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六集:第107条
2015-04-20

中英联合声明3.8

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持财政独立。中央人民政府不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征税。

 

香港回归至今,总共有四位财政司司长,曾荫权、梁锦松、唐英年、曾俊华,一共有18份财政预算案。

 

2000年,曾荫权:「我们不知道这个中期性的财赤是结构性,还是同期性的问题。」

2002年,梁锦松:「看情况这个财政赤字都应该是结构性问题。」

2005年,唐英年:「经济正在转型及政府的结构性财赤仍然未消除。」

2015年,曾俊华:「你是看到,大约10年左右,我们开始有结构性赤字。」

 

回归后,几任财政司司长都曾经提及「结构性赤字」。2002年,当时香港正在受亚洲金融风暴打击而处于经济低谷。当年预算案预测香港出现656亿赤字,是香港历年最大赤字预算。当时有人质疑,这份预算案违反《基本法》107条。

 

《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财政预算以量入为出为原则,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并与本地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相适应。」

 

时任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基本法》是说力求收支平衡,政府开支和生产总值相适应,但没有明确说明多少年,所以是否违返《基本法》呢? 我认为我们不是。」



我们翻查1989年11月《基本法》谘询委员会条文总报告,有香港谘委建议删去整条条文,他们认为法律不应包含财政管理策略,加上中英联合声明规定,香港自行处理本身的财政事务,因此特区政府应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对于条文的字眼,仍有很多质疑。

如何为之「量入为出」呢?怎样是「力求」?「力求」有没有约束力呢?谁有权评核特区政府有没有「力求」收支平衡?如果特区政府没有「力求」,是否属于违宪?如何与本地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相适应?适应又怎样解释呢?

 

第107条仍未定稿的时候,条文内曾经出现「在若干财政年度内,保持基本平衡」的字眼,当时内地草委又如何去理解这些问题呢?

 

1988年6月,内地草委访港小组就《基本法》征求意见稿回应辑录

「若干财政年度内」是指在五至十年内,有两三年有赤字,另外两三年有盈余,加起来便是基本平衡…」

「其实这个问题不单止在于平衡预算,更涉及财政储备和盈余的问题。」

「若 果将来财政出现赤字,数字很大,时间很长,而且过去的盈余用完,该怎样呢? 《中英联合声明》没有作出规定,《基本法》亦没有规定,但从逻辑上推论,由于香港是财政独立;中央人民政府便没有义务补足香港的财政赤字,这样香港便只可以借贷,发行债券,但后果需要慎重考虑。」

 

年近93岁的黄保欣,当年是《基本法》草委会财政及经济专题小组召集人,《基本法》第五章有关经济的条文,他给予了很多意见。

黄保欣:「我当时是这样想的,香港没有天然资源,如果用钱太多亦都不能处理。而且亦需要留作备用。」

 

曾经历抗日战争,来到香港白手兴家,黄保欣积壳防饥的理财之道反映在107条上。

黄保欣:「如果依照我自己的意愿去写,《基本法》会写得更加严格,我甚至主张《基本法》内列明政府的开支不得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很多人都反对,这个我认为香港人是有需要明白,钱总有一日用完,有储备总好全部用完。」

 

回望25年前的起草阶段,身为草委的黄保欣更和当年的谘委陈坤耀,1988年8月,一同出席港台的《基本法》节目,为第107条应删去还是保留,有过激烈争论。

主持:「《基本法》起草委员,黄保欣先生。」

黄保欣:「你是否认为我们的预算可任由将来的政府来定,如果要支付很多钱也不要紧呢?」

主持:「《基本法》谘询委员,陈坤耀先生。」

陈坤耀:「我认为将来的特区政府会是一个理性的政府,如果利用经济条文去限制,将来如果想支出更多于社会福利上,而又不容许支出,可能会逼使很多人上街游行。」

黄保欣:「这是关乎几百万人的事,不能说是相不相信。如果我们相信将来的人便不需要法律,《基本法》便是要保障我们会有这样的经济制度。。」

陈坤耀:「我觉得未来经济比较成熟时,为什么不给予市民更多福利呢? 一般人现在认为起草委员怕给予市民福利,对我而言,给予福利,经济成熟,可能是可以考虑的事情。」

陈佐洱:「香港的社会福利,有必要随经济的发展不断去改善和提高,这也写进了《基本法》,97年以后一定会比现在更好。但是人民现在看到,政府的各类社会福利开支,忽然变了一辆超一流的高速赛车,照这个速度往前开,不用多少年,肯定车毁人亡。」

1995年,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代表陈佐洱,指责彭定康政府大幅增加社会福利开支,最终可能会「车毁人亡」。

 

事隔廿年,香港坚尼系数达0.53,政府财政储备高达约8千亿。近年,要求政府增加福利开支和设立全民退休保障的呼声,此起彼落。

黄毓民:「香港的坚尼系数早已超过警界线,年复一年,财政预算案亳无新意,守成有余,开创不足,为何要还富于富?不是还富于贫、还富于民?」

汤家骅:「你有你水深火热,我有我死守粮仓」,到今年已经开始令人感觉不是「估错数」,而是一个极之不负责任的理财哲学。」

梁国雄:「陈佐洱说:「车毁人亡」,拖延了20年,2017都不会实行全民退保。」

 

一个议题,讨论了25年。

专题分类:基本法25周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