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反拆迁领袖多为女性
2014-08-17

柬埔寨一向是一个女权非常低落的国度,家庭暴力问题非常严重,城市的情况随着女性就业改善而有所进步,但在乡村地方,被丈夫打还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还被许多女性当作信条。2007年前,所有柬埔寨学生都要读一篇叫《女人的责任》的学校范文,讲述女性要如何对丈夫百般顺从,就算被暴力对待也不能离弃丈夫。零七年后金边的学校已经将这篇文章剔出学校范围外,但全国其他地方的学校,有不少仍然在教这一套观念。



但今年七月我到了柬埔寨进行采访,就发现在社运抗争者的行列中,有不少领袖和组织者,都是女性。例如今次我去了采访因金边国 际机场抗建,而被迫迁的柬埔寨人,受影响的五个社区选出两个抗争领袖,都是女性。我跟其中一个抗争领袖Chray Nim交谈过,她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主妇,育有两个孩子,十年前跟丈夫买了机场旁的一块土地建屋,以为生活虽困苦但还有个家,没有想过有天会被迫迁。 然而两年前某天,政府突然对他们这个社区的人下驱逐令,她才为了保卫家园站出来抗争。

 

但其实,要柬埔寨人出来抗争, 一点都不容易。我跟帮助金边被迫迁社群多年的社运人士Sia谈过,他说因为柬埔寨经历过赤柬的恐怖,许多柬埔寨人都有创伤后遗症,非常害怕反对权威,加上 洪森政府对异见人士的暴力打压,许多柬埔寨人都非常害怕卷入政治,要召集柬埔寨民众上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然而在柬埔寨抗争危险,为何抗争领袖都是女 性?原因原来很矛盾,因为女性被视为弱者,柬埔寨警察不敢对女性使用暴力,有女性社运人士,可以令抗争现场的环境比较安全。Sia甚至跟我说,女性的亲和 力竟然可以令柬埔寨出名暴戾的警察,都愿意帮助他们抗争,不会故意为难。所以Chray Nim这位普通的家庭主妇,就是这样走上了社运之路。

 

其 实柬埔寨的圈地问题可谓非常严重,九十年代后,柬埔寨开始自由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但这种自由市场经济没有对柬埔寨人民的生活带来太多改善,却令二千二百 万公顷的土地被政府强行征收,落入中国和越南的大型企业之手。柬埔寨经历多年战乱,土地拥有权非常不明确,法律灰色地带甚多,许多官员和企业收地,甚至一 毛钱都不赔偿。而迫迁的过程更是暴力血腥,警察曾经开枪导致示威者死亡,2012年又有帮居民保卫家园的社运人士被杀。Sia也说他不时害怕会成为政府的 目标,其实之前金边万谷湖收地的案件,也是因为他组织居民抗争,迫使政府将计划搁置。无独有偶,万谷湖的抗争领袖也是女性。相信在可见将来,会有更多女性 加入这个行列,意识到在这样保守的社会,自己也可以推动改变。


撰稿∶陈婉容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