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时光拾回望】回归廿年。三次政改(刘慧卿)
2017-06-30

我是刘慧卿。转眼间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成立了20周年,而我更当了立法局和立法会议员25年,去年10月退下立法会的工作。

我从政20多年,尽力为香港争取民主选举,捍卫在英国殖民地时代享有的法治和自由,这亦是中英政府在1984年颁布的联合声明中有关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诺。



多年来,有市民和外国朋友指出,向中国政府争取民主就是与虎谋皮,一定不会成功。但既然一国两制是北京向香港和国际社会作出的承诺,港人就要将死马当活马医。

这做法不是自欺欺人,而是无办法之中的办法,因为香港人不是要搞革命,也不支持用暴力和流血的抗争。但他们同意要努力争取民主,捍卫自由和法治。做了七届民意代表,我明白很多香港人承认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但他们十分恐惧共产党管治。因此当年邓小平强调97年一定要收回香港,但港人不用害怕,因为北京会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香港人亦视「一国两制」为防火墙,挡着共产党管治。而要体现这承诺,就要让香港发展民主政制。基本法亦只是规定香港于回归后10年的政制安排,意味可于2007年作出改变,甚至进行普选。

在2010年,行政长官曾荫权推出循序渐进的政改方案,建议立法会增加5个地区直选和5个区议会功能组别议席。在最后关头,北京推翻自己的决定,接受民主党的修订,增加5个区议会功能组别议席,容许300多名区议员参选,但让300多万名不属传统功能组别的选民有权投票,因此每个港人都有两票。

我支持这方案,因为可以令政制改革行前一步,而北京更指出,政改方案获得通过,符合了基本法有关循序渐进的规定,因此香港人可以在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之后普选立法会。在此之前,北京从来无接受过民主派人士提出的建议,因此这一次是一个突破,可惜亦是唯一的突破。

北京在2014年提出的普选行政长官方案,并不符合普选的定义,因为方案不能给市民一个「无不合理限制,有真正选择」的选举制度,因此是假普选。民主党当然不可以接受,更认为北京是违反了普选的承诺。

7月1日林郑月娥与其班子便会走马上任她对重启政改没有时间表,令人觉得民主路寸步难行。特区成立了20年,但民主选举仍然遥不可及。林郑月娥当选行政长官后指出,其首要工作是改善行政立法关系,我非常同意,并期望北京能容许她与泛民和其他议员合作,就重大议题互相妥协、达成共识,并能在立法会顺利通过。若林郑月娥能与立法会各党派加强沟通和合作,建立亘信,是有利处理政改和其他争议性的议题。

有评论指出,内地和特区的极左势力人士,非常敌视民主派。他们希望操控和影响林郑月娥的施政,延续梁振英赶尽杀绝的路线,尽力打击和孤立民主派。这些人认为民主派是反中乱港,不能信任,因此不会同意特区政府与民主派沟通和合作。

香港未来可否重启政改,政府施政会否畅顺,一定程度要看这些极左势力会否收敛,北京是否愿意让林郑月娥靠自己的能力和理想去管治香港,还是要事事干预,令她如梁振英一样,只是北京的傀儡。若是后者,就是香港的悲哀,更可能令特区万劫不复。

 

《自由风自由PHONE》回归20周年特辑-廿年时光拾回望

制作:黄晓玲、陈颢之、高福慧、林咏雯、王磊、罗柏伦
监制:郑婉薇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评论员∶黄岳永、陈婉娴、李卓人、张国华 (2017年1月2日起)

监制:郑婉薇

制作团队:黄晓玲、林咏雯、王磊、陈颢之

专题分类:回归二十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