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宗师】张志刚∶辩论如下棋
2016-02-11

环节: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环节主持:陆宇光、林家萍

主持:张志刚给别人的印象都是能言善辩,不如介绍自己当年是什么时候参加辩论赛?

张志刚:我在1982年参加中大辩论队,即我刚刚读第二年班的时候。跟很多大家听到的选美故事一样,不是自己主动参加的。有个朋友想试试,便邀请我一起。我想大约有几十个人参加,大约筛选十个人。结果我和我的朋友都成功,入了队。

那时港大、中大有一个两大辩论赛。我参加的时候,是第十一、二届,是一件盛事来的。只是为了一场比赛,大家的队员会集训大约三个月。

我计算过,那时一个星期集训三次,三次就每次三个钟,那时一科修三个学分三个小时,即是等如修三科一样。另外,时间大约是新年和圣诞假,会独立集训,那时我们去乌溪沙,四日三夜,一日三场。所以计算上来,等如一个学期的学分。

主持:大家都是年青人,会否都主要去玩?

张志刚:没有没有,全部是集训。那时比赛的特色是即兴辩论,即是没有事先公布题目。大会公布命题后,各队就各自锁入一间房,只有你们那一队人可以大家讨论,六十分钟之后就出场。这比赛不单止磨练辩论技巧,同时几乎所有有机会出的命题,都要有一定的认识。试过有一年出中药,什么叫中药?你如何定义什么叫中药?那时没有流动电话,不可以打电话出去请救兵。所以大都数社会性、经济、政治的命题,都要自己啄磨过一次。那个训练可以说是我大学里一个最获益的活动,甚至可能比读任何一个课程更加重要。

主持:你刚才说会去乌溪沙集训,介不介意透露一下集训的内容是什么,有没有地狱式训练?

张志刚:是地狱式训练!上午,中午,夜晚各一场,一日三场。如果你四日,随时有八、九场。八、九场,真的是地狱式训练。其实就是入去做十多场辩论比赛。不停说话、不停思考,互相大家去挑战对方。当然你做完一场辩论比赛会去检讨。那时的教练会入来探班,带很多零食,其中包括郑宇硕教授。

那时我们有明星级的教练。专精经济、中文、文学、政治的教练都会来教一堂两堂,好受益。

主持:不少辩题都是有关时事,你那时八十年代初的辩题通常是什么题目呢?

张志刚:例如同性恋,比较CLASSIC点的辩题,有死刑;有哲学性点的,金钱是否万能,有钱能否令你开心。还有如民主、政制,各方面都有。我记得我到八四年,香港电台主办的,那个应该叫做大学辩论赛,应该都是港大中大,有别于我们以前的比赛,在电视上辩论的。那时的题目我到现在还记得,就是「区议会既已成立,市政局便不应存在」。我们是正方。

主持:当时你打什么位置、采取什么策略?

张志刚:我应该是队长。我们采取奇兵突袭的策略。对手想不到我们会这样讲。因为你这一个辩题,是有一个关系。你要证明一件事,即是区议会成立,所以取消市政局。但是区议会和市政局的功能不一样:市政局当时是有行政的职能,但是区议会不过是谘询架构,那你怎样以谘询架构取代有行政职能的组织呢?

我们挖空心思,就一个明显不利的辩题,找到一些观点出来,令到对手有点难招架。最后我们是赢的。

主持:结果市政局真是在2000年被杀,当年你在辩论的时候思考的讨论,跟社会上面的讨论有没有分别呢?

张志刚:很大分别。因为一般的社会讨论,只是谈市政局应否存在,但不会将原因归因于区议会的成立。如何将两者拉上关系?我们那时做得几到位,讲得几好的。对手没有想过我们这样讲,所以也乱了阵脚。

主持:你在辩论的过程中接触过不同的社会议题。在大学辩论的经验,是否帮到你日后从政或事业的发展?

张志刚:从政只是近年的事而已。最初的时候是很大帮助,说话会清楚很多。我们在辩论中会分开两件事,第一是内容,第二是表达能力。内容当然是要靠日积月累,表达能力就是如何将你要讲的东西清楚表达出来,兼且有说服力。两件事我们都花了很长时间。所以一般辩论员找工作都是较「着数」的,因为见工面试时,你取得很大的优势,去说服你的雇主。其实我们一生人做的事,很多都是说服,包括你拍拖如何去说服女伴,你是好的男朋友。

主持:你有没有用过这些招数呢

张志刚:这个少不免吧!如何说服女性认为你是合适的终身伴侣。说服一间公司聘请你、为什么请你是好的。辩论可以令到我们一般知识丰富,以及说服能力,如何说服人家、打动人家的能力,都在商场、政界,方方面面都有用。

主持:刚才你讲到,有一场很难忘的比赛,为你带来第一份工作,是否真的呢?

张志刚:就是你们的工作(笑)。我曾经在港台做过四年。因为那场(辩论比赛)是香港电台制作的。那时张楚勇先生离职,他们那时需要找一个人去顶替这个职位。他们见过我的表现,好像不错,不如叫他来试音考试吧。如果我没记错,好像还是在这个房间做试音测试。考官叫我用两分钟,谈谈在这个录音室里,任何一件物件,要用那件物件讲两分钟。我就选了那台钢琴。

主持:现在那钢琴还在呢。你那时讲了什么呢?

张志刚:我说从小到大我都很喜欢钢琴。每次见到有钢琴,我都走过去弹奏几下。虽然我不会弹钢琴,但我一弹钢琴,琴键发出的声音,抑扬顿挫,令我们的情感可以好好地表达,诸如此类。

主持:很厉害呢。急才是如何训练的呢?现在中学生都要在文凭试中考会话,很多人都想,如何训练急才?有秘诀给大家吗?

张志刚:首先讲句老生常谈的,熟能生巧,有很多东西不是你的急才,只是以前想过了。如果经常思考,经常想不同的问题,你再问我一个问题,可能我之前已想过类似的问题,那我就可以快点反应。还有一些多角度思考的模式,即是如何找一些关键的东西,一些联想,都是可以训练出来的。

主持:你近年从政,很多人都会来问你一些尖锐的问题,其中有没有用到辩论技巧?

张志刚:有,无论多尖锐也好,你要明白问题,把握问题的本身,就好像辩论时你要理解辩题一样。要有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利与弊。我们每看一个问题的时候,不会只看单面的,要多方面去看这个问题。所以每看一个问题时,角度会比较阔,自然理解层次就会较深。

主持:你有没有常用的招数?

张志刚:有一个非常好、我经常都会用得到的,就是思考不是只想我们这边的事,最主要是想对方如何想。所以后来从商、你去见一个客人,你要想想客人在想什么。当然如刚才所说,追女仔要想想这位女士想什么。尽量想想对方在想什么。多想几步,好像下棋一样。下棋时我们通常想三步、五步,高手甚至想到十步。你愈想得多,你就会准备得愈好,你就会处于一个好的位置。

张志刚的辩论小秘密
主持:我们每一集都会请嘉宾讲讲辩论的小秘密。张志刚有没有辩论小秘密跟大家分享?

张志刚:秘密就是,一定要想人家想的东西。我们以前参加辩论赛,准备的时候,通常都有另一组人去扮演你的对手。他扮演了对手,他想的事他就会告诉你。我们在现实中,有时未必有人扮演你的对手,就要一心二用了。

主持:就好像武林高手般?

张志刚:对了,左手划圆,右手划方。那就可以想得更多,好像孙子兵法所言∶多算胜,少算不胜。想多些,算多些,你想得层次愈深,愈想人家在想什么,你就会愈立于不败之地。

***** *****

 



【辩论宗师】由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辩水平。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2月17日起
星期日晚上九时
叶冠霖、陆宇光主持

 

专题分类:大专辩论赛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