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125】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院长 卢煜明
2020-01-25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卢煜明——香港有能力创「独角兽」级的科技公司

 

尊敬的简悦威教授:

今天是鼠年的大年初一,我在这里向您拜一个年,祝新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回想我们上一次在香港见面,已是几年前了!我十分珍惜每一次和您讨论科学新趋势的机会。

 我还记得我在科研道路上的一个转捩点,是我在英国当医学生时读了您的一篇文章,题为 “On a Slow Boat from China” ,当中记录了您从香港到美国做科研的经过。您对医学界的其中一个重要贡献,便是您在70年代奠定「产前基因诊断」的基础。当时是需要用「羊膜穿刺」等有入侵性的技术来提取胎儿的组织。我作为一个医学生,便天真地想发展出一个非入侵性的版本。当时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说服一位医学院教授肯让我在他的实验室内试图实现我的想法。我当时是想在孕妇的血液内找出胎儿的细胞。还记得我虽然可以见到胎儿细胞的讯号,然而始终不能达到医学诊断所需要的准确性。



我在这个研究领域一做便是八年的光景,直至1997年回到香港,加入了中文大学。这个转变也鼓励我要在科研上也作出一个根本的革新。我便想,在孕妇的血液内除了细胞外,还有一半是血浆这种黄色的液体。我便猜想胎儿的DNA会不会也存在于孕妇的血浆内呢?当时我因为没有什么研究经费,结果便用烹调「公仔面」的方法来煮血浆,却又侥幸地藉着这看似原始的方法发现孕妇血浆内的确有胎儿的DNA!我之后再用了超过十年把这发现转化成一项无创性的产前检测平台。这个技术在2011年推出临床应用,现已被数十个国家所采用,而香港医院管理局亦在2019年12月开始在香港儿童医院提供有关服务。

科学的其中一个引人入胜之处,就是它的真理可以被应用到一些看似截然不同的领域。例如:胎儿生长于母体之内,其实和肿瘤寄生于癌症病人的体内是十分相似的。因此我们发现无创产前技术的平台也可以应用于癌症检测。经过我们研究团队十多年的努力,这个技术在鼻咽癌的早期筛查比较成熟。我期望这发展最终可以把鼻咽癌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我在中大的23年中见证香港在科研上一些重要的发展。想起我回港初期,那时的研究资助通常是港币几十万,要跟欧美的顶尖队伍竞争实在是非常困难的。可幸的是在之后的十多年,我看见一些比较大型的研究资助计划落实,如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卓越学科领域计划」和创新科技基金等等。我希望这个科技研发的势头可以在未来数年再进一步增强。我因此特别期盼一些重要的科研基建,如「InnoHK创新香港研发平台」,和两所医学院的扩建,可以顺利落实。

科研的发展,有如种植一棵大树,需要数十年的阳光、水份和合适的土壤,每项元素也不可或缺。

科研的成功除了经费外,人才更为重要。香港最优秀的学生,通常都修读医科、法律或商科等,选择做科学家是比较少的。不过,这几年我观察到有一些确实的转变,而且最兴奋的,是不少医学生或医生都会选择来我的实验室实习或攻读博士学位。我希望他们会成为香港新一批的「医生科学家」,作为医学和科学的桥梁,加速本地生物科技的发展。

在香港工作的科研人员,过往研究的目标是发表学术论文,不过近年科硏成果产业化渐渐受到注意。例如说,现时无创产前诊断在全球已是一个每年值数十亿美元的生物科技产业,其中有多个骨干的专利是源自香港的。因此,只要香港的科硏人员好好把握机会,硏发出一系列有独特价值的专利,我们是完全有能力可以建立多几间「独角兽」级的公司。如果香港有一个强劲的科技产业,那么对我们充满活力和创造力的年青人,又多了一个创业的机遇,甚至有机会发明出能惠及全球多国人民的科技。

最近世界权威科学期刊《自然生物科技》(Nature Biotechnology)选出「2018年全球20位顶尖转化研究科学家」,我十分荣幸获选为其中一位。不过我最高兴的是见到我的前学生、也是现任同事赵慧君教授也榜上有名。对我来说,这是科学的传承,就好像三十多年前我从您的研究所得到的启发一样。

祝安好!

          卢煜明上

2020年1月25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