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921】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 徐德义医生
2019-09-21

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徐德义医生——晚期照顾公众谘询维护病人自主权

Jeff:

你好吗?转眼间,你在公立医院照顾晚期病人已经有十五年,每天面对着生命正在倒数的病人,工作真的不容易。我十分多谢你和所有从事晚期照顾的同事和义工朋友们的付出和热诚。

香港人预期寿命愈来愈长,随之而来,有更多人患上多于一种慢性病,最终,很多人会面对身体各种机能退化、器官衰竭,丧失自理和自主的能力。

晚期照顾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课题。病人得以善终,清晰和一致的法律架构是增加保障病人自主权的重要一环。在尊重病人意愿和维护病人最佳利益前提下,使提供服务的人士也有一个法律基础和保障。

 

还记得你跟我说,有一位女士的母亲患了中度脑退化症,因为不忍心她受苦,曾要求你为她母亲订立预设医疗指示,希望在病情危重,生命不能再维持时,避免进行心肺复苏急救和插鼻胃喉喂食,减少痛苦。可惜,这位长者当时已不合乎精神上有能力作出决定的规定,不能订立预设医疗指示。最后,作为女儿的只能感到遗憾和无奈。类似这位女士的个案并不罕见。

 

十多年前,家父患上末期心脏衰竭,体力严重衰退,因气促经常出入医院。有一次,因心脏功能太差,医生把他送到心脏加护病房。当时他身体很弱,喘得很厉害,因为二氧化炭积聚,神智不太清醒,要用非侵入性呼吸机。第二天探望他,当时因呼吸面罩松了,护士把面罩的布带拉紧,让加压空气不从旁边漏出。突然,父亲喝了一声,大力推开护士和面罩,面露不满和不舒服的表情。一两天后,他离世了。
 

父亲生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想,若他在清醒时更明白自己的情况,治疗的性质、副作用等,他会选择在生命最后几天用那个令他很不舒服的呼吸机,或是宁愿安祥地在昏睡中离开。

 

目前,香港的公立医院有一套以普通法框架提供预设医疗指示的行政程序,适用于严重病患者病情不可逆转时,医护人员可以透过商讨,让病人明白病情以及治疗的选择,包括拒绝接受特定维持生命的治疗。现时,也有私人执业医生为病人订立预设医疗指示。

 

在现行制度下,推广预设照顾计划和执行预设医疗指示有一定困难。首先,一般市民,包括长者或长期病患者,家属及照顾者对预设医疗指示的理解不深;第二、有些法例对贯彻执行预设医疗指示订立人的意愿是有矛盾的;第三,只依赖非法定安排,无论订立或执行指示的人都觉得保障不足。第四,对选择在居住的地方离世,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碍。

 

有见及此,食物及卫生局刚推出谘询文件,就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居住的地方离世,提出立法和修例的建议,征询市民意见约三个月。

 

政府参考了医院管理局及一些外国国家做法,建议必须年满 18 岁或以上、精神上有能力行事的人士,可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预设医疗指示,主要目的是让人清楚预先表达,当其一旦罹患不可逆转的严重疾病时,会拒绝接受某些维持生命治疗。但要留意的是,病人不能以预设医疗指示来拒绝接受基本护理或维持其舒适所需的病征控制措施。

 

作出预设医疗指示纯粹是自愿性质,亦可以随时修改或撤销,但应慎重考虑和尽快通知家人和医疗人员,作适当的记录。

 

要清除现时预设医疗指示和在居处离世的法例障碍,过程可能是复杂而且需时,因为多条法例都要作出相应的修订,展开公开谘询是踏出重要的一步。

 

我们相信每一个人都应该可以清楚表达当自己生命进入晚期时,接受或拒绝某些特定的医疗程序,可以选择在什么地方接受照顾,而有关决定亦应受到尊重。我们也希望社会、家庭,都可以开放和持续讨论作出这些选择的好处。

 

作为医护人员的一份子,我很希望这次的公众谘询和立法建议,能够进一步确立和维护病人的自主权,让医护人员及病人家属可以依据病人的选择作决定。当有更清晰的法例支援,走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和救护员可以更容易掌握病人的意愿,执行起来亦得到法例保障。若你或你的朋友对立法建议有任何看法,我鼓励大家积极表达意见。

 

让我们一齐努力,令临终病人安祥及有尊严地渡过人生最后的旅程。祝

 

工作顺利

 

TY

2019年9月21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