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 我住劏房
2013-06-03

*此专题获2014纽约节广播节目大奖最佳旁述金奖

 

【在香港,有一张书枱做功课,是一个奢求吗?】

我叫嘉溋,今年六岁半,和爸爸妈妈一起住在湾仔的劏房。湾仔是个很繁华的地方,有很多高楼大厦,也有不少美仑美奂的商场。每天爸爸带我上学时,都会经过这些地方。
 



住在湾仔的劏房的嘉溋

我们的家就在湾仔的一角,在一栋旧楼里。我们住的单位一共分了四户,我们住在第二间房。我们的房放到一张双人床、一个柜,和一个跟我一样高的雪柜。家里就没有地方放其他家俬了。床的旁边系厕所,里面只可企到一个人。我们没有厨房,爸爸会在厕所地下放电磁炉煮饭。爸爸话,他煮饭的时候,就不要去厕所,否则会好容易被汤呀、饭呀烫伤的。


我现在读一年班,最喜欢英文科、中文科和音乐科,其实我好喜欢读书。不过,我不喜欢在家做功课。因为家里太小了,放不下书枱,我要伏在床上做功课。你看!这是我今天要做的中文工作纸,放本英文书垫在下面,再在上面写功课,这样,就不会弄穿工作纸了,其他的功课也是这样做。不过这样做功课好累的。还有,爸爸在家厕所煮饭的时候,煮饭的热气会飘到床上,好热。在夏天,我的汗会一滴、一滴流下来。隔离房也有一个小朋友住,他爸爸妈妈常骂他。有一次,我做数学科功课,他们又骂小朋友了,很嘈,害我数到一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数什么。


我的家有好多昆虫,有蜘蛛啦、有蟑螂。不过爸爸会帮我打死昆虫,我不会害怕的。有次有只蟑螂爬入棉被里,爸爸一打,不小心打到我的背。不过不要紧,最后爸爸都打死那只蟑螂。爸爸说,我们家之所以有那么多昆虫,是因为放在我们家近垃圾房。原来,我们住的大厦一个星期只会收一次垃圾。我们家四户人,再加上同一层其他住户的垃圾,引来很多蛇虫鼠蚁。


做完功课后,我就可以在床上玩公主玩具。其实我好想做完功课后,去同学家玩,不过我不敢呀。如果我去了同学家,我要请他们到我屋企玩了。我不想让别的同学仔见到我家的样子。

 

其实妈妈都不喜欢我们的家,为此,爸爸妈妈常常吵架。爸爸妈妈好疼对方的,家里贴了很多张他们的结婚相。不过,妈妈现在放工之后回家,会发脾气,说为什么家里这样小。妈妈七年前由大陆来香港,生了我。她现在在百货公司做推销员。她工作好辛苦的,每天都要上班十几小时,每天下班都很累。爸爸负责照顾我,我上学时他就在餐厅做兼职。

 

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在双人床睡觉。妈妈和我两个打直睡,爸爸在床尾打横的躺。有时候我会害怕,因为晚上特别宁静,会听到老鼠吱吱吱吱的叫,睡不好。到半夜,妈妈又会闹爸爸,「你不要再动了,好逼,睡不到呀」。我觉得好嘈,无法入睡,要用张被盖住头,盖住耳仔。


爸爸说,我们四年前已经开始申请公屋,但到现在都还未有。我希望,迟点可以有一张枱做功课,不用在伏在床上做功课;又可以请朋友到我家中玩。我更加希望,爸爸妈妈天天都好像结婚相那样,大家都好爱钖对方,不会再因家里细小而吵闹。

 

【资料】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在2011年的「贫穷儿童生活质素研究报告」中指出,改善居住环境对协助儿童提升生活质素非常重要。
研究显示,笼屋、劏房小朋友居住空间较狭小、较嘈吵、空气较差,除了影响儿童的睡眠质素,亦不利佢地学习及活动,难以摆脱跨代贫穷。这些儿童较倾向外出不爱留在家中,容易形成街童问题。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在良在2013年5月27日公布劏房的调查数字,估算全港有六万六千九百间劏房,住有十七万一千三百人,当中超过三万间劏房欠缺独立厨房、厕所及食水等设施。

 

监制:林嘉瑜

专题分类:活在香港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