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时光拾回望】2007年保卫皇后码头(陈景辉)
2017-06-22

2007年保卫皇后码头运动绝食者陈景辉:当本土派变成了封闭、切割及排他的代名词,我更忆发怀念那个可能已被遗忘,于10年前保卫皇后码头中运动诞生的本土。



我是陈景辉,10年前2007年,我有参与保卫皇后码头运动,当时我是绝食者之一,不经不觉,保卫皇后码头已经10周年。我们当时成立了一个名为本土行动的松散组织。在那个年头,不论是民主派或社运团体都不喜欢使用本土这个字,当时我们刻意以本土这一具有浓厚情感,以及愿意为这地方作出行动的承诺,来定位自己的主体认同。

至今时今日当「本土派」在封闭族群主义主导下,变得愈来愈具有排斥性,同时香港人仍然无法命运自由,面对今日的局面,我就更怀念那场爆发于2007年的保卫皇后码头运动。

如果要我选取一件代表皇后码头运动的物件,我会选一艘船,名为「本土号」。话说在97之前的香港,皇后码头除了作为公众码头,它也被用作英国皇室成员和港督在履新登岸等重要仪式场地,蕴含很大的殖民统治的象征意义。因为当时我们并不恋殖,于是我们构思了一个重要行动,名为「人民登陆皇后」。

我们租了一艘船,命名作本土号,同时邀请来自不同背景、关注各种社会议题的公民团体及社群,一同上船由尖沙咀出发至皇后码头,他们包括深水埗、湾仔的旧区居民、环保人士、大学生、知识份子及外佣团体等等。

为何会有「人民登陆皇后」的构思?因为其具有重要的本土意义。第一,它说明了,假使我备要真真正正地脱离97前的殖民地状态,需要做的并不是直接拆掉皇后码头此一殖民标志。相反,我们要将政治权力真正交还下放予香港的普罗民众。我们认为匆匆拆毁皇后码头只会导致殖民统治更易借尸还魂。反之,真正的解放在于并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所以我们不只要记着皇室人员及总督登岸的仪式,我们更要颠覆它的政治意义。

「本土号」的意义除了是登陆皇后码头,我还希望大家注意我们是如何看待「本土」。我们当时的本土观念是相对开放多元的,本土的议程与今天大不同,即是今日以另一族人为敌人那种自保切割式的本土。当时我们的本土首先以这个社会的受压迫阶层为念作为我们认同的对象,挑战城市生活中的各式社会不平等。另一方面,我们追认这个地方公民社会的自主抗争传统,例如,66年苏守忠天星码头绝食抗争,以70年代于皇后码头出现的各种社会运动。这构成了我们保卫皇后码头的重要理由。

我们构想的本土认同跟这个地方的公民自主抗争传统紧密相连,而非现在那种流行成败论英雄式的逻辑。遗憾是主权移交20周年的今天,我们已再没有一个可供登录的皇后码头,而命运自主的希望更像看不见彼岸,像个天方夜谭。当本土派变成了封闭、切割及排他的代名词,我更忆发怀念那个可能已被遗忘,于10年前保卫皇后码头中运动诞生的本土。

 

《自由风自由PHONE》回归20周年特辑-廿年回归拾回望

制作:陈颢之

监制:郑婉薇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评论员∶黄岳永、陈婉娴、李卓人、张国华 (2017年1月2日起)

监制:郑婉薇

制作团队:黄晓玲、林咏雯、王磊、陈颢之

专题分类:回归二十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