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发表《香港氢能发展策略》,提出4大策略,并于明年修例规管氢能发展。思汇政策研究所行政总监姚俊业在《自由风自由Phone》中形容现时的发展策略为务实,并指现时全球发展灰氢为主,由化石燃料提炼而成,因此香港不可能一开始便追求发展绿氢。

绿氢是使用可再生能源以电解技术制氢,灰氢则以化石燃料透过蒸气重组而成。他指出全球绿氢供应量不足,根据最新数据,绿氢只占全球氢气供应量0.7%,2030 年有望达致25%,而且绿氢因生产量低,价格比灰氢贵4-5倍。纵观全球,中国、法国、日本、韩国、新加坡都是先发展灰氢,再慢慢过渡至绿氢。 

姚俊业强调一旦为灰氢建立基建,当绿氢成为市场主流,可以在一夜间由灰氢转为绿氢。只要基建网络做得好,万一未来绿氢供应出现问题,也可以转回灰氢。 姚俊业认为香港可向内地学习,「唔好净系将氢能睇做单一产业,而系睇成个产业链。」未来除了向内地输入氢能,他认为本地制造氢气的空间大,因为这能降低运输成本,尤其是香港拥有完善的煤气网络,可以透过现有管道运输。 

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暨中电高级顾问陈绍雄,指出氢能发电有两大应用。第一,为偏远地区和建筑工地提供临时电力。第二,电力公司主要以燃煤、天然气、核能发电,现有某些天然气的发电机组可以在改装下用氢发电。   
  
至于香港自行制氢能否满足能源需求,姚俊业强调「唔好预测未来需要几多产能,反而需要知道边啲重点行业可以利用氢气,如果清晰知道,好快可以计算到需求,从而吸引到本地同国际投资者投资氢能。」政府计划以新能源运输基金资助试验项目,不过他认为比起补贴业界,政府更应利用市场机制,提升行业的竞争力,令氢能价格更快降低。「政府应该更加着力将氢能经济发展到唔止系香港,而系变成区域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