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足印:葡国生态村向资源掠夺说不
2014-08-30

不少朋友最近都有一个感受:愈来愈不想看新闻,由乌克兰内战,马航空难、到刚刚停火以巴在加沙的冲突、还有伊克拉内战、伊波拉病毒,无日无之,纷纷扰扰。

世界和平究竟是否只是痴人说梦呢?

 

这个问题,人类问了很久。 早前我就去了一个全球和平研究中心,被形容为兴建中的乌托邦的地方Tamera。那里的人,找了答案三十多年。

计划的源起是1978年反战浪潮后的德国,一班人决定离群而居  探索和平社群的模式,1995年搬到葡萄牙南部建立Tamera。我由首都里斯本坐了2个多小时的火车,再驳40分钟车,经过沙尘滚滚的荒野,慢慢去到有果树、湖泊的绿州,就知道我到达了。载我入村的司机先生说,这里原本都是荒芜一片,只是多年来复耕造湖,修复水土才绿起来。他们相信和平, 由每个人和自已、和伴侣、和大自然真诚共处开始,这片绿州就是见证。

今天许多战争也 以正义为名,争夺石油、粮水为实,所以探索能源、粮食和水资源独立自给的模式是研究重点。在那里煮饭,不是扭开炉头就有火,而是要转动2层楼高的铁镬,收集热能代替炉火;去完洗手间,不是拉制就冲水,他们用的是旱厕,减少用水,化排泄物为肥料,还吸引燕子   在厕所下筑巢繁殖。我一路方便还一路听到燕子唱歌,好写意。他们用吸热草坪屋顶代替冷气;夜晚无街灯,但有银河照耀。3日来我餐餐食斋,才发现新鲜摘下来瓜菜原来好美味。他们用这些实验去证明,资源不足只是政权、企业利用人们的贪方便和私欲,制造出来的谎言。

但要和平,人心比资源重要。Tamera最大的规条,是对自己,对人都不说大话。村民对某人某事有意见,会摊出来170个村民共同讨论,村中大事都经集体议决,他们相信这样才能防止流言私怨,建立出这个互信的群体。在那里住左8年,今年24岁的Martin Winiecki告诉我,在村内成长,得到 也要付出好多爱和耐性,是他最难学习的功课。

老实说,村内生活简朴近乎刻苦,司机先生接载我们的私家车比我还老,他身上的恤衫穿了20多年。我问他为什么过了近30年还甘之如饴?他说因为在这里他不用被迫参与制度暴力,买一件衫担心成为剥削孟加拉童工的帮凶;买一部手提,担心内里的矿物造成刚果内战,可以生活得问心无愧。

隐居深山,但他们不独善其身。近年举办和平学校,分享资源自给的知识。在最近加沙战火下,计划创办人Sa bine Lichtenfels 和2位成员到前綫支援以巴双方的人道工作者,仲和他们擧行工作营「We refuse to be enemies」,在炮火中想像和平。

你可能会觉得他们天真,但Tamera的建立正证明,坚持才有改变的可能。

相片来源:撰稿者 Tamera Healing Biotope

撰稿∶刘德欣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