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的黄鸭成为海洋学家研究对象
2015-10-18

茫茫大海,经常惹人探索,不过反过来,有时大海也会将外边的世界带到我们面前。

文∶洪磬 (居英港人)



每年在世界各地的沙滩,都会将各种物件冲上岸,令好奇的人可以上去一看究竟,成为所谓「beachcombing」(蒲沙滩)的嗜好。

原本这个字是指沿着岸边采集食物和资源的经济活动,是一种搵食的方式,不过后来渐渐变成碰运气,执拾有趣的漂浮物的收集、收藏行为。

各种漂浮物,各有来历,有的是在岸上冲擦下去的碎片,像浮木,可以拿来做家俬、雕塑和摆设,很有一种来自远方的风味。

而最有趣的,要数更货柜船上掉下来的甚至是沉船的遗骸。其实有一种漂浮物我们都很熟识的了,那就是瓶中信,事实上,很多时候漂浮物也盛载着同样丰富的讯息。

一九九二年一月,一艘由香港驶往北美的货柜船在风浪中有货柜被冲下大海,当中的货物包括二万八千几只浴缸玩具,鲜黄色的洗澡小鸭,有两名海洋学家开始追踪它们的去向,因为水流是无形的,要研究最好的方法就是故意放出漂浮物,不过因为成本和环保的关系,一般最多不过几百个,能收回来的只有十多二十个,样本太少,不太准确。

这次反正有数以万计的漂浮物已经掉到水里,正好用来作免费的研究材料。他们成立了一个网站,在网上呼喻蒲沙滩的人,将找到漂浮小鸭的时间和地点向化报告,用来统计海流的走向和强弱。

因为漂浮小鸭的形象太可爱了,捕捉到公众的想像,世界各地的人都踊跃和应,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同时令黄色小鸭的形象更为人认识。

原来这批小鸭在北太平洋中间投奔怒海之后,一分为二,一部份南下转弯,越过赤道,分别去到澳洲印尼和南美的智利,另一批则在北太平洋绕了几圈之后,在冰封的北冰洋缓缓前进,终于跨到大西洋,先到纽约,然后再调头,横渡北大西洋,来到万里长征的终点英伦三岛。

这也许是第一次,茫茫大海的无形活动、自然现象,直接在我们眼前落幕,让我们感到远方的规律的规模,望着开始甩色而仍带着微笑的小鸭,不其然想起它们沿途的遭遇。那永远会是个谜,但每道轻轻的痕迹都会是无数公里的漂泊和风霜,相比起较为静态的陆上生活,更加不确定而神秘。

蒲沙滩,就像集邮,并不只是机械式的收集和分类,更多的是在小范围的简单整理中投射外边的世界,不同的是,互联网令我们可以将零碎的、局部的资料拼凑成整体的面貌,想像得以印证,反过来加强了个人在世界中的定位和与其他人的联系。

 


【十万八千里】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谭永晖、陆宇光
编导 : 谭永晖、陆宇光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