是这样的,立法原意亦是这样的,令立法有所依据。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做成的话,打官司会变得容易处理。」叶刘淑仪说。

 

本来谅解备忘录和新《入境条例》已准备就绪,但事态发展峰回路转。

叶刘淑仪说:「彭定康处理政改问题令到中英关系变得恶劣。因为两国关系不好,后来便停顿下来。彭定康便要求我们不用签署。那条条例我们经已完成草拟,英方已 经完成草拟,但不愿意给予别人。在成立临立会后,中方要交给临立会立法,彭定康便指示我们说「不要立法」。是彭定康不容许我们交给别人处理,回归后方可处 理,因而产生漏洞。其实是因为中英及政改关系不和而造成漏洞。总之我好记得,七一是庆祝回归,七二放一日假,七月三日开门,我做入境处长,充满人来取居港权。很多人都带同子女来,我们才要紧急立法便用中英关系破裂前的条例而通过。」

最后在1997年7月10日,特区政府向临时立法会提出修订《入境条例》。新《入境条例》被认为违反基本法,司法覆核接踵而来,开始漫长的居港权争议。

叶刘淑仪说:「中国内地部门素来都担心香港不能承受这么庞大的人口压力,时时都向我们说『你们承受不了,我们要帮你们把关』。80年代当时,生活水平仍然是负很多。」

 

翻查昔日报章,我们亦发现,基本法起草委员同意内地人来港要办手续和限人数。

 

1987年8月24日 星岛日报
「全体大会第三分组发言人查良庸表示,中英联合声明中列明九七年后中国其他地区人士到港按现行方法处理,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也曾表示,将来内地居民来港的控制会更严格,这应该在《基本法》中明确规定。」

1987年10月29日 东方日报
「基本法中港关系小组中方召集人邵天任解释,九七后,是中国怕香港人太多,单方面限制公民来港。来港人数可由日后的中港政府协商,但《基本法》不宜列明具体批准手续,而最终批准将由中方发出。」

 

为什么政府在居港权案中无办法说服法庭呢?

叶刘淑仪说:「当时我们的律师把文件交予法官,说明是中英联合小组是这样讨论的,这些是筹委会居留权小组曾经提及的。当时法庭指出,这些是《基本法》生效后 的文献,如果是之前的话便是反映立法原意,但如果是96年筹委会的意见,已经是《基本法》通过后,即不能反映立法原意而不接受。」

(逻辑上的确如此,没有理由是起草后才说这是我们的立法原意) 叶刘淑仪续说:「所以后来再打官司,政府的律师大家都是边学边做,例如菲律宾外佣居留权问题,我们找来很多以前的文献的原意都是这样的。」

(若然当年我们能找到90年前有关廿四条的讨论文件,历史会否改写呢?) 叶刘淑仪回答说:「很难说。可能我们的律师和他的团队认为这样的争议已经足够,而我们官员没有辨法去强逼他。」

1999年1月29日,终审法院宣判:港人内地所生子女,不论是否有单程证,只要一旦父或母获得香港居留权,子女便享有居留权。非婚生子女亦享有居留权。

 

不过,法庭判决并非一锤定音。

 

叶刘淑仪说:「因为终审法院的裁决而享有居留权的内地人士达到1,867,500人次。」

1999年6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第廿二及第廿四条,解释港人内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权。

「于人大解释后,这些人便需要如过往一样申请单程证,即是有秩序,透过一日150个配额去进行。」叶刘淑仪说。

 

到底释法是否无可避免呢?

谭耀宗说:「没有什么大不了。」
叶刘淑仪说:「有人都指出,澳门另加数字便变得清晰。境外出生的小孩需要说明是已有居留权的父母,或加上父母必须有居留权。」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环节:刘善茗、张璟莹、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基本法25周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