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代选中的孩子
2014-10-24

* 此报导获「2015纽约节广播节目大奖-报导/主要人物 金奖」

采访: 张璟莹、刘善茗、司徒博文、郭芷珊
编导: 袁梓佩
监制: 林嘉瑜

 

2014年,香港发生了为期79日的雨伞运动。运动由2014年9月,香港中学生联同大学生发起罢课开始,学生在政府总部外集会,深夜冲入被围封的公民广场静坐,学生领袖虽然因此被捕,却令更多市民上街声援学生。

雨伞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见证了整个雨伞运动的起落,有人说他们是『被时代选中的孩子』。节目记录了雨伞下的香港新生代,如何抛开恐惧、抛开对八九六四民主运动失败的包袱,争取理想。



被时代选中的孩子(上) 被时代选中的孩子(下)

【上集】

「我姓黄,大专生,18岁。学界冲入公民广场是一个触发点,自那事以前,没人会冲出马路。好久之前已不满,国教事件、HKTV,新界东北事件等等。我们觉得这个社会要和谐稳定,但这是个假象,我们其实是在苟且偷生。生于乱世有一种责任。」

「我第一次出来,因为我觉得我要为香港未来付出一下。放催泪弹令我很愤怒。」

「担心,但也会走出来。我和妈妈说,如果你因为害怕而不站出来,这个香港就会消除。这次抗争不知能维持多久,但能留多久留多久。」

「只要一日有人在这里,我都会留下,直到最后一刻。」

 

占领区中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陈允中:「香港年轻一代很多是八九六四后出生,我会形容他们是变种的民主派,老民主派觉得共产党很大,对它有恐惧,没法对抗。」

 

「我姓苏,中大三年级,现在身处干诺道中大马路。这两年发生太多事情,香港变得愈来愈差。吴亮星东北事件已经揭露立法会再也保护不到我们。我们无渠道可以发声,政府亦不会听我说话,既然政府做到这一步,作为公民,我要行出来。」

 

可能正因为他们没有上一代的经历,年青人可以没有包袱地争取。

 

陈允中:「新一代对「不可能的事」看法不一样。他们不会因为不可能而不做,他们是因为要去做,所以不可能变成可能。他们相信政治是可以改变的,他们启动了香港新的政治觉醒。」

「以往七一只是给香港人发泄,已经行了十几年,没什么用,今次占领是长期的,迫使政府对话。即使社会改变不多,但也可以好骄傲地和下一代讲,今日香港社会是妈妈当日为你们争取的。」

 

陈允中分析,这代人的价值观已经散布。

陈允中:「我希望这不只是学生运动,而是一个全民运动,很多人被他们感动了。这代人的价值观已经Spread开了给大人。」

 

「我姓卓,Asso Year 1。旺角街头你会随意看到有人讨论政治,或哲学问题。有人形容这情况是,香港回到古罗马希腊时代,一个知识碰撞的时期。我很开心看到这情况,平常很少人谈这些。而我们真的做到了和而不同。」


【下集】

占领区中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姓卓,Asso Year 1。我一直都有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三十年来没有学生「咁勇」走出来。现在的占领运动,或多或少也是由学生引发出来的。我觉得是「好彩」,香港先遇到黄之峰等人,第二个好彩是现在由梁振英管治。直到武力清场的一刻,像一巴刮醒了香港人,完全看到现在政府的真面目。」

 

「我今年八十一岁了,我也被骗了六十年了,何止三十年。我形容香港处于时代的洪流,两块板块接合的四方。政改是触发点,这只是时间问题。没有思想承托,也许没有搞得这样大。就像一棵树一样,没有水份没有泥土,或许它无法开花。」

 

「我是赵永佳,香港亚太研究所副所长、中文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社会运动讲求传承。今次可以看到,学民思潮当然和反国教有直接关系。」

 

学民思潮黄之锋,由国教事件到今次政改,一直站在台前。

黄之锋:「我是黄之锋,学民思潮召集人,今日18岁。我不同意要刻意将某一个年代的人标签成抗争的一代。我觉得是时势影响。我们没经历过六四,没有一种对民主运动失败的情意结,亦没有对清场的恐惧。我们小学时已经历过廿三条的一场胜仗,因此我们更关心社会,投身运动。」

 

「我二十一岁,大学生。要有前人的失败才有后人的成功。一定要先经历长时间的失败,证明到其他方法不成功,变相要我们出来占领,理据才会充分。如果上一代人一回归就占领,一定会有很多人反对他们。

 

中文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赵永佳指出,集体共同经历很重要。

赵永佳:「九十后有所谓的集体共同经历,在这些共同经历,令他们有政治觉醒。」

 

「我叫Anna,中六学生,17岁,1997年6月30日出世,正正在回归之前一日。Maisie,17岁。我们由27号开始,陆续来到现在。

反国教很不同的是,我们有自身的参与度。反国教后就没有这样怕走上街头,为社会发声。

我觉得我们每一代所追求的东西都是差不多,只不过上一代可能经历了文革,所以不敢发声,但我们心底最想也是追求一个民主平等的社会。

五十年后会怎样,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要考DSE,这个时间出来做什么呢?可是一想起,如果不是现在,更待何时?

运动可能开启了我们未来很长时间的抗争的开首。」

 

赵永佳:「社会运动是波浪式前进,七十年代的保钓,八十年代的六四,现在我们有八十后、九十后。历史都是这样前进的。

 

「我二十四岁,学生。上一代没人做,所以要这一代人做。就正如还卡数一样,数目愈大愈不还,到最后可能真的是不流血不行。我会说,我们是一班想选择自己命运的人。」

 

赵永佳教授指,一切只能由历史判断。

赵永佳:「上了年纪的人当然有很多顾虑,瞻前顾后。但他们(年轻人)就是只看前方。没那么多的人生经验去令他们让步妥协,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由历史判断。」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环节:刘善茗、张璟莹、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占领行动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