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10306】岭南大学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助理教授 欧阳达初
2021-03-06

岭南大学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助理教授欧阳达初——政府有条件增加资源应对失业潮 保障市民生计

*标题由编辑所加

各位在生活里挣扎的香港市民: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在面对疫情带来的经济萧条、政治自由受到严重挑战的时间,大家都感到彷徨不安。特别是经历失业的打工仔女,更加百上加斤。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同我们的遭遇很接近,国际劳工组织在年初发表报告,回顾了去年不同国家受疫情影响的就业状况,原来世界上超过93%工人所在的地区,出现不同程度的工作场所关闭,全球流失了大约8.8%的总工时,等同2亿5千万份全职工作,大约是2009年金融海啸后的4倍,酒店、饮食、文化、零售是重灾区。比较来说,欧洲及亚洲的就业损失较美洲相对为轻,因为她们有较强的政策维持职位,例如政府对企业雇员的直接资助等。她们亦有较全面的收入保障,减低工人因为失业带来的收入损失。它告诉我们,疫情的影响虽是全球性,但各国政府的应对政策对减弱这些影响仍举足轻重。国际劳工组织就建议四大支柱,保障工人及基层市民的生计,包括刺激经济与就业、支持收入保障及保留企业员工、维护在职人士的权益,以及促进不同持份者的参与。

而香港,就在刚推出的财政预算案中提出了针对失业人士的「个人特惠贷款」。虽为部分有周转需要的失业人士提供多一个选择,但问题是这个措施的背景,是政府拒绝接纳民间、学界的意见,设立新的或是临时的失业援助制度。当我听到这个政策时,的确感到错愕及失望。似乎政府将社会保障不足的问题,化约成为个人的债务问题,将责任推卸给廿多万名失业工人。

政府可能参考了中小企贷款计划,照办煮碗地放在失业人士身上。借贷对企业做生意来说可能是常态,但是对失业人士来说却可能是要面对不少风险。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许正宇,曾提及预期的坏账率是25%,即大约四份之一个案都可能无力偿还。其实失业人士在借贷一年后,需要偿还本金利息,否则要面对银行追数及破产的可能。整体来说,政府没有为失业人士提供最好、最有保障的政策,反而提供了最差的选择:以个人债务、透支未来的方法,来处理失业人士开饭的问题,并不是保障失业人士的有效措施。我认为以政府的能力,可以做到的绝不止这些。

当然,每当提及失业援助金时,政府总有不同的理由推塘,最近就认为引入短期失业救济,可能与现行措施重叠。究竟现行有什么招数?原来就是指失业综援放宽资产限额,以及调低在职家庭津贴的工时要求。但事实上,绝大部份的失业人士都没有申请或不合资格申请。2020年年底大约有20000名失业综援的受助人,而第四季的失业人士为245800人,即失业综援只能覆盖约7.7%的失业人士。除此之外,政府亦将在职家庭津贴的工作时间,暂时调低至72小时,希望支持到一些工时遭削减的在职家庭。

平情而论,放宽这两个以扶贫作为目标的福利制度,的确可帮助部份身处资格边缘的家庭获得支援。但这两个制度的性质,并不是要于短期内维持失业人士的购买力,即使稍为降低申请门槛,亦只能为身陷贫穷或接近贫穷的失业及就业不足家庭,提供安全网。更加不用提及这些需要审查的福利,长期都带有标签及申请的行政问题,而政府过去亦未有积极厘清大众对这些制度的偏见和误解,以至难以为失业人士提供适切的保障。所以,每当政府说已提供足够的措施时,我总是觉得得啖笑。

综观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政府似乎相信只要控制疫情,市道自然复苏,失业率就会见顶,所以不会再有去年反周期政策的力道。虽然今年财政司司长都是维持赤字预算,但规模很明显较去年细。如果计算赤字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例,上个财政年度差不多是9%,而未来一年则是大约3.6%,仍低于01/02年度的4.8%。其实这两年的赤字可说是偶然性的财赤,并不代表我们整体出现结构性财赤。而财政储备本身就是用来应对危机,所以在经济衰退时使用公共资源,保障市民的生计,绝对是用得其所。

可能不少市民担心,政府的经常性开支,特别是社会福利开支,好像不断增加,会否拖垮整体公共财政?我认为大家不需过虑,相比很多西方国家,我们的政府开支比例仍然较细,负债有限,更不用说财政储备。反而要留意的是,我们在未来几年会进入所谓「财政巩固期」,即是要灭赤。究竟政府会否向公共服务开刀或带头减薪?我希望所有市民一起,尽我们的努力,监察政府的施政,维护基层市民的权益。

 

 

欧阳达初敬上

2021年3月6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