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引发宪制危机?
2019-04-10

英国脱欧一波三折。下议院早前以一票之差,通过由跨党派议员提出的紧急动议,立例强制文翠珊向欧盟寻求进一步延长脱欧限期,并且规定延长多久须由国会决定,避免4月12日英国无协议脱欧。

这是一个极罕见的情况。因为立法程序一般非常冗长,但下议院今次只是用了4个小时就完成审议这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法案。有评论说,事件显示国会试图进一步剥夺文翠珊政府处理脱欧问题的权力,并担当更主导角色,是危是机?陈家洛教授在《十万八千里中》详细分析。



英国首相文翠珊45日正式致函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要求再度押后脱欧限期至630日。欧洲议会选举将会于523日举行,并会于71日展开新会期。文翠珊在信中说,政府仍希望在523前通过协议并正式脱欧,所以若成功,英国建议提早中止延长期但文翠珊亦承诺,如果国会未能赶及通过脱欧协议,英国将参与523日的欧洲议会选举。文翠珊的提议,意味着是想赶及在欧洲议会选举前脱欧。

 

在现阶段英国做两手准备,即在处理协议的同时准备举行选举。包括预订地点、准备文具等;各政党也要为参选制订应急计划,但分析指他们暂时仍不能公开拉票,以免选民反感。

 

延期需要全体欧盟成员国同意,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反建议在英国国会批准协议的情况下,让英国「弹性延期」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至2020331日。但是否所有欧盟国家都同意?仍有待观察。

 

由英国政府与议会角力,到否决协议,再到向欧盟请求延期脱欧;彷佛已经形成一个无限轮回。但紧贴脱欧进展的朋友,都会形容过去一星期是刺激的、创造历史的一星期。因为脱欧有三大发展∶

 

  1. 英国首相文翠珊两次邀请工党领袖郝尔彬会晤,商讨有咩方法可以突破僵局。分析指这举动标志着文翠珊策略转变,过去一个月她试图争取反欧盟议员以及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盟友支持,但以失败告终。向工党伸手暗示为她愿意让英国在退欧后,与欧盟保持更密切关系。外界未知道双方谈判的内容,只知道有触及过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但双方并未达成协议。

 

其实这是一着险棋,因为对于保守党内疑欧洲派来讲,和工党商量好可能会令脱欧协议变得「更软」,例如∶工党一直在推动英国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内。文翠珊咁做有可能令主张硬脱欧党员与她决裂。例如∶前外相 约翰逊 就在Twitter上称:「内阁决定把脱欧的最终处理权委托给郝尔宾和工党,这真让人失望。」

 

对于工党而言,由于文翠珊已经明言所有改动只能写在无法律约束力的政治宣言上,一旦脱欧协议通过,文翠珊下台,继任者会否按照双方倾好的方向与欧盟谈判?真系只能「讲个信字」!亦有工党成员质疑一切只是个「政治陷阱」,保守党希望将工党拉落水,分担未能通过协议的政治责任。

 

  1. 下议院在周一举行了第二轮指示性投票,候选的四个方案再次无一得到过半数议员赞成。随后,有议员动议要在下星期设第三轮指示性投票,但因支持与反对票数相同,议长白高汉出手投下决定性一票,投下反对票。换言之,下星期不会再有更多意向投票。

 

第二轮指示性投票中,四个选项包括∶英国继续留在关税同盟;及共同巿场2.0方案。这两个方案在上一轮指示性投票中已经出现过,并且取得较多的赞成票。今次留在关税同盟的选项更是以273票赞成对276票反对,3票之差被否决。另外两个选项是就脱欧协议举行二次公投,以及撤回《里斯本条约》第50条停止脱欧方案。

 

结果显示,即使将选项减少,议员依然拒绝妥协。他们只愿意支持自己最乐见的方案。例如∶33位议员(主要是独立议员和部分工党议员),支持就脱欧协议举行二次公投,但反对英国继续留在关税同盟。比起政府方案,这些人明显地较欢迎英国继续留在关税同盟,但他们因为更想全盘推倒脱欧协议,而如此投票。不少保守党议员更对四个选项都投下反对票,对为脱欧寻求另一条出路亳无贡献。

 

另外,下议院在周三(43日)投票表决,否决下周一(48日)议会再就脱欧选项举行更多「指示式投票」,煞停了重复进行指示式投票的轮回局面。有关动议的赞成和反对票各有310票,罕有地需要议长白高汉投下关键一票,

 

今次是自1993年就欧盟条约表决以来,26年再次出现议会同票,需由议长投下最终一票的情况。依照英国的传统议事惯例,议长不会投票,当要投下决定性一票时,必须保持议长的中立性,因此要投下最能够维持原状的一票。以法案为例,如果是二读阶段,议长一般投赞成,令法案审议可进入三读,国会可继续辩论议案,让讨论可维持下去,才算最维持原状;但到了最后一步的三读,则要投反对票,因为不让法案通过才算最维持原状。

 

  1. 下议院在周三会议上,以一票之差通过由跨党派留欧派议员提出的紧急动议,立例强制文翠珊向欧盟寻求进一步延长脱欧限期,并且规定延长多久须由国会决定,避免412日英国无协议脱欧。分析指,法案将进一步剥夺文翠珊政府处理脱欧问题的权力。

 

这是一个极罕见的情况。因为正常的立法程序要经过首读、二读、委员会阶段、让议员提出修正案的报告阶段;以及最后的三读阶段。除了首读,每一个阶段都可以有冗长的辩论,所以一条法案拖几年是常有之事。但今次,下议院只是用了4个小时就完成了辩论和审议这一项非常重要的法案;而议案最终只以313312票通过。

 

另外,议案并无提及议会要求的延期是一个点的延期,是长是短?你可以想像假如那313位赞成议员中,只要有1位不同意其余议员主张的延期方案,讨论好有可能就要推倒重来。另外,若欧盟拒绝国会的延期申请,政府应该如何做?法案亦未有提及。

 

脱欧讨论期间,英国国会发生大量从未/多年来都无发生过的事情。其中一件事是,星期四下议院议事厅天花突然现漏水,下议院全体会议要因此暂停。有人形容英国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解构国会主导脱欧是否宪制危机。

 


【十万八千里】

主持:陆宇光、谭永晖、高福慧
编导:高福慧
监制:陆宇光

【十万八千里】六十分钟陪你走遍世界
逢星期六上午11时至中午12时FM92.6香港电台第一台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