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926】社联业务总监 黄健伟
2020-09-26

Richard

距离我们上次见面,虽然不到两年,但过去这一年在香港和全球发生的事,就好像过了十年一样。经历了剧裂的社会冲突和新冠肺炎疫情,香港市民的生活起了极大的变化。

 

我记得21年前你来香港协助我们进行香港社会发展的研究时,虽然你发现香港社会发展追不上经济发展,基层市民分享不到经济成果,但那时我们去北角熟食街市吃饭,看见那些基层市民在熟食档工作、吃饭,你仍然会赞叹香港人的动力,生活虽不容易,但仍能靠勤力拼博谋生。

此时此刻,因为疫情关系,食肆生意大受影响,靠这些服务行业谋生的基层市民面临失业或就业不足。因为由于我现在参与过渡性社会房屋计划,我即时就可以感受到问题有多严重,有些租户暂时无法交租而要求寛限,也有租户收入骤降触发计划的减租机制,租金降至几百元,意味着他们的家庭收入,跌至不足四千元。

 

对于这个问题,政府未有对症下药,一直坚持以综援制度去处理失业问题。作为一个研究社会政策的教授,你必定明白失业人士不一定长期贫穷,只要能够帮助他们过渡一时经济难关,就毋须持续接受政府的经济援助。

 

综援的设立是帮助社会上最不能自助的人,申请者须要经过严格的资产审查,才可以获得援助,大部份失业人士根本不合乎申请资格。因此,以综援来处理失业问题,就等如置他们的困境于不顾,然后待他们把积蓄用尽后再去申请综援,这无疑是制造更多贫穷人口。

 

要有效保障就业人口收入的稳定性,同时防止他们陷入贫穷的深渊,设立针对失业的援助制度,是一个最为明智的做法。我还记得那年当我说香港没有失业保险时,你不能相信像我们这种全球化外向型的经济,竟然没有任何失业援助制度。我想,如果那时政府设立了失业保险制度,这次疫症来临,打工仔的收入就可以得到坚实的保障,同时,毋须担心有天把积蓄吃光,自己会跌入贫穷网。

 

不过,香港人对供款式的社会保险制度有很多误解,一时三刻要成立一个失业保险制度并不容易,但相信你会认同就算是非供款性的失业援助金计划,也比依靠综援为失业人士提供支援,明智得多。因为这种计划下,只要市民失业,毋须用尽资产,便可以得到现金援助,渡过难关。

 

收入缺乏保障,但基层市民的开支却不会因此减少,香港人的房屋开支超高,世界闻名。庆幸社联和社福界三年前踏出了重要的一步,得到公益金支持,试验由民间供应过渡性社会房屋。社会房屋共享计划的三年试验这个月成功完成了,深水埗南昌街的组合社会房屋亦落成入伙,为数以百计的基层住户大大减轻了租金开支,亦为他们改善居住环境。

 

相对数以十万计劏房住户而言,虽然数目不多,但却促成政府决心定下政策目标,要在三年内提供15,000个过渡性房屋单位,亦预留了50亿资金作为发展之用。在公营及私人市场之间开创一条由民间提供社会房屋的路,这条路是走对了,但民间社会始终受制于土地及资源的限制,需要政府帮助。

 

近日,社联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社区土地信托」,这是一种由民间主导的社房发展机制,透过跨界别民间平台吸纳土地,以信托理念推动项目的发展,增加多类型社会房屋的选择,建设社区以满足居民需要。期望政府下月发表的施政报告能够在失业及房屋问题提出有效措施。

 

据知欧美地方都有不少成功经验,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可以去探望你,顺道去看看你们当地的成功经验。

 

祝你身体健康!

 

Anthony

2020926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