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雏 - 六四第二代
2014-05-30

25年前,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班年轻的学生,在这里付出血和汗,争取民主自由。

25年后,当年的学生,有些已为人父、人母,但他们的子女也无法再踏足这里。这班「六四第二代」,离开父母,离开祖国,在海外成为孤雏,为的是,一口自由的空气。



六四 ● 望乡者 ─ 孤雏 (视像版) 六四 ● 望乡者 ─ 孤雏 (声音版)

张安妮,今年11岁,被喻为「中国年纪最小的良心犯」。她的父亲张林,1989年因为组织民众参与民运被判入狱。之后25年,因为民运在国内共坐牢4次,刑期总共长达13年。

去年年初,张林带安妮离开家乡上小学,但两父女被当局带走禁锢。张林在网上申诉,号召网友到场声援,就被指涉嫌聚众扰乱秩序而被捕。后来,安妮和她姐姐儒莉离开中国,到美国加州,被一名妇权领袖收养。

父亲多次出入监狱,父女聚少离多,年纪轻轻的安妮,认为父亲是为了民主而牺牲。

「我爸爸是为民主牺牲了很多,他虽然没有照顾我们很多,但是他为这个国家牺牲了很多,他为国家做过很多。」

姐姐儒莉亦认为爸爸很勇敢。

「我觉得他是很勇敢吧。因为现在国内的人,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有什么不好,但很少人愿意站出来,像他一样。」

 

儒莉和安妮曾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写给联合国和各国领导人。

信内写道∶「因坚持自由民主道路,爸爸张林几近奉献人生的全部,可最后换来的是自己仍然深陷囹圄和子女背井离乡!」

「在此我们呼吁:希望各界人士可以关注张林,以及国内其他很多正在关押的政治犯,督促中国政府能够尽快无罪释放他们!」

「两位流亡异乡的女孩,为我们身陷牢狱的爸爸和叔叔们,再次向你们大声呼喊:关注他们吧!」

她们说,爸爸张林因为多次在狱中被暴力对待,身体状况逐渐变坏,两个女孩身在美国,都很担心国内的爸爸。她们有个心愿,就是很想父亲可以出狱看医生。

「等他出狱之后,希望他可以来美国,看医生,看到我们两个过得很好。」

 

与张氏姐妹一样流亡美国的,还有齐霁。

齐霁今年16岁,其父齐志勇,八九民运时是北京一名建筑工人。六四当日,前往声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当走到西单六部口,左脚被军队开枪射中,需要高位截肢。齐霁说,25年来,她们一家仍被当局严密监控,甚至暴力对待,往事也为年幼的齐霁蒙上阴影。

「我小时候7岁吧,上小学的时候,然后突然就进来了5、6个人。然后我爸那回正在看圣经呢,躺在床上,然后一下就把我爸从床上拉下来了,一上就打。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我想叫呀,但是旁边那人说∶『你再叫我打死你。』我都傻了,我都不会说话了,我就麻木地站在那儿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看着他打……」

这个画面,齐霁经常都梦到。

 

去年6月,齐霁得到美国民运组织「人道中国」的帮助,来到美国三藩市读书。但她的父亲齐志勇,则连护照都申请不到,所以未有与她一起前来,最近更患上肾衰竭。

「老爸,你那个病怎么样?我…特想你……」说起父亲,齐霁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下来。

「就让我爸让我妈快来,快点来,我特别想!」

 

协助齐霁来美国的,是张前进牧师,现居于美国马里兰州。张前进89年时是北京语言学院学生,因为参与民运被判监。他后来信了基督教,在一些家庭教会工作,但因为多次受到当局骚扰,故决定带着家人离开中国。他加入了「人道中国」组织,协助六四第二代前来美国。他说,协助年青人过来,是想装备他们。

「我觉得年青人正好,有他们父辈的事情对他们的影响,然后他们在美国接受良好的装备,受到民主思想薰陶,有一天我们相信他们再回去中国,是中坚分量。他们中英文好,对土地有负担。所以我们出于这个想法,一个一个case来帮助。」

 

张前进协助的个案,还有陈桥和杨倩怡。

陈桥今年16岁,父亲刘贤斌25年前因为参与学运被判入狱,陈桥亦要跟随母亲姓氏,多年来父亲多次出入监狱,2010年再被判处10年徒刑,于是张前进将陈桥接过来美国读书。

杨倩怡亦是16岁,父亲杨海25年前同样因为参与民运被判监,2012年将太太和女儿送到美国,她们现在居于美国弗吉尼亚州。

加上张前进的女儿张睿,她们成为了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陈桥认为,爸爸是坚持做正确的事。

「我觉得就是在这个社会里,你能够坚持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尽管你会受到阻碍,你的生活被彻底改变。」

杨倩怡亦为爸爸感到自豪。

「我觉得我们都为我们父亲所做的感到非常自豪,非常骄傲,他们从事这样的事业,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你说一个平凡的人,突然说没有了自由,我们说这些的话可能遭到了政府的镇压,谁愿意去做?」

 

那么,她们会不会学习父亲呢?三位女孩异口同声说:「会!」

张睿∶「该做的,我觉得。不仅是中国。我觉得一个政府不应该镇压自己的人民,看到这个,我就觉得要做一些。」

杨倩怡∶「我们肯定会坚持我们父亲的信念,继续做下去,因为我觉得我们父亲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们没有做错了什么事情,我们希望我们国家更民主,更自由,我希望她更好,往好的地方去发展。」

 

这班六四第二代,每年都会在当地纪念六四的活动上,演奏音乐和朗诵,表达她们对父亲的思念,对六四的哀悼。这天,杨倩怡念出她父亲杨海的诗,陈桥和张睿伴奏。

《一九八九的女孩》

作者∶杨海

 

我不懂

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冷

夏日

内心一如冰一般坚硬

只是疯狂地奔走

使我不再痛苦的回首

 

二十五年前

她美丽的清秀

化作我夜夜要作的梦

我在不停息地向前奔走

只是为了不让片刻的宁静

勾起我永恒的伤痛

 

呵!上帝

您为什么要让您的孩子

总是在痛苦中祈祷

当我的四周

布满陷阱

而我的天空

充斥着黑色的阴谋

主呵!您知道吗?

您是我全部的支撑

当然 还有梦

永恒的

您赐我的

美丽清秀的梦

 

魔鬼的手

沾满了孩子们的血

我知道

您绝不会宽恕

因为我心中的鼓

正在敲击着

战斗进行曲

我 义无反顾

是因为您的召唤

我的胸中流淌着血

而眼中绝没有泪

 

我不愿入睡

我害怕

那美丽的清秀

向我一笑

然后无影无踪

 

不!亲爱的

我是爱你的

一九八九的女孩

我记得

你奔走在

枪林弹雨里

你那飘洒的长发

永远定格在

天安门广场

然后 倒下

任坦克碾压

你洁白的衣裳

 

6月4日

那天起

我把你最后的照片

印在我的心里

我放不下的是良知 是正义

还有你

我永远的爱情

 

呵!爱我的人

别再责怪我不顾一切地奔走

你要知道

奔走是我的生命

……

……

奔走是我的爱情!

 

采访/摄影: 陆宇光、梁仲礼、袁梓佩、高福慧

剪接:麦子达、邝高乐

编导:陆宇光

监制:郑婉薇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专题分类:六四。廿五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