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寓言,是一种讽刺文学,幽默,是其最鲜明的特征,也是其艺术生命。

    文化四合院 - 中国寓言

    简介

    GIST

    寓言,是一种讽刺文学,幽默,是其最鲜明的特征,也是其艺术生命。
    寓言选材自日常生活的事情,讽刺对象是似曾相识的人物。因此,能够在极小的篇幅之中,发挥极大的逻辑力量,在会心微笑之中,表现出深刻的讽喻精神。
    本节目选取中国著名寓言,除了将原文朗诵,同时更以戏剧形式演绎,再由陈耀南博士分析个中哲理。

    陈耀南主持、钟伟明朗诵
    逢星期六晚八时至八时半,香港电台第五台播出

    最新

    LATEST
    12/01/2019

    #120 李赤传 / 任事

    |
    李赤传 《柳河东集》

    李赤,江湖浪人也。尝曰:「吾善为歌诗,诗类李白。」故自号曰李赤。游宣州,馆之。其友与俱游者有姻焉。间累日,乃从之馆。如厕久,其友从之,见赤轩厕抱瓮,诡笑而倒视,势且下入。乃倒曳得之。又大怒曰:「吾已升堂面吾妻。吾妻之容,世固无有,堂宇之饰,宏大富丽,椒兰之气,油然而起。顾视汝之世犹溷厕也,而吾妻之居,与帝居钧天、清都无以异,若何苦余至此哉?」然后其友聚仆谋曰:「亟去是厕。」遂行宿三十里。夜,赤又如厕久,从之,且复入矣。持出,洗其污,众环之以至旦。去抵他县,县之吏方宴,赤拜揖跪起无异者。酒行,友未及言,饮已而顾赤,则已去矣。走从之,赤入厕,举其床捍门,门坚不可入,其友叫且言之。众发墙以入,赤之面陷不洁者半矣。又出洗之。县之吏更召巫师善咒术者守赤,赤自若也。夜半,守者怠,皆睡。及觉,更呼而求之,见其足于厕外,赤死久矣,独得尸归其家。柳先生曰:「今世皆知笑赤之惑也,及至是非取与向背决不为赤者,几何人耶?反修而身,无以欲利好恶迁其神而不返,则幸耳,又何暇赤之笑哉?」

    任事 《雪涛小说》

    盖闻里中有病脚疮者,痛不可忍,谓家人曰:「尔为我凿壁为穴。」穴成,伸脚穴中,入邻家尺许。家人曰:「此何意?」答曰:「凭他去邻家痛,无与我事。」又有医者,自称善外科,一裨将阵回,中流矢,深入膜内,延使治。乃持并州剪剪去矢管,跪而请谢。裨将曰:「簇在膜内者须亟治。」医曰:「此内科事,不意并责我。」今日当事诸公,见事之不可为,而但因循苟安,以遗来者,亦若委痛于邻家,推责于内科之意。
    |

    12/01/2019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预告

    UPCOMING
    19/01/2019

    #121 蹶叔

    |
    蹶叔 《郁离子》

    蹷叔好自信而喜违人言、田于龟阴,取其原为稻,而隰为粱。其友谓之曰:「粱喜亢,稻喜湿,而子反之,失其性矣,其何以能获?」弗听,积十稔而仓无储,乃视于其友之田,莫不如所言以获,乃拜曰:「予知悔矣。」既而商于汶上,必相货之急于时者趋之,无所往而不与人争,比得而趋者毕至,辄不获市。其友又谓之曰:「善贾者收人所不争,时来利必倍,此白圭之所以富也。」弗听,又十年而大困,复思其言而拜曰:「予今而后不敢不悔矣。」他日以舶人手于海,要其友与偕,则泛滥而东,临于巨渊。其友曰:「是归墟也,往且不可复。」又弗听,则入于壑之中,九年得化鲲之涛,嘘之以还。比还而发尽白,形如枯腊,人无识之者。乃再拜稽首,以谢其友,伸天而矢之曰:「予所弗悔者有如日。」其友笑曰:「悔则悔矣,夫何及乎?」人谓蹷叔三悔以没齿,不如不悔之无忧也。
    |

    重温

    CATCHUP
    X

    #120 李赤传 / 任事

    |
    李赤传 《柳河东集》

    李赤,江湖浪人也。尝曰:「吾善为歌诗,诗类李白。」故自号曰李赤。游宣州,馆之。其友与俱游者有姻焉。间累日,乃从之馆。如厕久,其友从之,见赤轩厕抱瓮,诡笑而倒视,势且下入。乃倒曳得之。又大怒曰:「吾已升堂面吾妻。吾妻之容,世固无有,堂宇之饰,宏大富丽,椒兰之气,油然而起。顾视汝之世犹溷厕也,而吾妻之居,与帝居钧天、清都无以异,若何苦余至此哉?」然后其友聚仆谋曰:「亟去是厕。」遂行宿三十里。夜,赤又如厕久,从之,且复入矣。持出,洗其污,众环之以至旦。去抵他县,县之吏方宴,赤拜揖跪起无异者。酒行,友未及言,饮已而顾赤,则已去矣。走从之,赤入厕,举其床捍门,门坚不可入,其友叫且言之。众发墙以入,赤之面陷不洁者半矣。又出洗之。县之吏更召巫师善咒术者守赤,赤自若也。夜半,守者怠,皆睡。及觉,更呼而求之,见其足于厕外,赤死久矣,独得尸归其家。柳先生曰:「今世皆知笑赤之惑也,及至是非取与向背决不为赤者,几何人耶?反修而身,无以欲利好恶迁其神而不返,则幸耳,又何暇赤之笑哉?」

    任事 《雪涛小说》

    盖闻里中有病脚疮者,痛不可忍,谓家人曰:「尔为我凿壁为穴。」穴成,伸脚穴中,入邻家尺许。家人曰:「此何意?」答曰:「凭他去邻家痛,无与我事。」又有医者,自称善外科,一裨将阵回,中流矢,深入膜内,延使治。乃持并州剪剪去矢管,跪而请谢。裨将曰:「簇在膜内者须亟治。」医曰:「此内科事,不意并责我。」今日当事诸公,见事之不可为,而但因循苟安,以遗来者,亦若委痛于邻家,推责于内科之意。
    |

    香港电台第五台

    12/01/2019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