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的我】六四舞台十年 以戏剧推动六四教育
2019-06-01

六四舞台十年前诞生,连系了一班希望将六四历史以艺术形式传承的人。

监制列明慧、编剧虫三一、导演李景昌和通识老师方景乐透过舞台相遇。

 

采访、制作:陈颢之



1989年,他们心入面种下一颗种子。

李景昌:「细个有一日爸妈呆了开电视,新闻报导有些转播」

列明慧:「威严的校长,说了两句就开始喊,已是6年班,隐约知道是一件好大的事」

虫三一:「我爸爸就买咗盒卡式录音带就返咗屋企,但系我爸爸系唔听歌嘅,咁嗰个呢就系一个『爱自由为自由』(《为自由》)嗰个Cassette」

二十年后,种子发芽了。

列明慧与另外两名成员家弘、满道组成「六四舞台」,因为他们都是在六四烛光集会做舞台志工,有见晚会有时间限制,希望行多一步,用一个艺术表演、戏剧的形式,去说六四议题。

六四舞台十年前诞生,一班互不相识的年青人透过舞台相遇。

细心栽种,花开了。

《在广场上放一朵小白花》首次公演取得成功,他们更将舞台搬入学校。做过六四舞台公演演员的虫三一,今年换个角色,为校园剧「大海落霞」编剧。本身是通识科老师的他,更着重剧本点如何令新世代对六四产生共鸣。

虫三一:「学生距离六四、刘晓波等等嘅议题越嚟越远。甚至乎,六四不是他们这一代的时代命题,这是十分正常。我们需要用不少篇幅去讲刘晓波在六四当中在参与」

他在课堂上观察到,学生不喜欢单一的资讯灌输,在情节上要注重平衡不同观点。

虫三一:「要尝试从一个不要一锤定音的角度去处理成个情节,所以其实在今次剧本处理上,无特定去说谁是谁非,譬如当初刘晓波在广场上面的发言的时候,我都会特登将当年刘晓波提到,成个六四事件不单只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其实学生都有责任」

通识科老师方景乐亦会在课堂上教六四议题,他觉得剧场是给学生接触六四的好机会。

方景乐:「舞台的形式是透过编剧、导演、演员,去将其中某一点感情真真实实地在现场表达,那个威力差好远。所以学生看的时候,一定会受到打动」

由于剧场时间有限,剧团会提供一些同剧目有关的教材,鼓励老师在表演前后同学生讨论。

方景乐:「即使舞台剧只抽取部分片段,我们做老师的仍会在课堂上补充其他资料」

 

剧场完了,六四种子,不一定能深入土壤。

李景昌:「《大海落霞》,某程度上不接近中学生。新闻听过刘晓波刘霞,所以要靠debriefing (解说)」

导演李景昌尽可能每次剧场后都事后解说,以几条问题,翻一翻土,鼓励学生思考。

李景昌:「第一刘晓波做错什么,第二,刘霞做错什么。当问到刘晓波做错什么,全场静了,因在我们剧中展示,刘晓波无有什么做错,但这个人坐了4次监」

六四舞台成立十年,一路走来面对不少挑战,红线,会否愈来愈多?

李景昌指,《那年我的孩子十七岁》演出时有学校要求演员不要举黄伞,但他拒绝,因为黄伞是在雨伞运动中出现过的事实,最后校方建议举伞时间短一点,「这处我妥协,因为不想没有下一次」。而今年,六四舞台被要求不要派六四晚会与六四纪念馆传单,原因是「煽动学生参加六四晚会」,虽然他

六四事件距离依家愈来愈远,近年在六四舞台演出过后,学生都有意想不到的反应。有一年,有学生在台下大叫香港独立。今年,导演李景昌又收到另一个问题。

「其实你哋讲咁多自由民主,你哋真系觉得中国会有自由民主嘅一日咩,刘晓波刘霞佢哋做嘅嘢有用嘅咩,几时六四先会平返?」

李景昌这样回答:「每人争取民主都有好多种方法,有人采用激烈的方法,我们用的方法是写在剧本,导好戏,应该去问你自己心入面有什么方法,如果你是喜欢民主自由的话。」

列明慧:「为什么现在孜孜不倦有一班人要去这样做,因为我们还是没有一个合理的结论,所以这一班人为什么依然要继续去要写舞台剧、要有演出,其实就是我们看不过眼。.我们现在就是要去守护住这个真相直到有一日是有平反、有一个追究责任的机会」

方景乐:「最近修理好亡父的手表,听到它机械的声音在嘀嘀哒哒,就好像将的爸爸带回来我身边一样,这样我觉得那怕个个事件是多么远也好,我们都要把它放在我们身边好好记住。如何才能令它历久常新呢,就要不断为它上链、不断要擦亮它,说给别人听这件历史对于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可以用歌曲、可以用画剧,可以用文字令它可以不断地赋予六四一个时代的意义。」

虫三一:「用大海落霞刘晓波几句的对白去回应,其实我们在做的事其实,都是一些我们应该做,而可以做到的事。」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陈景祥、陆宇光

监制:陆宇光

编导:高福慧、陈颢之、王磊

制作团队:余卓祈、何立彦

专题分类:特备制作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