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1109】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 张善喻
2019-11-09

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张善喻——法庭频发临时禁制令之忧

标题由编所加

Frances:

 你这次回港来去匆匆,幸好我们 还能在太古城吃了一顿晚饭 。真想不到隔了数天 ,太古城的商场竟成为了「战区 」。 自大学认识你,你说话总是温柔婉转 , 但这次谈及香港的现况时, 你也不禁气愤难平 。试问谁不会呢?你问我最近忙什么, 我还是在研究跟私隠法和言论自由有关的议题 , 而最近可热闹了。  法院在一个多月内最少四次颁下临时禁制令, 包括禁止披露苹果日报员工的个人资料 、禁止选举管理委员会向公众披露选民资料、 禁止披露警员及其家属资料 ,及禁止在互联网的平台或媒介上促进、鼓励和煽动暴力 。 也许 ,香港很快会变为「禁制令之都」 。

我们过往学人权法 , 明白到法庭不应轻易颁下禁制令限制言论自由,因这涉及 宪法保护的权利,以及有违普通法不轻易以言入罪和不应任意为言论作事前限制(prior restraint)的原则 。 但一位并非法律系的同事却跟我说,他认为法庭做得对。  他甚至不明白为何另一项涉及无线电视申请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袭击其记者及毁坏其财物的禁制令会遭法庭拒绝。对他来说 ,既然行为本身已属违法 , 为何不能颁下禁制令以加强阻吓作用? 但我们念法律的人知道,正正由于规管的行为 已受刑法约束, 法庭便不应轻易以民法给予当事人不必要的保障。 况且,最近两次律政司以公众利益守护者身份向法庭申请的临时禁制令,都是在没有答辩人可提出相反或全面的法律观点的情况下,由法官即日作出,所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有可能影响全香港所有人的言论自由,但行文用字却存在很多不清晰明确的地方,令人无所适从。

首先 ,针对警员及其家属被起底及滋扰的禁制令, 除了禁止披露个人资料的行为外,任何恐吓 、骚扰、威胁 、烦扰警员及其配偶或家属也属违法 。恐吓 、骚扰、威胁这些用词有特定的法律含义,但何谓「烦扰」(pester)呢?若果有人将一些警员在近距离以胡椒喷雾喷射和平示威者或记者的相片发布,会否被视为「烦扰」有关警务人员,因而构成违反禁制令的藐视法庭行为呢?「烦扰」本身并不违反现行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为何现在又会变成藐视法庭的行为呢?法庭是否应该变相地取代立法会的职能,制定新的法律呢?

而另一项针对在互联网的平台或媒介鼓吹暴力言论的禁制令也同样用了含糊不清的字眼 。禁制令的范围包括在互联网故意发布任何促进(promote)、鼓励(encourage)或煽动使用或威胁使用暴力的材料或信息,并同时有意图或相当可能造成在香港内的人身伤害或财物损害 。同样,何谓「促进」或「鼓励」呢?例如在互联网呐喊或高唱「以血肉筑成新的长城」、「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杀无赦」或「革命尚未成功」等言论会否被视为「促进」或「鼓励」使用暴力,而又「相当可能」引发暴力造成在香港内的人身伤害呢?又例如,某一集团的高层说了些令某些人非常反感的言论,而有人用图文并茂的方法在网上突显该言论,最后引致该集团的餐厅遭受破坏,这是否构成「促进」或「鼓励」了暴力?若是,到底是原本说话的人应负责还是在网上传播信息的人?

你我也深明法律用字讲求准确清晰 ,法院最近颁下的临时禁制令实在令人担忧。 这不禁令我想起近日在校园法律楼外看到的一句涂鸦,大意是:「今时今日为何还要读法律?」  也许正正因为在这大时代中,我们更加应该读法律 。

 希望你下次回港时, 香港能够有另一番更好的景象。

伦敦天气已转凉,请保重身体。

Anne

2019年11月9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